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帝生病的事朝臣们很快就知道了,虽然很震惊,但倒也没有慌乱,如今诸侯乱已经平息,太子也将近而立,有子有女,先前皇帝亲征的时候,太子也有过代政的经验,所以,一时的慌乱之后,很快就平稳。
重臣们在皇帝寝宫这边轮值,太医们竭力救治,贤妃稳定后宫,太子代政。
朝堂如旧,消息也没有刻意的隐瞒,因为皇帝病了,亲王的婚事暂停。
当然,与此同时,皇帝为什么生病的消息,也若有若无的散开了——被六皇子气的。
陈丹朱听到消息吓了一跳。
那一世皇帝的确也病了,就在她临死前,然后才有了六皇子进京,太子和李梁刺杀,她也在这乱战中死了。
这一世皇帝竟然病的这么早?而且,什么叫被六皇子气的?是因为,六皇子去求皇帝说不成亲先回西京的事吗?
“六殿下呢?”陈丹朱忙喊竹林问,“六殿下有消息来吗?”
竹林摇头:“没有消息,应该是进宫了。”
皇帝病了,皇子们当然也进宫,这么忙乱的时候,楚鱼容可能忘记给她送消息,也许,没有办法送消息,被抓起来——陈丹朱有些紧张的攥着手,虽然是在宫里,太子不能像上一世那样陷害刺杀六皇子吗ꓹ 但有那种传言,陛下是被六皇子气病的ꓹ 问罪的话就合情合理了。
“我也要进宫去。”陈丹朱说道。
阿甜竹林都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别去了吧!不被皇宫的人看到就不错了,还要跑到人面前去。
那么多人恨不得小姐死。
小姐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啊。
陈丹朱当然知道,但是ꓹ 除了担心楚鱼容——她看向皇宫的方向神情复杂,皇帝这个阿叔般的人ꓹ 其实对她真的很不错。
陈家覆灭是皇帝的原因,但也不是ꓹ 真要论起来ꓹ 是他们大不敬在先,而皇帝不仅接受了她的请求,这么多年也其实一直纵容呵护着她,虽然皇帝是因为各种目的,但这些目的,于国于民都有大利,她陈丹朱也是心甘情愿做的。
皇帝ꓹ 总归来说是个不错的皇帝,虽然不是个好父亲。
她不相信皇帝会被楚鱼容气到ꓹ 想着那个年轻人轻快明媚的面容ꓹ 只要他愿意ꓹ 谁会被他气到呢?所以ꓹ 皇帝这次生病,是真的生病ꓹ 还是被——
陈丹朱攥紧了手ꓹ 她知道她应该回避躲起来藏起来ꓹ 看着他们厮杀,这与她无关ꓹ 但是——
“六殿下在那里,我也要去那里。”陈丹朱说道,“他如果做了错事气到陛下,我也有责任,我不能逃避。”
见她这样说,阿甜只能叹口气,就说了嘛,小姐很喜欢六殿下的,她还不承认。
阿甜于是哀求的看竹林,竹林能怎么办,他是骁卫,只听从命令,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一声令下也要闯啊。
絕色翻天下 媽媽我愛你你呢
听到陈丹朱来探望皇帝,太子很惊讶。
“这女人真是不怕死啊。”他跟福清说道,“这种时候她都敢来。”
福清笑道:“或许是因为六皇子吧,当了六皇子夫人,有恃无恐,跑来尽孝心做戏看。”
太子冷冷一笑,问:“楚鱼容呢?还没走呢?”
瘋狂遊輪 曠海忘湖
虽然当时太子阻止了传楚鱼容进来质问,但消息传开后,燕王鲁王都纷纷进宫来,六皇子当然也要被通知了。
六皇子来了后,大臣们也是第一次看到挺拔青竹一般的年轻皇子,都很惊讶,然后七嘴八舌质问,问的也都是事实,楚鱼容也都承认了。
“还在陛下床边侍疾呢。”福清说,又摇头,“哪有这样侍疾的,自己也带着太医,跪一会儿,还要太医给他诊脉。”
太子冷笑:“装腔作势,怎么,等着发病,然后怪罪陛下吗?”还有那个陈丹朱,“让她进来,父皇如此,都是他们两个害的!”
进来后让大家都看看他们怎么可恶,等皇帝有个好歹,就让他们给皇帝陪葬吧。
嗯,陪葬——这两个词闪过,太子微微一滞,皇帝,这次,是不是会死?
報告首長,萌妻來襲 夏沫微然
皇帝死了之后,他就不再是太子,不再是代政,而是——
太子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压下擂鼓般的心跳。
“殿下,殿下。”两个官员进来,手里拿着文书,“这件事不能再拖了,还请殿下决断。”
傭兵的戰爭
太子收起了神色,带着几分郑重:“孤来看看。”
文书递到他手里,官员们都不说话了,静待他决议,这跟以前的代政不一样,那时候皇帝亲征,他留守西京,虽然名义上朝堂由他做主,但因为皇帝还在,官员们并没有真听他决议——
“你过去吧。”太子对福清道,“看着丹朱小姐,再跟那边说一声,孤一会儿就过去。”
大唐制造
我的猛鬼新郎 秀兒
福清应声是退了出去,两个官员听到陈丹朱要来,都皱着眉头“殿下,怎么让陈丹朱来?”
太子叹气道:“她要探望就探望吧,否则在外边闹起来,也不好。”
两个官员摇头“殿下就是脾气太好了。”“陈丹朱真不能纵容,都是陛下纵容她,才闹成这个样子。”
太子好脾气等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完了,才道:“先不要说她了,孤先把这件事处理完,然后去看父皇。”
两个官员忙应声是,又叹气“殿下辛苦了。”“多亏有殿下在。”
…..
…..
皇宫不一样了,陈丹朱一进来就感受到了,禁卫增加了很多,来迎接她的也不再是阿吉,而是陌生的面色阴冷的太监们。
陈丹朱有些担心,不知道阿吉怎么样。
待来到皇帝寝宫,看到阿吉站在门外侍立,她才松口气,阿吉看到她,惊讶又无奈,很显然也不想她此时过来。
外殿很多人,太监宫女后妃皇子太子妃带着孩子们都在,听到说陈丹朱来了,大家的神情有愤怒的有惊讶的也有畏惧——
楚修容站起来,徐妃不待他说话,已经先拍桌子喝道:“陈丹朱,你来做什么!”
陈丹朱对她一礼:“我来看看陛下。”
贤妃也跟着开口:“你还来,都是因为你,陛下才——”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贤妃的话没说完,内里传来男声高呼“丹朱?丹朱来了吗?”
陈丹朱立刻丢开这些人,疾步向内而去,内室里也有不少人,陈丹朱一眼就看到在床边跪坐的楚鱼容。
陈丹朱下意识的就跑向他。
楚鱼容对她伸出手。
傲臨都市 吾愛楊
跪坐在地上的年轻人,似乎与她一般高,只需微微抬头就能与她平视,他看着她,轻声说:“别怕。”
别怕啊,唉,这时候,他还安慰她,陈丹朱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他的手上,轻轻握了握,低声道:“殿下,你也别怕。”
楚修容站在内室的门外,看到这一幕转开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