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那些年
小說推薦浪跡那些年
“小心!!!”正从楼梯口跑下来的章明在看见何苦之后惊惧的大喊了起来,同时他也抬起了手里的枪。
听到章明的声音后,孙府山下意识的就扭头往后面看去。
“我说过,明年的今天将是你的祭日!”何苦嘴角拉扯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随即抬手对着孙府山就是一枪。
亢!
亢!
修道紅塵間 勝為王
校草的初戀
“啊!”孙府山惨嚎了一声,他瞪圆了眼睛低头看了一眼染血的腹部。
何苦左边肩膀沉了沉,忍住了剧痛,他又迅速的朝着孙府山的方向开了一枪。
孙府山这一次终于回过神来了,咬着牙根就往旁边跑去,正好避过了何苦的一枪。
何苦皱了皱眉,又大步迈出。
亢!
章明在后面对准何苦的后背就是一枪。
蓬!
一簇鲜血当即就从何苦肩胛骨上飙出。
“草泥马,当老子不存在的吗?”一声大喝从二楼下面的楼梯口响起,老万利索的就扣动了扳机。
枪声立马又和炒豆子一样响了起来。
章明没有办法只好领着人转身和老万等人交火起来。
有了牵制,何苦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右手死死的攥着仿六四,目光发冷的就再次对着孙府山开枪了。
“啊!”孙府山的小腿被打中了,深入骨髓的剧痛让他不得已而停下了脚步。
何苦舔了舔猩红的舌头,目光疯狂的又大步朝孙府山冲了过去。
孙府山见状脸色瞬间惨白,极其慌张的就往后面跑,只是毕竟腿伤有些严重导致他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了地上,当即开始了呲牙咧嘴。
“纳命来,孙府山!”何苦大喝了一声,就抬手开枪了。
亢!
亢!
两声枪响,两道惊呼,两人同时往后仰去。
異世之小小法師 莫默
緋聞纏身,不可活!
孙府山瞪大了眼睛,伸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正汩汩流血的脖子上,他狠狠的抽搐了几下,目光渐渐从惊恐变成了呆滞。
一晃十年过去,从昔日的小混子一跃成为大哥,多少坎坷多少痛苦他都熬过来了。只可惜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真可谓凄凉至极。一股强烈的不甘和愤懑在他胸腔里面涌起,让他大口喘着热气咳嗽了几声。
何苦双膝半跪,直愣愣的看了一眼胸口处的一处洞眼,随即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孙府山,他又对着开了一枪。
孙府山身子应激反应起来了颤抖了一下,随后就趋于平静了。
刚开完枪的古行在看到孙府山倒地之后一咬牙转身就跑了。
“大哥,撤吧。”一名兄弟发现身后的事情后就对着章明劝说道。
章明扭头看了一眼孙府山的尸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带人走跑了。
老万几人也没有去追赶,毕竟他们今天的主要目标还是孙府山,随后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何苦身边。
“老何,老何。”老万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何苦。
“去看看,死了没。”何苦颤声问道。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一名兄弟于是走了过去检查了一下孙府山的尸体后说道;“死了。”
闻言,何苦眼里闪过一丝欣慰,笑呵呵道;“死了就好,死了就好。”
话音刚落,他就昏迷了过去。
“老何……”老万惊恐的大喊了一声,随即连忙背起何苦就往车上跑。
先婚後愛:惹火嬌妻 陽陽陽
……
在青山公墓疯狂逃窜的毕兴、金飞虎两人随着越跑越远下去,心却沉了下去。因为公墓往上跑似乎是没有路的,也就说他们在跑一会到时候就会陷入无路可逃的地步。
“玛德,兴子,现在怎么办?”金飞虎在跑的时候焦虑的朝着毕兴问道,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谁会想到是一个圈套。
毕兴咬着牙目光阴冷的思考了一会,最后语气发狠的说道;“跟他们干了,在跑下去真的没有活路了。”
金飞虎一愣,但他也清楚毕兴的话,低头沉思了一下,他长吐出一口气,道;“玛德,干了。”
綠茵天驕 懂球蒂
“行,那就干吧。”毕兴话音刚落就猛地停下,迅疾的转身对着正追赶过来的章修抬手就是一枪。
蓬!
子弹贯穿进了章修的右肩膀上溅出了一簇血。
“毕兴,今日我必杀你!”章修红着眼睛丝毫不惯枪伤依旧很牲口的冲上去。
“狗币儿子给老子死过来。”金飞虎也知道今天的情况要是不狠点没准就出不去了,此刻他也是拼了命的开枪了。
章修冷不丁的小腹中弹,强烈的剧痛让他的脚步稍微一滞。但随即,他嘴角翘起勾勒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迅速的伸手开枪。
亢,亢,亢……
一连三枪一气呵成,完全就是奔着干死毕兴去的。
“啊……”毕兴左前胸中了一枪,仓促躲避的时候又被后面的石头绊倒了。不过这样也好,刚好避过了章修的另外两发子弹。
“我踏马弄死你们!!!”在后面赶上来的袁鹏举脸色极其难看的就开枪了。
金飞虎吓得急忙躲避。
“我让你躲麻痹!!!”紧跟在袁鹏举身旁的陶志涛突然暴起,猛地一个箭步蹿出就到了金飞虎面前不远处。
金飞虎见状惊呼了一声,刚欲抬手,陶志涛提着**就重重的砸了下去,正好砸在了他的右手腕上。
“啊!”
“去死吧!”陶志涛直接将手枪顶在了金飞虎的脑门上崩的就是一枪。
鲜血四溅,一条人命在转瞬间就消失了。
三國戰神 風中嘯
毕兴咬了咬嘴唇转身就跑。
章修拉动了枪栓,一道火舌就从冰冷的枪管里面迸溅冲出落入了毕兴的后背心。
大小姐的全職保鏢 久石
毕兴闷哼了一声趔趄着往前面冲去。
章修凌厉的一脚踢出,将毕兴踢倒在地。他又飞快的上去,伸脚重重的将毕兴踩中,死死的磨着牙道;“半年了,知道我每一天都是怎么过的么,满脑子都是想着杀你。今天,我踏马终于可以如愿了。”
毕兴刚想动弹下就被章修重重压住,他脸色惨白惊惧的求饶道;“修,你还记得我们以前当兄弟的日子么?我当初也是没有办法才做出这种事,你放过我好吗!”
“我放过了你,那谁有去放过华子啊!去吧,黄泉路去见见华子吧。”话音刚落,章修对着毕兴的脑袋就是一枪。
崩!
章修丢了枪,满面泪痕的跪在地上,低喃道;“华子,我替你报仇了。”
身后,袁鹏举、陶志涛叹息着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