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仙途
小說推薦烽火仙途
“有意思,若是能杀了你,我也算是尽了职责!”突然,银发剑者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在场中回荡开来。
众人皆是一惊,看似永不会开口的银发剑者,竟然说话了,这一刻便是后到的王家诸神也是一惊,原以为此人是个哑巴,不想他竟开口说话了。
二次元抽獎
但真正让人吃惊的还是他口中的这番话,充满了必胜的信念,难道真如他说,到了如今这个局面,还有杀掉王海潮的能力?
“哼,临死也不枉夸海口,可惜形势如此,你难如愿了!”
“老祖,何必要听他废话,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
王家诸神你一句,我一句,直嚷着立刻将银发剑者碎尸万段,至于对方所言,在他们看来尽是虚言。
“老夫对你可是半点耐心都没有,你若还有后手尽早施展出来,不然就再没有机会了!”
随着王海潮一番狠话说出,却见无尽光剑攻势更加凶狠起来。
“愚蠢!”
随着剑仆一句嘲讽之语,只见惜字如金的银发剑者再次说话了,他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句,道:“傲剑——大宇无疆!”
哪怕站在你身後
回到明清當軍閥
抗戰之鐵甲英豪 閃光的鐵錘
这是什么剑术,即便阅历丰富如场中诸神,一时也未能识出端倪,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肯定,这是一种极端可怕与诡异的剑术。
只见银发剑者将此剑术施展开来后,整个人变得诡异万分,任凭那些光剑如浪潮一般铺盖而来,却全都丝毫不沾其身,仿若其立身之处,非是几丈方圆之所在,更像是一个无比广袤的巨大空间,无数光剑虽是牢牢锁定了银发剑者,可一旦进入了那里,就给人一种感觉,这些光剑像是离真正的目标银发剑者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而轻易就让其闪避了过去,尽管通过场外的肉眼来看,这些光剑明明是紧紧贴着银发剑者的身体而过。
“真是让人难以想象,世间竟还有如此神奇的剑术,而掌握有如此剑术的你,简直可谓是立于不败之地,这剑术分明融合了空间的力量啊!”鏖战许久,王海潮突然忍不住感慨道。
银发剑者也不回话,此时他已变守为攻,与王海潮近战在一起,凭借大域无疆的无敌防守能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完全扭转了被动,一直力压着王海潮,更是最后一剑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凶剑终究不敌傲剑,王海潮未能为爱子报仇,反累得自己也饮恨仙宫。
“不!老祖!”
修曲 師太請留步
“这怎么可能,老祖你怎么会死!”
“呃啊,我一定要杀了你,为老祖报仇!”
王海潮的尸体从半空坠落场中,场外一众王家仙神,全都声嘶力竭的大喊,发了疯了地向着半空中的银发剑者激射而去。
穿越時空再續情緣 楓之幻想
然而,最终他们不得不止住了步伐,这个时候,银发剑者竟然如一阵青烟般随风而逝。
“以啸月当时的状况,施展如此剑术,分身就此消散,本就在老夫意料之内。不过能看到主人的得意剑术,能再次重现,老夫也算是大饱眼福。啸月,你不愧是主人麾下的第一战将,也是主人的唯一的亲传弟子,即便只剩下一道实力衰弱的分身,还能将此剑术发挥到如此高度,真是一贯的了不得啊……”剑仆感慨道。
但其他人可没心情听他慢慢感慨,尤其是王家诸神,一个个眼中都在滴血,心中简直愤怒得无以复加。
“什么!消失了,如此我们还怎么为老祖报仇,可恶啊!”
“如此结局,绝不能算完,既然那家伙消失了,你这老头子和你身边的人,就等着为我们的老祖陪葬吧!”
……
剑仆看向王家诸神,嘴角露出淡淡地笑意:“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只愿你们别让老夫失望,我还希望你们能够多支撑一会,毕竟这样才有意思!”
王博死了,紧跟着整个王家顶梁柱王海潮也死了,面对如此结局,在场的王家四十多名仙神实在难以接受,而今已与突然冲到剑仆身前的那些守卫激烈地厮杀在了一起。
罪倚紅妝
与此同时,就是先前碍于银发剑者之威,不敢有动作的十一名仙神,此时也给出了回应,冲杀了上去。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规格极大的阵仗,只专属于仙神级别的实力,这一刻,数千名普通修士齐齐远离了战场,他们都有自知之明,一旦被卷入这场战斗,必是有死无生。
飄飄欲仙【完結】 柳暗花溟
五十多名仙神联合在一起,自然是一股悚人的战力,随着银发剑者身躯消散,他们本以为接下来的守卫并不如何了得,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的这场战斗打起来竟如此的艰苦卓绝。
沈塘畸戀:冤女逆襲
实力让人生畏的银发剑者消失了,但抚琴女子,奏笛男子所表现出的强大,比起银发剑者竟也不逞多让。另外,那一百零八位黑骑战卫实力亦是恐怖骇人,仅两三人联合在一起,便足以抗衡一位仙神,如此少了银发剑者,仙宫守卫力量依然是超乎想象的强大。
如今,诸神光是对付这一男一女与那些黑骑战卫,便已吃力万分,更不用说那在看戏一样一动未动的剑仆,倘若他也加入战局,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这是一场极为漫长的厮杀,诸神与对方不分昼夜战斗了四天四夜,才分出了个结果。
但这个结果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五十多名仙神竟然全都被诛杀了,尽管对方牺牲亦是颇大,一百零八名黑骑战卫全部遭杀,但好歹那一男一女还立在当场。即便他们各自怀着严重的伤势,但这也不是眼下众人所能对付的。
“差不多,也该轮到你们了!”随着剑仆的话语响起,那一男一女缓步向着众人逼去。
“怎会是这样!”公孙羚叹道,四天之前,大战进行不久,他便发现了岳阳,并与其汇合在一起。
“五十名仙神,一个不留地全被杀害!王家一族,仙神级强者全部陨落!”岳阳双眼呆滞,如此一幕,亏得是在玉皇塔内,倘若放眼外界,这种事哪有可能见到。
“现在可不是震惊的时候,得赶紧想法保命要紧!”霍仇说道,脸上满是冷汗。
“还能有什么法子,唯一的法子就是希望咱别被那两个怪物先盯上,然后赶紧逃出这里!”司徒云逸叹道:“可惜这几天,场中未再有仙神降临,我们两家也是如此,不然状况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糟糕。”说着,一行人亡命似地向台阶之下猛地冲去。
一品典藏家
与此同时,人群中出现已久、碍于岳阳身边高手众多不敢有所行动的诸葛流云也亡命似地疾掠而下。
还有傅沧海、方柔柔等数千人,他们何尝不是如此,这一刻皆用尽全力在逃离当场。
但是,众人如此奔逃不一会儿,便齐齐停下了身子,而那在身后杀神也似的一男一女竟也生生停住了脚步。
剑仆更是看向天际尽头,罕见的眉头微皱而起,口中呢喃道:“该来的终究来了,这才是真正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