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大世界
小說推薦幻夢大世界
“秋白打算怎么处理?”喝了一口茶水,段飞忽然问道。
“他的父亲是老板公司的高层,不过他为了钱竟然做出这种事,下一次股东大会老板会把他父亲清理出去。”
暴力前鋒
段飞没有在开口。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没有把秋白扭送到警局已经对他很客气了。
笨蛋女孩愛上了黑魔校草 蚊子愛薰衣草
楼上,小薇站在严雯欣房间里面,心头微微触动。首先这间房很大,而且布置精细,看起来无可挑剔,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
無限強化 懶蟲哥哥
不过小薇并没有失去自信,她还是举得自己的房间好,虽然小了点,但很温馨。
严雯欣拿来一套新校服递给小薇道:“你试一试,看合不合穿。”
几分钟后,小薇换好衣服,因为型号和她之前的是一样的,所以大小没什么问题。
“嗯,还行。”小薇声音听上去不热不冷。
“那好吧!脏衣服你拿回去或者我直接扔掉。”严雯欣不客气的道。
重生之警界傳說
小薇觉得她这话在羞辱自己,冷声道:“你扔掉吧。其实我还以为你有收藏脏衣服的习惯。”
“你什么意思。”
小薇眼睛瞥了瞥严雯欣衣柜里面那件带着血印的脏衣服,严雯欣哦了一声道:“这件啊,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哦,我一直舍不得洗,因为这个血印是他的。”
小薇一瞬间知道严雯欣说的事谁,突然她鼻子酸酸的。就要离开,这时严雯欣在身后喊住了她:“等等。”
严雯欣很强势,走道小薇的面前去。
“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你和段飞开始了吗?”上周末后,严雯欣不确定两人的关系究竟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或者他们有什么地下恋情。
小薇脸先是微红,然后严肃的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严雯欣紧绷的心一松,脸色才好看些,今天早上段飞替小薇出头,她一直都不太高兴。眉头一舒道:“最好别开始,不然你会伤心的。”
小薇把气往肚子里咽,好一会儿后才平静下来道:“你放心吧,他不会和我开始的。”
“算你有自知自明。”
从房间里面出来,和进去的时候两人的表情和进去的时候刚好颠倒过来,只要稍微注意些就会察觉两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口角。
超次元戰爭遊戲 飛翔de懶貓
没有过多停留,很快他们回到学校,此时已经开始上第一节课了。
在教室后排,秋白成了关注的焦点。
“白少,你真的准备要走吗?”贾聪明问道。
秋白并没有什么惆怅的感觉,相反,能离开一班他有种解脱之感。严家已经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如果他还不走,报复会接踵而至。
“嗯,花姐被抓,我的职责完成了。”秋白道。他这么说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
“那好,晚上一起喝酒,把宝亮也喊着,我们送你。”
絕世神偷:囂張四小姐 楊家二小…
秋白点了点头没说话,盘算着今天的计划来。
昨晚他老爹回去跟他说公司最近在针对他老爹而做出了一系列相关的人员调整。他老爹还蒙在鼓里,不过迟早会知道原因,最后找他算账。
为此他这几天都是提心吊胆,这次他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把这一切都算在段飞头上,都是因为段飞用卑鄙的手段偷看了他的短信才会将他暴露,导致他现在这副处境。
临走前,他要送给段飞一份大礼。
誤惹總裁誤終身 藍笙歌
对于他自己的实力,他还是很自信的。从六岁时就开始练习跆拳道,身体灵活柔韧,一个打五个都没问题,区区一个段飞,分分钟就把他狠揍一顿。
刚好今天有一节体育课,他准备那个时候再动手。
很快到了下午,在上体育课之前,秋白给段飞发了条消息,让他体育课的时候一个人去年级厕所,有话要跟他说,是关于那个神秘人的。
段飞以为秋白终于开窍了,于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一个人去了年级厕所,两人见面。
“你在短信里面说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希望你没骗我。”段飞道。
“好,那你说吧。”
秋白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他也许现在就在监听我们的谈话,我只有小声对你说。”
段飞点了点头,那个神秘之人的监听手段在公园的时候他见识过,的确很厉害。他走近几步,秋白也走近几步,脸上带着更加神秘的微笑,让段飞感觉怪怪的。
“现在可以说了吗?”
“张丰,那个人是张丰。”秋白道。
“张叔?”段飞疑惑的看着秋白,“你有什么证据吗?”
“绝对是他没错,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我听出了声音,绝对是他没错。”秋白道。
段飞并没相信他,心里疑惑着。张叔有可能吗,不。就一点,作为严雯欣的私人保镖,如果真的是他,严雯欣恐怕早就绑架了不知到多少回了。
刚刚秋白说神秘人给他打电话他听出了神秘人的声音是张叔。张叔且不说是保镖学院毕业的专业人士,就是普通的歹徒也会知道打电话的时候变音吧,而且还是跟熟人打电话。
所以秋白说的不对,他是乱说的。
段飞抬眼看着秋白,就在这时,秋白突然双手抱着他的头,同时膝盖上抬,猛顶他的胸口。
一瞬间,段飞明白怎么回事。秋白没安好心,是想把自己骗过去,揍自己一顿。
段飞仓促的用手掌交叉挡在胸前,因为事发突然,秋白显然是卯足了力气,直接破开段飞挡下的双掌,膝盖顶在他的胸口上。
很快,剧烈的胸闷感传遍全身,段飞差点没喘上气来。还好他及时的做出了反应,卸去了一小半的力道,不然就这一下,他就被秋白打趴下了。
禦魔之瞳
秋白看段飞还没倒下,然后继续又顶起膝盖。段飞只好手肘交叉压下,勉强抵挡。
“咚咚…”
连续几声闷响,秋白的力道一次次加重,段飞快要吐血。
找准时机,段飞终于反击,一拳揍向秋白的裤裆,这里是所有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秋白浑身的力道卸去,蜷缩着身体几乎倒地。
而段飞也松了口气,揉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两人都受了伤,不过并不致命。
片刻后,段飞终于缓过气来,秋白也恢复得差不多,两人警惕的盯着对方。
“你的行为很可耻。”段飞平静的说道。
“你昨天用卑鄙的方法偷看我的手机就不可耻吗,你毁了我,这是你应得的教训。”秋白一脸生气的样子道。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被雇佣来保护严雯欣,然而你却把她的信息出卖给别人,被发现后不仅没有悔改,还出手伤我。你浪费了我对你的最后一点仁慈。”
“哈?”秋白的表情极度挑衅,“‘你对我的最后一点仁慈’?笑话,你算哪根葱。”
段飞站直身子,挺拔得像一座山峰。
秋白也敛神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有句话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从六岁时就开始练习跆拳道,身体素质过硬,现在是黑带四段。而你,我看过你打架,动作不标准,只是靠灵活反应速度比别人快点而已,你根本就打不赢我。”
“是吗。”段飞淡淡的道。
“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一定要狠狠的揍了你一顿,哪怕是把你送进医院,然后我马上会离开学校,反正下星期我就转校了,你再也看不到我。”
“看来你还有点脸,知道这里没脸皮呆下去了。”
“混蛋,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是个无耻之徒。”
话音刚落,秋白高端踢腿,呼啸着朝段飞脑袋踢去。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掌反手捏在秋白的脚踝上。
王妃竇芽菜 江小湖
“打架最重要的不是看你动作话不花哨,表不标准,有句话叫以力破万。”
秋白皱了皱眉,他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被段飞死死捏着。他不知道段飞的力气竟然有这么大。
“滚吧。”
段飞一脚重重的踹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