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妖族傳說
小說推薦西遊之妖族傳說
话说南瞻部洲有一无名荒山,因经年前天庭七仙女曾游玩至此,于此山冷泉嬉戏洗涤,留下仙气,故于此泉赠名为:濯垢泉。
经年后,有七只蜘蛛于此山成精,因冷泉之水有特殊功效,能够帮助她们补充身体内的原阳之气,早日修成正果,故将此泉,占为己有。
数百年前,此山有一妖精洞府,洞府简陋,如人间茅屋陋室,洞口略窄,最多只可同时过三两精瘦之人,洞府之上有石匾,石匾所书三字:“盘丝洞”。
加持妖气的蜘蛛丝将此五十里荒山全部覆盖,若有行人经过,便会被蜘蛛精化作美貌少女,诱骗入洞,勾引之行苟且之事,而于行事间,吸阳气,食其肉。
数百年后,大唐盛世,盘丝洞不知因何被乱石封堵,已有多年不见山洞周围再有白骨皮肉。
山中有一香火鼎盛寺庙,不知何人所建,亦不知何时所建,庙中供奉非神、非仙、非佛、非菩萨,而是一尊面带慈笑的老和尚相。
濯垢泉上建起石桥,石桥高耸,潺潺流水接长溪;古树森齐,聒聒幽禽鸣远岱。
桥那边有数椽茅屋,清清雅雅若仙庵;又有那一座蓬窗,白白明明欺道院。
窗前忽见六佳人,都在那里刺凤描鸾做针线。
晚霞划过天边,夜幕降临之际,石桥那头一少女急匆匆奔来,直至六位佳人跟前,七人皆是花容月貌、身材窈窕,站在一处,神似姐妹。
毒妃很狂很囂張
“你们听说了吗?老和尚死了!”
七位佳人便是当年那盘丝洞的七只蜘蛛精,她们没有名号,唯有数十年前老和尚给他们取的字,依年幼之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
七姐妹身着的连衣长裙,便是以这七色分之。
奔袭而来的这位便是七姐妹中最为年幼,身着紫色长裙的小妹,她憋红了脸,明显是一路奔袭而来导致气息不匀。
“紫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身穿青衣长裙的蜘蛛精忙从石凳上站起,就连手中的刺绣针线随之掉落脚下也毫不在意。
“怎会有假,我亲眼所见,那些小和尚正在给他诵经悼行。”紫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叫道。
所有的蜘蛛精都停下了手中的针线,脸上皆是迷惘之色,唯有那位最年长的红裙大姐。
“老和尚?哪个老和尚?”身着红色长裙的蜘蛛精语气淡漠的问道。
“还有哪个老和尚?”紫儿大声反问,似是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解释。
“就那个天天念叨着‘众生皆可度’的老家伙?”
“嗯。”紫儿使劲点着头。
红裙蜘蛛精手中的针线从未停下,见紫儿点头确定无误后,她不禁发笑:“死了也好,免得天天劝我行善,听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大姐!你怎可···”紫儿气呼呼的还想再说什么,但被起身的其余五只蜘蛛精打断,身穿黄色长裙的蜘蛛精放下手中的刺绣和针线,摇身一变,只见妖风阵阵,她身上的黄色长裙变成纯白朴素之色。
“诸位姐妹,谁愿同我一并前去,送老和尚这最后一程。”
霸道總裁別使壞
身着橙色长裙、绿色长裙、青色长裙、蓝色长裙、紫色长裙的五位佳人皆施展变化之术,身上的各色衣裙瞬时皆化作纯白朴素之色。
只见黑色妖风呼啸,六只蜘蛛精御妖风而飞向东面。
见六位妹妹一并离去,红裙蜘蛛精的神色转而变得落寞,但她并未停下手中的针线,只是那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她扎到了自己的手指。
“呵~老和尚,你不是说我刺绣手法天下无双,绝不会扎到自己的手吗?”
红裙蜘蛛精惨淡笑之,娇媚的眼眸竟不住的落下泪来,被针扎中的手指渐渐变得殷红,“嗒”的一声,一滴精血滴在那两只鸳鸯间,将那片池水,染得分外鲜艳。
南瞻部洲以南,有一仙山,名曰:普渡山;山下有一寺庙,名曰:普度庙。
夜晚十分,普渡庙内三百僧人念经悼行,愿他们的师傅能以安息。
穿越之寧靜致遠
再生香 夢裏曉彤
普度山上,妖风阵阵,四面八方的妖王齐聚山顶,皆身着纯白素衣。
他们一列排开,表情肃然,眼眸深邃,目光齐齐聚在那山下普渡庙前的棺材内,棺材中所躺着的,正是那位安然离世的老和尚。
一列妖王,从左而右,花容月貌六只蜘蛛精;干瘦零碎、神情坚定白骨精;小家碧玉、柔情似水白鼠精;一袭道袍,两袖清风蜈蚣精;身形庞大,面貌丑陋三只犀牛精;高贵典雅、皓齿锃锃玉兔精。
第二日,又来了两只凶神恶煞的大妖,一只青狮、一只白象,从他们风尘仆仆的模样可以看出,他们是特地从万里之外的狮驼国连夜赶来。
一直到第三日老和尚入土,这群妖王方才语气平和的开始交流。
“怎么不见你家大姐?”蜈蚣精率先打开话题。
風傾城之莫西北的江湖
“不提也罢。”紫儿摇头回道。
感觉这个话题的气氛有点凝重,玉兔精连忙展开另一个话题。
魔君絕寵囂張妃
“为何不见黄袍怪?”
这些妖怪,少则修行数百年,多则成千上万年,故其外表分两种,女性妖怪则多像蜘蛛精一般美艳动人,男性妖怪则多像青狮白象一般威猛凶悍。
玉兔精机缘之深,修为之长久,且与月宫渊源极深,故更多仙资气质,少有妖族俗媚。
不过碍于是玉兔成精,外表更显娇小、可爱。
斷鴻零雁記 蘇曼殊
在玉兔精问及黄袍怪之去向时,白骨精断断续续的说道:“他、在、下、面。”
白骨精乃是六节白骨所搭支架聚而成精,她说话时,“咔咔”作响,声音都是两排牙齿敲击而出。
不良之誰與爭鋒
“下面?”
末日核時代 廢土遊騎兵
白骨精伸出一手,指向下方寺庙前的三百和尚,道:“那、里。”
众妖望去,果然看见黄袍怪所化的小和尚,身披袈裟,跪于新坟之前,口中不停的念着:“渡、渡、渡······”
一朝妖女成皇妃
“老和尚既以入土,那我等便就此散去,各回洞府吧。”紫儿提议道。
“告辞。”
众妖散去,普渡山重归宁静。
于人而言,一世不过百年,于妖而言,百年并非一世。
老和尚死后,魂归地府,投胎转世,化名陈玄奘。
二十年后,大唐贞观年间,有一年轻和尚奉西天观世音菩萨法旨,从东往西,求取真经。
这一天,旭日东升,长安城外所有柳树枝头由东往西,大唐皇帝李世民亲自酌酒,为陈玄奘送行。
长安城外,一座荒山之上,群妖聚集,望着出行的队伍激烈的讨论着。
“这一世他又想干吗?”紫儿疑惑道。
“听说他要去西方执行什么任务。”青狮开口道。
红裙蜘蛛精哼笑道:“蠢和尚,这么远的路,他就带两个随从,有何用?”
玉兔精神色忧虑道:“以他的心性,不出三日,就会把随身的盘缠的干粮都散给穷人了吧。”
白鼠精摇头道:“真没办法,不然,咱们就沿途打点吧?”
红裙蜘蛛精冷声道:“哼~那个死秃驴倔的要死,你白给他他肯定不要。要我说,咱们直接强行把他抓来,如何?”
其中一只最为高大的犀牛精开口问道:“那沿途的土著妖怪怎么办?毕竟此事与佛门有关。”
众妖皆低头沉思,就在这时,一道流光从九天落下,身着天庭战将衣甲的黄袍怪出现在众妖面前,在看到他时,众妖纷纷露出喜色。
“怎么样怎么样?你打探到什么消息了没有?”众妖纷纷问道。
“释迦摩尼尊者于凌霄宝殿之上与陛下达成共识,须让金蝉子历九九八十一难,方可再登佛位。”黄袍怪神色凝重的回道。
“哼,要他一个凡人,如何到的了西天大雷音寺?如来这是故意不想让老和尚归位。”紫儿气愤填膺的说道。
“既如此,我便将他掳去陷空山,与他成婚,助他还俗,让他快快乐乐的度过这一生。”白鼠精道。
黄袍怪厉声道:“不可如此!”
“有何不可?你们惧佛门,我可不惧!”白鼠精有恃无恐的道。
“就算要掳,也是我们盘丝洞在先,你,后边排队去!”黄裙蜘蛛精理直气壮的说道。
“本王连佛门都不惧,难不成会惧你区区盘丝洞的几只小蜘蛛?”白鼠精微怒道。
“呵~既如此,那便试试!”红裙蜘蛛精大喝道。
眼见双方就要祭出法器,现场大战一番,黄袍怪忙喊道:“金蝉子被贬下凡,需做十世好人,这一世,便是他的第十世,若这一世他还无法成佛,那便不会再有来世。”
经黄袍怪如此一喊,七只蜘蛛精和白鼠精都冷静了下来,其余妖怪也一并沉默了。
“这么快,就第十世了吗?”众妖心中黯然,各有所思。
过了好一阵,白骨精率先打破沉默:“如、何、才、能、成、佛?”
蜈蚣精沉声道:“他方才不已经说过了吗?需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可成佛。”
紫儿忙问道:“那要如何才能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没有人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因为其余妖怪似乎都已然领悟其意。
蜈蚣精朝众妖躬身拱手,微微拜道:“西行之路,危险重重,妖群遍布,杀机四伏,贫道愿弃此生修为,护玄奘一路平安。”
众妖齐声道:“我等,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