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竅
小說推薦聖竅
仙土浩大,九霄中的霞云也与南离不同,显得磅礴许多,一颗棵宝树摇摆,要在外界那断然会被争夺,甚至为其叠下一堆血骨,可在这却已无人问津。
在霞云头发话后,所有人族已经醒悟,在这最具有价值的为头颅,可以换取一切。
原本此处为一片净土,如今却已造就一片杀孽,血骨横肉随处可见,其中就连神子级的战者都出手,杀了不少古生物,只为存活。
“杀啊!”
一南方狮子吼咆哮,刚冲向人群堆,却脖颈一愣,偏头望去,只见后方冷笑着的黑犀。
“呵呵,在这存活才是硬道理,你仅仅才天涯修为,我不杀你,你也断不可能活下去,勿怨。”人形黑犀冷笑,将狮子吼彻底打死,就活生生摘下它头颅。
“不妙,这些人杀红眼了,咱们先撤!”
说这话的是唐笑,他叫着一行人准备先撤,却被婆娑吽拦下。
“嘿嘿,魔体小兄弟莫急,这等杂碎烂将还不足以威胁我等,你看,那些真正的神子天骄皆没出手,只依靠追随者,皆不想在头天展现战力。”
“而这,赫然就是我等崛起的大好时机!”
蜀山五臺教主 紫郢
说完,婆娑吽就咧着压,祭出大锤就打算前行过去一战,又再次被唐笑拦下。
“等等!你的战力很高,这是事实,可……你要是拿了太多头颅,会被各方势力觊觎,说不定会引来大祸啊!”唐笑苦口婆心叫道,还是于事无补。
“老兄放心吧,我有分寸。”
这是婆娑吽最后一句话,他说完就横冲向血骨群,施展神术。
“大尘埃通灵术!”婆娑吽发威,一锤挥起,就将百里内的尘埃统统招引来,朝四方盘旋,化为一股飓风,席卷四方,瞬间抹杀大片人。
一个个古生物殒命,皆承受不住一击,被他见后,立即停止神术,怕头颅被磨灭。
“嘿嘿,赚到了,赚到了!”他大喜,一招神术施展后,就有大片尸自半空坠下,被婆娑吽直接摘下起头颅,一颗颗安置在手中骨绳中。
“唉,不听劝啊。”
见到这一幕,唐笑长叹,靠想后方的李白。
他见四方古生物皆阴沉着脸,皆是真正的天骄,见自己追随者被杀,已经大怒,在见这人族小厮甚至还蛮横地将它们头颅扯下,已经准备出手。
“慢着,这人族一招威能有些大啊,似乎不好下手。”
说这话的是道掩旗下的一个追随者,为一只金刚猿,是乱古就存在的石中怪胎一脉,真要论起辈分来,甚至还是齐天圣的遗嗣。
它浑身冒金光,皮毛肃立起来,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不少古生物愣住。
“好吧!既然金刚猿兄弟都这般说话了,那我等也会铭记,就让这人族多活几日吧!”一些古生物纷纷表态,心中却诋毁大猿自作聪明。
“嗯?那是谁?”
当然,金刚猿虽镇住不少古生物,却已经无法止住动乱,甚至连道掩都发话。
“你说那个斩我古生物千百的那人族?”一只赤霞雕问道,随后摇了摇头:“他只是北方的一个人族霸者,战力不低,却也不好高。”
“哦?”
听闻赤霞雕最后一句话,大鳄来了兴趣,道:“你与他战过?”
“呵呵,当然。”
许久后赤霞雕笑了一声,神色满是仔细,它战力极高,虽追随道掩,可却有大来头,为霞淼一族的子嗣,战力已经胜过那一族当代的神子。
“有意思,连你都战不败的人,为何敢这般乱来?在我等眼皮子底下杀生?”
大鳄的话语一出,就让道掩一震,随后迅速当然,一眼乍现两道神芒,窥探过去,就将天都照破出异像,许久后发话:“这其中,有蹊跷。”
“蹊跷?”
刽子手邹眉,随后见道掩一手指向赤霞雕,顿时释然。
它已经了解,那所谓的人族霸者婆娑吽早年定然败在赤霞雕手下,如今争先出手,只为要为早年的耻辱血耻,为如今的自己肃立无敌心。
“呵呵,看来他是对自己的战力很自信了?”一追随者冷笑,说道后,静静观望。
仙土一开,不少古生物虽然动乱,却也不敢真正挑衅天骄,只与其他神子一脉的追随者大战,为自家神子出头,打下这第一战。
狐美人
这是一场不成文的规则,仙土头一日,各方领头皆不会出手,不然会有**烦。
毕竟一但修为高超的人出手,会被许多人觊觎,尤其是头颅获取的太多,甚至会被所有大势至的生物围攻,夺下他手中的头颅,顺便将其抹杀。
我是一只妖誒 天下觴
“轰!”
婆娑吽不停施展神术,与一群神子追随者一战,收获数十颗头颅。
他咬着牙,气力却似源源不断般,根本难以磨灭,杀到最后,甚至让不少神子的追随者不敢动手,却也招引来真正大祸,引来神子旗下排列的战将。
“彭!”
一肥头大脖的炽熊迈出一个步伐,大步走向婆娑吽面前。
炽熊浑身燃火,为一乱古遗留下的罕见种族子嗣,修为已经有大能巅峰,正一眼怒视向婆娑吽,让盘坐在四方的各大势天骄饶有兴趣的望去。
“不妙!”
见到这一幕,唐笑真正的感觉到不好了。
他一头遥望,就见不少天骄朝自己打招呼,其中不乏古生物,让他心惊,这是真正被注意到了,会立于刀尖之上,有大不利。
“好啊!婆娑吽,你给我加把劲!”
正当唐笑沉思时,却是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呐喊,顿时偏头,却见一黑人。
“你是……那时候跟着婆娑吽的人?我记得好像是叫格尔厮是吧?”唐笑问道,被黑人一咧牙回笑,心中猛地一沉吟一下。
他心中说不出有什么滋味,却在每次见黑人时,都会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像是被佛镇压的魔一般,且还是镇压了三千年之久,让他心中一阵忧愁,同时亦感叹格尔厮的不平凡,好在不是强敌。
“哈哈,魔体!”
当唐笑再次偏头望前,又一声大喝响彻,让他被吓的一跳,偏头望去,却见一火鸟。
“朱雀?”
唐笑邹眉,随后猛烈摇头,再次说道:“不对,不对,真正的朱雀万丈之高,一翅就可烧天际一切霞云,可不似你这鸟样。”
“什么!”
此言一出,让朱雀猛的一愣,当即就冲上前去,作势要与唐笑拼命。
“好家伙,还不让实话实说了?”唐笑表现的十分硬气,与朱雀拉扯到一块,让一旁的李白连连咂舌,言称“小鸟还学会教训人了?”
“轰!”
垂釣諸天
这一开口可不要紧,让朱雀心中差点吐出一口血,当即放开唐笑,与李白撕扯在一起。
一人一鸟 在地上不断翻滚,李白被朱雀一口咬住手腕,疼的立即反击,情急之下一口咬在它屁股上,让朱雀猛的一震,疼的四处滚爬,开始求饶。
“唉,大难临头,还不知啊。”
见其一幕,唐笑长叹,随后将目光看向前方婆娑吽的大战中。
仙土的炽日非凡,似乎已经超脱了南离,是一个独自开辟的小世界,在这儿,炽日大的吓人,几乎遮掩了半片天,也异常炽热。
“来吧!让洒家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炽熊与婆娑吽对持一段时间后发话,随后挑衅地拍了拍心头肉,一脸笑意。
“对你,我只需一招!”婆娑吽回话,让炽熊一听,刚想笑出口只是,却见他瞬间横冲过去,手中祭出大锤狠狠砸去。
“一锤定乱世!”
婆娑吽大吼,定下一锤,砸中炽熊后,将它直接打飞出去,撞到一块顽石后已经殒命。
这一幕发生,让所有古生物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其中原本亦想笑出声的来古生物吃惊,活活咽下了刚要发出的笑声,换取来一片沉默。
“哈哈!婆娑吽威武!”
而反观人族,一个个大喜,似乎吞了仙蜜一般,不断为婆娑吽壮威。
“呵呵,大能的头颅,我收下了。”听闻四方壮威,婆娑吽一笑,似乎不为之所动,大步走向前方的顽石下,蛮横的将炽熊头颅撕下,其手段之野蛮,让不少古生物都心惊。
“嘿嘿,第二十三个!”
他大喜,甚至道出头颅数,刻意挑衅万族般,却在也没人嘲笑他。
“这人族……似乎,还挺强的吧?”与此同时,道掩一行人中的大鳄发话,一双眼不经意见瞟过赤霞雕,让它有些惶恐。
“看来,这小子在这些年强了不少啊。”
对此,赤霞雕只是说出这句话,已经澄清自己并没骗取众人,让大鳄收回目光。
“呵,要不,下一个让我去一战?我定要一口将他生吞,什么北方的霸者,在我面前都是笑话!”说这话的是刽子手,却显得有气无力。
愛在左情在右 嚴小蛹
“得了吧你!”
轉世邪皇
“啧啧,你可拉倒吧,你和人族一个僧人一战,虽然将他斩杀,却也留下不少暗疾,可真为咱们丢人!”大鳄调侃,冷笑连连。
“嗯!”
刽子手听闻大鳄一席话,身躯猛地一震,立即瞪了过去。
“我最后告诉你一次,那个僧人很强!”它怒吼,一双眼由白变红,看的四方古生物咽下一口唾沫,可还是没影响到大鳄。
“很强?呵呵,能有多强?够我一拳的?”
大鳄笑道,让刽子手当场起身,见到这一幕,让道掩都给惊动。
“给我坐下!”道掩大喝,语气一处,就蕴含着一股子轮回气息,顿时让四方追随者统统闭嘴,而刽子手也不在发话,只是显得憋屈。
愛你成了孤單往事
“呼。”
道掩喘了一口气,望着前方大战的婆娑吽,冷笑一番后,就下定结论。
“走吧,这人族早晚要殒命,而咱们也定然会位列争霸路头槌,既然如此,何必与小角色一般计较?”它开口后就起身,走向远方,让其追随者见后,亦追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