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簡記
小說推薦道簡記
“西窗白雪初时融,人面桃花经何年。春风又绿灵江岸,似醒非醒浮生梦。”
前明241年,姑苏,吴江镇外的灵江边,初升的旭日映照着如画的春景。
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清瘦男子双手背在身后,悠闲的走在江边。他身着一套白色薄锦衣,长发直垂于后背,英俊的脸庞上透出一股超凡脱俗的仙人气息,一双深邃的眸子似能看透人心一般。
在白衣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他样貌清秀,只不过在他右脸之上有一颗痦子。他身侧背着一个灰白色的布袋,穿一套较厚实的锦布蓝长袍,和他身前的白衣男子仿佛不是处在同一个季节。
帝君 呆小魚
“呆儿!冷不冷?”白衣男子突然转身,关切的问了一句。
小孩闻言道“师父!我不冷,只是感觉有点饿了。”
“前面有个小镇,我们走快些,到镇上买吃的吧。”白衣男子轻语了一句,牵着蓝袍小孩的手往吴江镇快步走去。
这对师徒道承天一派,师父唤清明,小孩叫正通。
师徒两人来到镇上后,沿街走了半响,发现人烟稀少,大部分人家紧闭着大门。
“师父!这镇上怎么这么少的人?”正通皱着眉头在镇上四处张望起来。
“我们在往前走走。”清明随意扫了一眼这镇子,脸上出现了一丝担忧之色。
直到这师徒二人走到镇子的另一头时,才停了下来。清明转身看了一眼镇子,又看了看自己徒弟,径直走到了镇子最边上一家的屋门前,抬起手在紧闭的大门上轻拍了两下喊道“请问有人吗?”
过了一会,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屋内一个年约五十的老头盯着白衣男子仔细打量了一下,疑惑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老人家你好,是这样的,我和我徒弟正通经过你们镇子,本想买些吃食,可你们镇上没有卖吃食的,所以想打扰你一下,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原来是过路的呀,那你们进来吧,正好我老伴在做早饭,你们若不嫌弃就在我家吃点。”老人看了看清明身后的正通,把二人招呼进了屋。
进屋坐下之后,随意交谈了几句,清明疑惑的问道“老人家,你们镇上离姑苏城也不是太远,为何会如此荒凉?”
老人闻言,沉思了一下,哀声说道“我们镇子原来不是这样的,可是自从半年前,我们镇上开始无端死人,镇上一些有依靠的就陆际续续搬走了。”
“死人?老人家,你能给我说说是怎么死的吗?”清明连忙追问了一句。
“你还是不要打听了,一会吃完饭了快点离开我们这吧。”
“老爷爷,是不是有鬼?要是有鬼您就说出来,我们是修道的,我师父的本事大着呢。”正通闻言,一脸自豪的望着老人。
“你们是道士?”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随后他又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看你师父年纪也不大,这事就别打听了,我们镇上请过好几位老道士来做法,最后都死在我们这了。”
“原来真是有鬼,那老爷爷你就更应该说出来了。”正通听到老人的话后一脸激动。
“是啊老人家,你们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给我说说,我如果能解决,一定尽全力帮你们消了祸事。”清明附和着说道。
“我们这里的事你们是解决不了的,我要是说给你们听,怕会害你们也无故丢了性命。”老人无奈的叹道。
“罢了~若是老人家你不肯相告,我也就不在多问了。”清明说完,拉着正通坐在了身旁。
沉默了少许之后,老人和她老伴从后院端着一些吃食上前来了,老人把手中的吃食放在桌上,微笑着说道“请用早饭吧。”
“多谢老人家。”清明起身恭敬的对老俩口行了一礼,坐下来也没客气,直接吃起了早饭。
一顿简单的早饭过去,师徒二人又找老俩口讨要了几个馒头,也没有多做停留,清明放下一点碎银子后,就牵着正通离开了。
师徒二人出门后,在吴江镇又仔细转了一圈之后,走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巷子里,清明掐指算了算,平淡的说道“呆儿,你用五行神算诀算一下,看这镇上什么时候会有祸事发生。”
“师父,我怕我算不准。”正通迟疑的说道。
“没事,你且算算。”清明安慰了徒弟一句。
“那好师父,我就算一算。”正通闻言点了点头,掐动手诀凝神行起了咒来。
“阴阳阴阳事不祥,三清指路探吉凶,子午金福所依东,丑未木禄行差南,寅申水寿无量西,卯酉吉火离坤北,辰戌土凶自安中,巳亥脱离避五行。”
行完咒后,正通摸着后脑门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师父,我算到这镇上有祸,祸起离位子甲戊。离位是正东,今天是甲戊日,应该就是今晚的子时。”
“哈哈~”清明轻抚了一下正通的头,朗声说道“走呆儿,我们去镇子的西南边。”
“师父,我算的不准吗?”正通疑惑的说道“难道这里的鬼是一只鬼修不成?”
“不错,这里确实是一只鬼修,你算不准也情有可原。”
“师父,那你算的是什么?”
“巽位丑甲戊,我所算之祸也是今天,不过祸起是在西南边的丑时。”清明淡淡的说道“呆儿,你以后要用功了。”
“知道了师父。”正通低头应了一声,便不在言语了。
师徒二人出城之后,直接往镇子的西南边走去,不多时,他俩又回到了灵江边。清明沿着堤坡走到江边,伸手在江水中摸了摸,转头说道“呆儿,你下来摸摸这江水,看看有何不同。”
正通听罢,连忙走到了江边,也伸出手摸了摸江水,脸上突然一阵骇然,慌张的说道“师父,这水冰凉刺骨,阴气太浓,比那融雪之水更盛。”
貪財王妃
“嗯!”清明点了点头,转身向江岸上走去了。
正通望了一眼这条近百米宽的灵江,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跟在师父身后上了江堤。
师徒二人上堤后,就静坐在了江边的一棵老枫树下。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轻落下去了,夜色渐渐笼罩天地。此时,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江岸小路上,有两个人影慢慢朝他们走来。
其中一人朗声念道“姑苏城下吴江岸,江枫鬼影断人魂。旷野天低轻风许,无边春景花月夜。”
这二人的话音刚一落下,身影就出现在老枫树下的师徒两人身旁。
清明看了看二人,只见这二人一个穿白衣,戴白色高布帽。而另一个则是着黑衣,戴黑色高布帽子。
“若是我猜的没错,二位应该是七爷和八爷。”清明起身对着二人施了一礼。
一旁的正通看见自己师父如此恭敬,也连忙起身施了一礼,打量起了眼前的二人。只见二人均是清瘦身材,年约三十上下,样貌面色普通的很,与常人一般。
白衣男子身形挺拨,和师父一般高,而黑衣男子身材矮小,和自己差不多。
“你能识得我两兄弟,想必在这世间,也一定不是无名之辈。”矮小的黑衣男子淡淡的说道。
“小道师承天一派,道号清明,这是吾徒正通。”清明微笑着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身旁的爱徒。
十歲小魔妃
“天一派?”白衣男子闻言,点了点头道“你师徒二人在此做何?”
“我师徒经此吴江镇,忽闻诡事,特来江边一探。”清明微笑着说道。
“你们速速离去吧,此间异事,不是你等凡人修者可插手之事。”黑衣男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
“七爷八爷来此伏恶,清明自是不敢插手,不知小道可否带着爱徒在一旁静观。”
清明的话刚说完,黑衣男子正准备说什么时,被他身旁的白衣男子挡住了。
白衣男子哈哈一笑道“若是你师徒二人不惧,且退到一旁观望去吧。”
“多谢。”清明抬手又是一礼,随后便牵着正通向一旁走了些远,坐了下来。
“师父,你叫那二人七爷八爷,莫非你认识他们?”刚一坐下,正通就悄声问了一句。
“那二位是阴司的谢必安谢七爷和范无救范八爷,世人称之为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正通闻言一脸木呐,沉默了半响才说道“他们修为高深,我竟然丝毫察觉不到他们身上的鬼气。”
夜风轻吹,伴随着阵阵虫音低呜,不知不觉间,月已当空。
“呆儿~开天眼。”清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明月,轻语了一句。
正通闻言,点了点头,凝神默念起了开眼口诀
“天清清,地灵灵,阴阴阳阳现原形,弟子请眼观四方。耳通,目通,天神通,启眼。”
开了天眼之后,正通四处打量了一下,只见那谢七爷和范八爷依然静站在不远处的江岸边。只是此时开眼后,他可以看到在岸边那二人身上,闪着一道极为耀眼的紫光。
靈獸變
“师父,是不是江中的……”
正通话说到一半,清明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正通见状,连忙吞下了要出口的话,正在疑惑之时,那百米宽的江面中突然荡起惊天大浪,江水翻滚了一阵后,在江中间,一个闪着耀眼的紫色光芒人影从江底飘了出来。
正通猛眨了几下眼睛,只见那江中飘上之人头戴一顶冕旒,身穿一件黄色龙袍,双眼中透出一股威严之感,仿佛一个天生的王者。
“你这鬼修,不入轮回,留在这世间祸害生灵,今日我兄弟二人亲自捉你入阴司。”白衣谢七爷望着江中飘出的鬼修,开口大喝了一声。
“阴司算个什么东西?”龙袍鬼修闻言,不屑的说道“若是等我主人出关,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你阴司十八狱拿下。”
“区区小鬼胆敢放此豪言?且试试我这拘魂绳。”黑衣范八爷从衣袖中拿出一根闪着金光的绳子,朝江中一抛。那根绳子就好像一条金光丝带一般,快速临近龙袍鬼修身前,直接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龙袍鬼修一脸平常的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绳子,冷声说道“区区小把戏,怎可捆得住本王。”他的话音落下后,身体猛的一挣,身上的金光绳就被挣开,断成数段落入了江中。
“你且试试我的刑罚之雷。”谢七爷见拘魂绳断开,手上掐起了一个手诀,朝天一指,默念了几句咒语后,天空中顿时乌云滚滚。
‘轰隆隆~’一声雷呜之声响起,一道绿色的雷电划破天际,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直劈江中的龙袍鬼修。
那龙袍鬼修抬头向天空望了一眼,右手双指快速举起,迎上了天空中落下的绿色雷电。
雷电击在他双指上后消失无踪了,而那龙袍鬼修似无任何异样一般,身子向前飘了十余米,冷声说道“你们阴司鬼官也不过如此。”
龙袍鬼修话音落下之后,快速将双指按在额头上,默念了几句咒语,抬手在天空中挥舞了几下,天空中突然凝出了一朵绿色的云彩。
这绿色的云彩出现后,快速飘到了鬼修头顶幻化成了一只绿色的老虎。绿虎仰天发出一声虎啸,踏在半空中直接向谢、范二人扑去。
谢、范二人见绿虎冲来,对望了一眼,谢七爷急忙后退几步,掐起一个手诀行起术来。
范八爷伸出手,一把黑色的鸡毛掸子凭空幻化而出,被他握在了手中。
几个眨眼间,绿虎就临近了站在前面的范八爷,他舞动着手中的黑毛掸,迎上了绿虎。
毛掸舞出,抽中绿虎后,绿虎发出了‘敖~’的一声吼,身子向后退了一些远,而黑毛掸抽中绿虎后,似是将它的皮肉抽走了一块一般,还粘了一丝绿气,随后绿气就被江风吹散无踪了。
“呆儿,依你看,是那江中鬼修更盛?还是黑白无常高强?”清明望着远处的激斗,突然转身看了一眼自已的爱徒。
“我觉得七爷八爷肯定会赢。”正通收回眼神,不解的看了一眼清明。
“是这样吗?你且在看。”清明摸了摸徒弟的头,便不在多言了。
绿虎被黑毛掸抽中后,停在半空停顿了一下,在次朝范八爷扑来,而范八爷依然握着手中的毛掸,抽向了扑面而来的绿虎。
这一次绿虎像是变聪明了一般,在毛掸快要抽中自己之时猛的停顿了一下,随后张开大口,直接咬住了毛掸。
范八爷吃力的舞动毛掸,想要从绿虎口中抽出来,可那只绿虎显然力量也不弱,死死咬着毛掸不松口,一时之间,一人一虎僵持住了。
就在这时,谢七爷的术行完了,只见他张开口,喷出了一口绿色的火焰,这团火焰闪着耀眼的绿光,比之绿虎身上的绿色更加夺目耀眼。
绿火出现后,谢七爷指手凌空一指,火焰在空中摆动了一下,似极光一般,直接钻进了绿虎的身体。
火焰进身后,绿虎身上顿时冒出绿色火焰,将它整个整体包裹住了。
绿火中的绿虎此时看上去完全不像被燃烧一般,它身体外的绿色火焰,更像是它体外的一层力量之光。若不是绿虎口中发出悲惨的虎吼,还真难分辨出来。
绿火持续了三息之后,火中的绿虎身体消失,化为了火焰,那团巨大的火焰随风燃烧了一会后,被谢七爷抬手一指,又缩小成了一团小火焰,直直的向江面上飘着的龙袍鬼修飞来。
契約女神愛上我
龙袍鬼修看见绿火后,身体依然停在原地,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意思。
谢七爷召出的绿火焰速度太快,很轻易就钻进了龙袍鬼修的身体,那鬼修身体顿时就燃烧起了火焰。
“师父,你看那江面上的鬼修,这次肯定魂飞魄散了。”正通低声说道。
豪門協議,純禽老公別太壞
“是吗?”清明拍了拍徒弟的头,淡淡的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清明的话音刚一落下,龙袍鬼修就开口阴冷的说道“此法尚有些威力,但于我无用。”
他说完后,双指朝天一指,身体上燃烧的绿色火焰直接涌向手指,分成二道飞到了半空中,凝化成了二条绿色的小龙。
绿色小龙长约一米,在鬼修头顶上转了二两圈,随着顺着鬼修手指的方向直接冲向了黑白无常。
范八爷见小龙冲来,急忙举起黑毛掸想阻拦,可那条绿龙却似刀片一般锋利,‘咔嚓’一声响,直接撞断了毛掸,将他身体缠住了。而另一条小龙则是直接冲到了他身后,将谢七爷缠住了。
谢、范二人被绿龙缠住后,绿龙顿时化成火焰,将二人身体燃烧起来。
火焰只持续了五息,之后就熄灭了,谢、范二人被烧得衣衫褴褛,身子向后退了几步。
“七哥,冥蛇合体术。”范八爷退后时大喝了一声。
谢七爷点点头,抬起双掌击在范八爷双掌上,念了几句咒语之后,二人身体快速转动,竟变化成了一股浓浓的黑雾。
龙袍鬼修见状,连忙掐诀朝天一指,天空中在次凝化出了一朵比之前更大的绿色云彩,这片绿云出现后散成四份,化作四道绿光落在了龙袍鬼修面前。
谢、范二人合体后形成的黑雾,在不久之后就凝化成了一条黑色的大蛇。
与此同时,龙袍鬼修身前的四团绿光,却是凝化成了四个身材高大,体格强壮,面容一模一样的冷面壮汉。
黑色巨蛇出现后嘶叫了一声,直接向江中冲去,鬼修身前的四个壮汉也迈出脚步,对上了黑色的大蛇。
临身之时,四个壮汉分别行动起来,其中一人握着拳头直接击在了大蛇身上,另一人朝蛇尾处跑去,还有一人双手抓着巨蛇身体,似要将大蛇身体撕开一般,而最后一人则是举着粗壮的手臂,抓住了大蛇张开的口。
大蛇猛的一晃头,将抓住自己大口的壮汉直接甩飞了,随后转身一口咬下,将正在撕扯自己身体的壮汉一口吐了下去,紧接着尾巴一扫,将那个正要抓自己尾巴的壮汉卷起,直接缠住了他的身体。
握着拳头的壮汉一直在锤打着大蛇身体,突然他暴喝一声,一拳落下,竟直接锤进了大蛇身体。大蛇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叫,尾巴用力一夹,缠住的那个壮汉直接变成了一团绿光消散了,随后它在次张开口,一口吞下了握拳的壮汉。
之前抓着蛇口,被甩开的那个壮汉在此时也跑了过来,他飞身一脚,直接踢在了蛇眼上。巨大的蛇头随着他挥脚的方向倒下了一些。
但仅仅也只是一些,随后,蛇身猛的晃动了一下,在次张开大口,将最后这个踢脚的壮汉吞进了口中。
清理完这四个壮汉之后,大蛇张着大口直接向龙袍鬼修扑去。
鬼修见状,身子向后飘了几步,双手合起,掐着一个诀指向了大蛇。
最強後衛
顿时一道闪着绿芒的光幕出现在了鬼修身前,大蛇碰到了光幕,竟硬生生被档了下来。
鬼修抬着双手,吃力的支撑着光幕,大蛇也张着大口,用力的顶着光幕。
这一动作持续了十息之后,光幕‘砰~’的一声直接碎了。鬼修身体向后退了几步,一手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绿色液体。
而那黑色大蛇身体竟直接退到了江岸边,重新化成一团黑雾,又变成了黑白无常两兄弟。
谢、范二人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下,一连喷出数口鲜血,脸色惨白。
“你二人倒也有些本事,不过今天碰到本王,也只能怪你二人命苦了。”龙袍鬼修稳住了身体后,扫了谢、范二人一眼,抬起手掐诀行起术来,只一小会功夫,鬼修就行完了术,挥手一引,天空中‘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道绿色雷电从天而降,劈向了黑白无常。
阴司两兄弟对望了一眼,一脸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臥龍峽風雲 還珠樓主
就在雷电离二人头顶还有不足五米时,天空中又传来了一声‘轰隆隆~’巨响,一道紫色雷电倾斜而出,直接撞在了绿雷上,谢、范二人头顶的绿雷顿时消失无踪了。
“你~你是谁?”江中的龙袍鬼修一脸吃惊望着不知何时走到了江岸上的清明。
清明出现后,没有理会鬼修的话,踏脚步起天纲,嘴里快速行起咒语来。
“缈缈苍穹,七星为引,敕~一元大道令,吾取神念镇鬼邪。敕令其一,天枢之位贪狼星,锁三魂。敕令其二,天璇之位巨门星,压七魄。敕令其三,天玑之位禄存星,缚其体。敕令其四,天权之位文曲星,东生力。敕令其五,玉衡之位廉贞星,南借力。敕令其六,开阳之位武曲星,西出力。敕令其七,摇光之位破军星,北涌力。星辰化力归其位,七星镇~”
随着口诀落地,清明放下了行咒之时掐诀指出的手,背在身后,望着江上一动不动的鬼修沉思起来。
“你到底是谁?”江上的龙袍鬼修一脸惊讶,恐谎的吼叫着,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灭了黑白无常,那知道半路杀出一个白衣道士,直接将自己的阴雷化解了,然后又随意行了一道术法,竟将自己困住,丝毫不能移动,这叫他如何不惊,又不何不谎。
“道兄,想不到你竟有如此神通,多谢你救了我兄弟二人。”原本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谢必安见到这一幕,连忙起身冲清明行了一礼。他身旁的范无救也连忙施起了礼。
“七爷、八爷不必客气,叫我清明就好。”清明平静的说道“若不是你们二位将这鬼修重创,我也不能这么轻易将其困住。”
“师父,你快看,那鬼修似乎要挣出来了。”正通看到江上的鬼修身子轻微动了动,一脸焦急的说道。
“正通,把你包里那块无魂的封魔石给我。”清明转身看了一眼江面,接过了正通递过来的封魔石,掐诀行起术来。
“无上造化,降大神通,驱魔灭妖平天道。不奉神招,法随心至,不沾七丑,术起云动,一元聚气供吾驱,八九玄天紫云临,常川加持,三清正刑送穷泉,日月星辰入帝庭,洪荒罗千通达道,彻见保里化道力。”
咒止,天空中在次传来了雷呜之声。
一道道紫色的道家正雷落下,击在了龙袍鬼修身上,一连落下了二十多道之后,鬼修身上发出的紫光消失无踪了,他原本凝实的灵体此时快变成了透明。
接连引下二十多道雷电后,清明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他望着手掌中的封魔石,顿了一下,变换了一个手诀,在石上连点了五下,随后将手掌中的石头向空中一抛,大喝了一声“收”。
那块小石被抛到空中后,直接停在了半空中,闪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直直射向了江面上正在轻微挣扎的鬼修。
“不要。”
随着一声恐怖的惊叫,透明的鬼修身体消失在了江面上,半空中小石上发出的金光缩回了石中,直接落在了清明手掌之中。
“正通,这块封魔石以后留给我徒孙吧。”清明将石头交给了正通。
黑白无常看到这一幕,感概了一下说道“清明道兄,此间事已了,我们兄弟二人就此拜别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师徒两人和阴府的二位鬼官相互施了一礼,望着黑白无常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呆儿,我们走吧。”
清明牵着徒弟的手,转身离去,不久后也消失在了江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