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这块破石头?”
北斗星疑心太重,对于诈尸的话充满了怀疑,“这石头要是至宝的话,为什么还丢在这里,不找个祭坛什么的供起来?”
“北斗会长,这小子是故意逗你玩的,真要是至宝,他还能好心告诉你?”
“我觉得也是,这地上的石头能有什么价值,连这种瞎话都能说出来,真当咱们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啊?”
“会长,我感觉这应该是陷阱,信他的就上当了!”
这些手下全都在劝,没有一个相信诈尸所说的话。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也真逗,胆小成这样,还好意思来这里混?”
诈尸哈哈大笑,用鄙夷的语气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这狱界石乃是镇压整座沙狱的奇石,这都算不上至宝,什么才能算?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鳳驚天:毒王嫡妃 夜輕城
“会长,我感觉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像是假的,应该可以试一试。”
“狱界石?这名字倒是挺唬人的,诈尸兄弟,我就信你一次,你要是敢诓骗我,绝对饶不了你!”
白血村 紫水清
北斗星有点意动,用手触摸着狱界石,感受着上面传来的丝丝凉意,“说吧,该怎样才能获得这块狱界石?”
“这不废话么,我要是知道怎么获得,我就不至于被困在这里了,你自个儿想办法,我可帮不了你!”
“嗯?你的意思是,你被困在这里ꓹ 是因为这狱界石的缘故?”
北斗星的心情变得激动起来,照诈尸这说法ꓹ 倒是有点靠谱,失败就要被封印,很有可能是一件至宝!
要不是诈尸这番话ꓹ 他还真就看走眼了,这块普普通通的石头ꓹ 宁认错,不放过!
“老贾ꓹ 老五ꓹ 你们的挖掘技能最强,这块石头就交给你俩了,挖的时候小心点,别伤到这块石头!”
北斗星没有亲自上场,派出了两名手下,先试试水的深浅,这狱界石要是没有危险ꓹ 他再出手也不迟!
老贾和老五兴冲冲的来到石头面前,抡起锄头就凿了下去。
“唰!唰!”
正如诈尸所料ꓹ 连续两道绳索幻化成型ꓹ 将这二人捆绑了起来ꓹ 吊在了半空中。
“可算是有人陪我受罪了!”
诈尸的心里顿时平衡了ꓹ 让他们再和自己嘚瑟,现在傻眼了吧?
“果真是件宝物!”
北斗星不惊反喜ꓹ 虽说两个手下被制ꓹ 但这恰恰说明了一点ꓹ 诈尸没有欺骗他,这块狱界石ꓹ 的的确确是一件至宝!
“北斗会长,这块石头很棘手,不能轻易动它,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觉得时间不能耽搁,毕竟来寒冰沙狱的不是咱一支队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后来者,要是来了大公会,咱这十几人还真镇不住场面,趁现在机会难得,抓紧时间将这至宝搞到手,以免夜长梦多!”
狂醫聖手 黃金左手
“说得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咱现在人手不足,震慑力不够,真要是有别的队伍来,还真不占优势,若是至宝被夺走,有咱们后悔的时候!”
北斗星一直存在着这一层顾虑,被手下提出来后,他直接将担心说了出来。
这也就意味着,明知道这狱界石是个坑,也要像飞蛾一般,朝着火焰扑过去,争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将这块狱界石搞到手!
“北斗会长说得没错,时间不能浪费,至宝不能落入他人手中!”
三言两语下,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性和时间的紧迫性,全都聚到了一起,将狱界石围成了一圈,有一个算一个,都扛着锄头,等待着北斗星下达指令。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去挖,我就不信了,咱们这么多人,还挖不出一块石头来!”
北斗星和这块石头犟上了,也已经豁出去了,哪怕搭上这些手下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手下们也都燃起了激情,纷纷朝着狱界石下了锄,诈尸从上往下看,这视觉效果相当壮观。
事实证明,这系统惩罚并不会因为人多而无罪,十多道绳索幻化而出,将这群人都捆绑的死死地,吊在了半空中,只剩下了北斗星一个光杆司令。
“噗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看到北斗星那铁青的脸色,诈尸实在是忍受不住,当场笑出了声。
“诈尸,你找死!!!”
北斗星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诈尸的笑声一出,正好给了他发泄的机会,只见他愤怒的瞪着诈尸,咬牙切齿的说道,“都是因为你,害我损失了这么多弟兄,你还在这看我笑话,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北斗会长,误会,误会,我这是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情,早上我上完厕所忘记擦腚了,哈哈哈,你说好笑不?”
诈尸笑的差点岔了气,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这块狱界石真是够意思,帮他解决了这么对手,最主要的是,他没想到这北斗会长如此配合,明知道这是个坑,还让他的所有手下都往下跳,不是有病是什么?!
他这个窃贼都偷不到的宝物,也妄想用锄头挖出来,可真够天真的!
被封印也是活该!
“诈尸,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是在替你擦腚?”
北斗星已经听出了诈尸话语中的嘲讽语气,怒火顿时攻了心,怒吼道,“去死!”
“唰!”
一道火焰箭矢被他凝聚了出来,目标直指半空中的诈尸。
“北斗会长,想杀我就快点,正好我也待够了,死了正好解脱了!”
出乎意料的,诈尸并没有产生恐惧,对于死亡还充满了向往,这种反操作直接让北斗星愣住了。
“你想死?我偏偏不遂你的意!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吊在那吧!”
北斗星连忙散去这火系元素,火焰箭矢消失在了空气中,冷笑道,“等你从封印中解脱出来,再杀你也不迟!”
“北斗会长,算我说错话了中不,我真怕你杀了我,你可千万别杀我!”
诈尸故意拿话激他,心里却是暗自松了口气,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等他脱离绳索的束缚,立马使用隐身术,看他还怎么杀!
“切,想得倒美,北斗会长是不会让你如愿的,你就乖乖的和我们在这吊着吧!”
“我相信以北斗会长的聪明才智,一定会得到这狱界石的!”
手下们对于北斗星有着盲目的信任,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他将这块狱界石搞到手。
诈尸面色古怪,就这会长还聪明才智,真好意思说,都把手下坑成啥样了,还这么拥护他……
不得不说,这北斗星在洗脑方面确实有一手,难怪会稳坐会长职位,不服都不行。
就在这时候,沙狱中又多了数百道光芒,南腔与北调的身影显现而出,身后跟了几百个手下,开场阵势之足,不是北斗星这十几个人能比的。
“南腔老大,救命啊~~~”
诈尸在见到南腔与北调后,瞬间来了精神,连声喊道,“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要抢这块狱界石!”
听闻此言,北斗星的脸色大变,他本来还抱有侥幸,希望来的这群人能够卖他几分薄面,没想到竟然是这诈尸的人!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的身份,竟然是第一盾战,南腔!第一治愈师,北调!
这二人他早就有所耳闻,实力远在他之上,本想找机会结交一下,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因为诈尸这小子,注定要是敌非友了。
“在下北斗星,是繁星公会的会长,见过南腔会长,北调会长。”
北斗星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状态后,朝向南腔二人迎了过去,用客气的语气说道,“不知道诈尸兄弟是贵公会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纯粹是误会了。”
“繁星公会?”
南腔扭头看向北调,“你听说过?排名第几的公会?”
“别问我,你都没听说过,我又怎么会知道。北斗星会长是吧,请带着你的人离开,别再伤了和气。”
北调意有所指的说道,话虽说的客气,但言语中却充满了威胁,很轻易就能听的出来。
“既然北调会长提出来了,那我也表个态,等我的弟兄们解了封印,立马离开!”
北斗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之人,最主要是他一个人干不过这数百兵力,识时务者为俊杰,离开未必不是正确的选择。
“还用得着等了?都给我上,提前送他们一程!”
總裁,我要離婚
南腔不耐烦的挥挥手,派出了数十人,朝着那十几个玩家围攻了过去,他这才朝着北斗星微微一笑,“我这是帮他们脱离苦海,相信北斗会长不会见怪的吧?”
“南腔会长,咱们后会有期。”
就算给北斗星十个胆,他也不敢和南腔对着干,丢下一句话,也不管手下的死活,匆匆传送离开了此地。
至于那十几个手下,被绳索捆绑着,无处可逃,只能憋屈的被剥夺了性命,回皇城等待复活去了。
“啪嗒。”
千年枕邊人 維安晚晴
恰巧就在此时,诈尸的封印解除,从空中掉在了地上。
这次诈尸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像之前那样狼狈,他并没有急着去偷狱界石,快步朝着南腔走去,还没等他说点什么的,却意外发现,这块狱界石绽放出了紫青色的光芒,这群玩家体内的血液,顺着绳索流到了狱界石表面,被吸收了进去。
“这是……”
诈尸不惊反喜,忙活这么多次,又是挖又是偷的,都没能引起狱界石的异常,没想到误打误撞,知道了狱界石的解锁方式,狱界石所隐藏的秘密,即将出现了!
“诈尸,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看到诈尸此时的表情,南腔显得有些意外,这狱界石竟然会吸血,十有八九是大凶之物,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危险,何来之喜?
“狱界石出现异象,这是好事啊,等它破土而出,我就将它搞到手,这绝对是一件至宝,应该能卖很多钱!”
诈尸说出了心里话,一想到这件至宝的价值,乐的都合不拢嘴了。
“连至宝都想卖钱,你这家伙,还真是没救了!”
南腔感到甚是无语,什么也敢拿来卖钱,这种狱界石一看就不是一件凡品,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咳咳,说顺嘴了,这件至宝怎么说也要给老大才合适。”
重生未來之諾哈星
诈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现在是有组织的人了,还有点不适应这新身份。
“别高兴的太早了,我感觉这不一定是至宝,说不定是什么机关陷阱!”
北调的心里莫名产生了危机感,有种不祥的征兆,“南腔,把弟兄们都叫回来吧,安全第一。”
“急什么,说不定还真如诈尸所说,这是件宝物呢!”
南腔做好了两手准备,围在狱界石边上只有几十人,伤不了筋骨,全死掉也没有多少影响。
“……”
见南腔主意已定,北调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视线停留在狱界石上,沉下了心思。
億萬婚寵:總裁的專屬小助理
“砰!”
就在这时,狱界石发出了一道沉闷的爆鸣声,紧接着数十道绳索袭出,将围在身边的那几个玩家全都围困了起来,以绳索为媒介,不断吸收着这些玩家体内的鲜血。
“不好!”
听到这几十人的恐惧的哀嚎声,南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可现在想要挽回也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手下的血量不断下降,直到走向死亡。
“老大,这不一定是坏事,牺牲了他们,会让狱界石进一步得到提升,说不定能够降低得到它的难度。”
那些玩家的死活,对诈尸而言无关紧要,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这块狱界石,要不是怕有生命危险,他早就冲过去了,第一时间将这块古怪得石头偷到手!
“这样最好不过了……”
南腔已经无法左右此时的局势,只能任由局势发展下去,听到诈尸所言,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可没曾想,就在他准备多说点什么的,意外发生了。
只见这块狱界石在吸收了大量的血液后,体表颜色由紫青色变成了血红色,然后成为了黑褐色,漫天飞舞的绳索消失,狱界石当场爆炸开来。
異界法神混都市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