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对于凯西·巴尔科姆的所谓表忠心举动,李白是一个字都不信,他要的是对方的执行力,其他全部都是赤果果的利用。
这一点恐怕双方都心知肚明,在面子上只不过假装维持的好看一点。
有时候需要自欺欺人才能够把事情做下去。
裹着一条大毯子的白胖子屁颠屁颠儿的去找那些残余企业警察,说服他们放下武器投降。
反正一群羊是赶,另一群羊也是放。
那些未投降的家伙手上还持有武器,始终是一个威胁。
可惜,那些漏网之鱼并未俯首认栽,反而撤到了视线之外的地方龟缩成一团,顺带着将充当说客的凯西·巴尔科姆这个二五仔给结结实实的胖揍了一顿。
李白隔着老远都能够听到这个白胖子杀猪一样的哭嚎和求饶声,然后就遭到了扣留。
说服计划未能如愿,还搭上一个刚出炉的狗腿子,看起来似乎有点儿吃亏,但是也足以透露出一些信息。
那些散兵游勇之中依然还有足以服众的主心骨人员,在第一时间就重新稳住了阵脚,因此并未让凯西·巴尔科姆说服。
李白没有给对方继续施加压力,除了让三江阁的大老雕们对这伙人保持监视以外,什么都没有做。
对于那个狡猾的白胖子来说,被胖揍一顿与扣留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如果再继续跟着李白,自家老板事后要是开始拉清单,他恐怕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吃了这些苦头反而能够减少一些罪责。
毕竟能够养得起私人警察的企业,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子。
两个小时后,三架直升机从远处飞来,先后缓缓落在被剑罡削平后的大狼尾草草地上。
迷你龙卷风带走了所有断落的枝叶,成为了火堆里面的燃料,如今的草地上只剩下一尺多高的密集草茎茬子,踩上去要是不小心的话,还是很容易中招的。
一个大腹便便的黑人从其中一架直升机上走了下来,刚踏上地面,戴着黑墨镜的老脸微微一僵,慢慢低下头,看到几支倔犟的草茎茬子硬生生捅进自己的裤脚。
嘶!~~又在为全球变暖做贡献了!
MMP!
“?”
正围着他的几个保镖一脸懵逼。
一架直升机上载着正主儿,另外两架直升机上都是保镖,肋下鼓鼓的,显然携带着武器。
其中一个保镖试探着问道:“有地雷?”
他是游骑兵毕业ꓹ 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
“草!~”
大腹便便的黑人从牙缝里蹦出一个词,他感觉自己的小腿被茬子能戳破了ꓹ 被剑罡斩断的草茎截面相当锋利。
魔獸劍聖異界縱橫_4
大粗腿穿着一条宽松的西裤,很容易曝露出可趁之机。
“……”
我是超級奸商 妖師一元錢
一众保镖尽皆茫然。
黑人老板只好艰难的抬起脚,小心翼翼的踢开那些极具威胁的大狼尾草茎ꓹ 一边抽着冷气,一边往草地外面挪动。
保镖们终于意识到了老板的脚步有些异样ꓹ 连忙用自己的大头皮鞋开出一条小路。
絕妃善類,拒嫁腹黑爺 容默默
“周,我知道你在等我!”
腿脚直打颤的基蒂·阿克罗伊德来到三江阁阁主周华的面前ꓹ 他不敢撩起裤脚查看ꓹ 只好忍着一波又一波的刺痛。
“阿克罗伊德……”
老周咬牙切齿的还没说完,就被李白一把推开。
“那个谁谁谁,黑胖子,你不看看自己的腿么?我这儿有碘酒和创可贴。”
李白站在对方面前,一手碘酒,一手创可贴。
周华连个P都不敢放,灰溜溜的退到了李白身后。
507所加拿大行动组组长石博学对此毫无异议ꓹ 跟恶人讲道理没用,人家只认拳头ꓹ 欧美人就是这样的德性ꓹ 在没有看到棺材之前ꓹ 一个比一个嚣张ꓹ 无不都是我老大,天老二ꓹ 劳资天下第一ꓹ 谁敢不服ꓹ 一旦死到临头,刀斧加身的时候ꓹ 崩得比谁都快,与此前完全判若两人。
修真家族平凡路
“你是谁?”
基蒂·阿克罗伊德警惕地打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华夏年轻人,对方手上正拄着一支大的有点儿吓人的宝剑。
保镖们上前一步,摆出一个极具针对性的扇形阵列,隐隐将他们的BOSS掩护在中央,随时都会把人拉后,同时立起保护人墙。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里我说了算。”
田園滿香:傻子相公好腹黑
李白好整以暇的打量着这个黑胖子。
对方竟然只带了十几个保镖,就敢深入到这里。
事实上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拥有的企业警察数量是有限制的,拢共就两百多人,而且大多数都已经来到了三江阁的地界。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想抽人手过来,作为BOSS的基蒂·阿克罗伊德只剩下这些保镖,再无其他可以利用的武装力量。
毕竟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仅仅是一家商业矿产公司,不是什么武装组织,能够养上这么一支精悍的企业警察队伍,在财力上面已经是极限。
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基蒂·阿克罗伊德带着笑容,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华夏有一句话说的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请你们吃饭,算作不打不相识的赔礼怎么样?”
居然知道《论语》的段子,还懂得请吃饭来摆平矛盾,搞不好是个华夏通。
说完后,还故作落落大方的向碘酒和创口贴伸出手,眼下他正需要这个。
“盛惠一万美金,谢谢!”
李白的手往后一缩,让对方抓了个空。
基蒂·阿克罗伊德眼睛瞪得溜圆。
我的老婆是陰陽天師
誰的青春不迷茫
就这?还一万美金?
你咋不去抢?
他猜对了,李大魔头就是在抢,愿者上钩。
基蒂·阿克罗伊德很快联想到了其他,不情不愿的摸出支票本,在上面写了几笔,然后一扯,递了过来。
“一万美元,恩怨一笔勾消。”
尽管花费这一万美元的赔偿金将自己的人赎回来,倒也不算太贵,可是加上装备损失,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至少没了近一百万美元,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些狡猾的华夏人搞不好正等着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的企业警察自投罗网的搞事情,然后逮个现形,要不然怎会准备好小型摄像机,可不就是有意的么?
李白劈手夺过支票,将碘酒和创口贴一推,随即带着嘲讽般的冷笑说道:“区区一万美元就想结束这场大麻烦?阿克罗伊德先生,您是在做梦呢!”
恨不得将手上的碘酒瓶子和创口贴狠狠砸过去,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涨红了脸,气急败坏的威胁道:“难道不是吗?华夏人,我警告你,不要贪得无厌!”
李白不屑一顾地说道:“公然枪击联合国雇员,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
别说冲着联合国的人开枪,就算是用枪指一下都是罪过,美国人都不敢这么干。
按照授权,李白在第一时间杀光亚塞尔矿业有限公司的那些企业警察,都不会有任何毛病。
联合国的维和部队虽然没有主动进攻的权力,可是却并没有说不能自卫反击,照着华夏的火力配置,怕是一波反击火力过后,对面就不剩什么人了。
“联合国雇员?”
基蒂·阿克罗伊德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啊嘞!居然还有这样得故事,三江阁阁主周华几乎是同样的反应。
507所加拿大行动组组长石博学直想抚额,他才想起来,这家伙压根儿就是个天坑,拉上联合国这一层身份后,实在是太坑人了。
“这不可能!”
基蒂·阿克罗伊德怪叫起来,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向联合国雇员呲牙。
妙手天醫 沙漠雪蓮90
联合国是干嘛的?
问问那五大是谁就知道了,尤其是五大之一,那是好惹的吗?
你娃眼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