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8
小說推薦重返1988
随着恩凡高端科技资不抵债的消息传出,整个行业都为之一震,这场恶战才开始八天,就已经倒下了一家。
很多人不愿意去相信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从小城市走出来的泥腿子,一个是留学归来的精英,结果这位精英先倒下了。
关于泥腿子还是精英的问题,私底下不少人,明面上很多媒体开始争论了起来,各方之间的用词也越来越辛辣,甚至开始有不少公知跳了上来。
米国归来精英被一个泥腿子打败,我们应该反思现在国内的市场状态,是否真的自由?
过分迷信海归身份,而不注重能力就是纸上谈兵,当初焦恩凡与陆峰有一场非常精彩的辩论,从现在来看,那时候陆峰已经看到了他的失败,他就是一只高傲的公鸡,以为自己是凤凰。
南方日报:三千万美金烧了八个月,海归需要认清国内市场形势,而不是一味的用自己的思维去强迫市场服从。
強愛成婚:霸道總裁太囂張
经济观察:恩凡高端科技已经资不抵债,佳峰电子就真的一点问题没有?据悉早已资不抵债,只不过背后有着某种力量罢了。
……………
消息犹如雪花一样的蜂拥而来,焦恩凡已经两天没睡觉了,两个月前他就察觉到市场定位出现了问题,销量增长难度大。
那个时候的他把希望寄托在了李总这些人身上,搞死陆峰,他就能活下去,至少给他时间把这个烂摊子卖出去。
然而没这个机会了。
桌子上摆着一大堆的报纸,他把所有关于他和陆峰的报纸都看了一遍,焦恩凡不甘心,他想不明白,自己这样的资源,混的圈子,家里的协助,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全占据了。
玩轉金融之衍生品投機 我愛流動性
萬古主宰者 舞雲空
居然败了!!
“焦总,我结完工资了,那…我先走了啊!”总经理走进来说道。
焦恩凡很是恼火的摆摆手,骂了一句滚蛋,拿起手里的报纸翻看一眼,最终还是在旁边的座机上按下了陆峰办公室的电话号。
“哪位?”陆峰接起电话问道。
“是我!”电话那头的声音颓废极了,但是能听出来喉咙里隐藏着太多的不甘心。
陆峰听着这个声音抬起头想了一下,问道:“焦恩凡啊?”
靈界歸來
“你居然听出来了,看来我在你心里分量很重啊?”焦恩凡找到了一丝慰藉。
“你声音挺有磁性的,你不是忙着做破产清算嘛?怎么有心思给我打电话?”陆峰翻看着手里的报表问道:“怎么?想让我安慰安慰你?找你喝顿酒?现在我忙的不行,没空!”
極修傳 文雕生
焦恩凡没想到陆峰是这个样子,他以为此时的陆峰会特别得意,然后狠狠的嘲笑他一番!
“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焦恩凡冷笑一声道:“终于把你最大的对手干掉了。”
“最大的对手?”陆峰眉头一皱,脸上满是问号,问道:“你也不是我的竞争对手啊,先不说咱两市场定位不一样,就你一个月几万台的销量,也不是一个等级,因为咱两年龄差不多,行业内一些拿咱两比较,但是跟竞争没关系,我要真竞争的话,你公司早破产了。”
这话对焦恩凡来说,就是当头一棒!
他一直把陆峰当做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恨不得弄死他,可是人家根本没在意?
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更羞辱人的?
焦恩凡手里捏着电话柄,捏的咯咯作响,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脖子上青筋暴起,像是要吃人一样。
“你离破产也不远了吧?据我所知,你现在全是债务!”焦恩凡咬牙切齿道:“只不过银行没催而已。”
“这个就不劳烦你操心了,你知道你为啥破产不?”陆峰把手里的报表合上,他非常清楚,对方不服气。
“因为有你这样的垃圾在刷低市场下限!”
“错,是你的高傲打败了你,我拿到过一份你厂子的资料,你完全按照米国的那种标准来,工人成本太高,而且干活还不多,成本消耗太大,其次就是你一直认为自己很高端,是不是?”
“弄个电视机这种实用性的东西,都得加上一点炫耀性,你知道奢侈品的含义嘛?奢侈品是一种炫耀性的东西,是指人们满足生理需求后,渴望得到的心理需求,确定自己的社会阶层和地位。”
“你这种模式在米国肯定能行,那边的中产阶级多,消费力强生,你从那边看了两眼,死搬硬套的拿过来,国内有多少人消费的起这个层次的产品?你做过调查嘛?”
聖龍傳奇 最古老也最動情
焦恩凡深吸了一口气道:“用不着你教育我,我只是运气不好罢了。”
“真的不是,你就是能力不够,然后自己还觉得自己天神下凡,你蔑视一切,你想要在国内做生意,你又看不起国内这些土老帽,走吧,这里留不下你这种高傲的人才。”陆峰没好气道:“知道为啥我没拿你当对手嘛?你不配!”
“你赢了,你说什么都对,现在说出真心话了?”
“你这样的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如果你没法放下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这辈子你都不会成功的,我不跟你多说,手头还有事情。”陆峰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焦恩凡听着电话里挂断的声音笑了起来,他不愿意去相信陆峰没把他当对手,这对他的自尊心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山水有相逢,咱走着瞧!”
焦恩凡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机票,站起身走了。
………..
现在威普达所覆盖的三个省份,在电视机市场上已经杀红了眼,长虹这位老大哥虽然没用力,但是创维、TCL、康佳等企业可是真的杀疯了。
表面上来看,倒下了一个恩凡高端科技,实际上早已尸横遍野,那些几百人的盗版厂子不知道每天要破产多少。
佳峰现在面临一个问题,产能不足!
戰天成魔
陆峰拿起电话给生产部的经理、商务处的负责人打了过去,没一会儿俩人走了进来。
“陆总,您找我?”
“产能这个事儿,能解决嘛?”陆峰抬起头看着俩人问道。
“我们正在想办法,但是咱的生产标准,其他厂子做不了,而且时间也紧。”生产经理为难道:“咱现在是打价格战,销量上升,一旦价格恢复了,这些产能就不需要了。”
“对,我听朱总说,现在终端市场随着其他企业也降价,卖的不如前几天那么疯了。”商务处负责人说道。
“所以你们就不想办法?那我给你们想个办法。”陆峰靠在椅子上说道:“去找熊猫谈,咱是一脉相承,他们销量要死不活的,做个代工不是挺好?我现在不考虑成本,我要的是威普达这三个字深入人心。”
“我去找熊猫谈!”商务处负责人道。
陆峰其实很眼馋焦恩凡的厂子,从资料上来看,那绝对是一个非常高端优质的厂子,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就是再有钱也拿不到,更何况没钱呢。
下午,各大省份的电器市场门口横幅已经叠着横幅,威普达的经销商站在门口,拿着话筒大声的吼着:“今天厂家直接派人来,二十七英寸的大彩电,只需要3199,你没有听错,不到三千二,现在买,还给你送到家!”
“我们威普达实力雄厚,国外销量遥遥领先,现在国内销售,是照顾国人,买不买不重要,您进去看一下,我们是大品牌,质量有保证,在央视有广告,而且还是免检产品!!”
冷域
经销商的人吼完,厂家销售部的人上去又是一顿吼,门口站着一大堆人,只要有人往前凑一下,立马就被人连拉带扯的,带进了店里。
这个时代的生意就是如此,底层销售完全靠抢,很多时候甚至会打架,都是家常便饭。
威普达的销售人员已经举起了横幅,朝着街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喊,丰厚的销售提成,让他们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农村的墙上,到处都是广告,城里的三轮车,贴上广告牌满大街的乱窜,竞争之激烈,是现在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
一间办公室内,孙元清坐在那满脸的颓废,他面前坐着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抽着烟,满脸的愁容。
“你说吧,咋办?这是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懂吗?”
“我没功劳,我也有苦劳吧,那就是合同诈骗!”
龍臨異界
“证据呢?你说他假扮什么海外人员,诈骗合同,把他假扮的证据拿出来。”俩人质问道。
孙元清心里苦啊,坐在这就没法说了,他手里有东西,但是不能拿出来,一拿出来就说不清楚了,那可是国有资产,自己私自拿去海外投资,这不就是转移资产嘛,这可比现在的问题严重多了。
“我认了,给我个机会嘛!”
“你去化肥厂吧,长虹交给李全亮,这是调任的文件,你签个字。”
一份文件摆在了孙元清面前,他看着这份调任文件两眼空洞,一行浊泪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