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魔女1994
小說推薦全民魔女1994
“…如果我不满足希尔德的要求的话,我会丧失在猫人这边的声望。”
“…另一方面,我如果愿意担任那批狐狐的领主的话,我就有可能招惹猫耶塔,而这是我不太愿意见到的事情。”
“…猫塔夫林的希尔德,正在置我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这是一件两头都很难讨好的事情,一方面是我的基本盘,另一方面……呵,是猫魔女的基本盘。你知道的,和巨猫打好关系可是猫魔女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江涵隐瞒了些许细节,些许背景故事的,些许人物。
她没有告诉秦舜英,猫耶塔是奥维灯手下的第一红猫!也是猫灯社团的头猫!
她没有告诉秦舜英,希尔德也是奥维利亚手下的猫人,也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严肃系猫娘,毕竟谁都不知道猫会不会记仇记很久。反正猫灯会,作为小动物界的霸主,猫灯的陋习多着呢,小心眼爱记仇,但有时候又懒洋洋的放弃报仇,或是只要收获不错就会忘记这些事情。
在隐瞒了一些信息的情况下,江涵希望获得秦舜英的建言。
秦店长在魔女圈子打滚多年,手段惊人,她经常能够把双输的两个魔女给劝导变成双赢,然后她自己就双赢了——她赢两次!
元末稱雄
如果她也有办法把巨猫灯哄得开心,把猫人也哄开心,最后把狐狐还拿到手就好了!
狐狐人可漂亮了,保底李莉级,身高高,身材难顶,还拥有犬科魔女的勤劳与猫科魔女的可爱。
虽然想着三方都不讨嫌,有点渣女,但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用热切的眼神望着秦舜英。
“奇怪,根据你说的讯息,或者说情报。那位希尔德猫娘,应该算是你的下属吧?”秦舜英思忖后问道。
大概算,因为奥维利亚说了让她们过来成为我的猫家臣的……江涵晃晃尾巴,确定了一下,才谨慎的回答道:
拽丫頭誤惹貴族校草
“是与……”
秦舜英眼睛稍稍瞪大了些。
江涵捂住嘴巴。这两天和黛弗琳打交道的次数还算多,早上还要和对方通通信息,导致了她最近说话的口吻都有点变得像是黛弗琳了。
还好不是道德层面变成了黛弗琳。
江涵稍稍的坚定了信念和想法,再次认真道:
純陽醫道 真庸不二
“是ꓹ 她算是我的下属。”
秦舜英给了个疑惑的表情,她迟疑了下问道:
“那么那位巨猫ꓹ 猫耶塔,她和你只是陌生的巨猫和猫魔女的关系,对吧?”
“是……”江涵控制住说‘是也不是’的欲望。
重生之商業領袖 失落感浮沈
“那么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巨猫的好感度ꓹ 甚至她还不一定会知道的好感,就去破坏你下属对你的信任呢?偏袒本来就是应该存在下去的一种魔女美德ꓹ 对于亲近人和下属的偏袒,这才是魔女之道。”秦舜英问道。
儒神
这倒是一个说不过去的障碍物。
江涵鼓了下脸ꓹ 想了想ꓹ 木然道:
“讨好巨猫是猫魔女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秦舜英手托着脸,自顾自的分析道:
“讨好巨猫很重要?对于大部分猫魔女来说可能是这样,但以你的潜力,你表现出来的能力,还有你最近居然拥有了一座猫岛和那么多猫树的表现来看。巨猫讨好你才是很重要吧?”
“除非,你已经成为了某种秘密社团的成员,并且这个秘密社团要求你和巨猫搞好关系。”
“谁会是这种社团的成员ꓹ 和创建者呢?和巨猫灯搞好关系……”
她自言自语了片刻,冷不丁的扫了江涵一眼ꓹ 用有点疑惑的口气问道:
“她还活着?”
喵嗷!
江涵瞪大眼睛ꓹ 猫耳竖起ꓹ 紧张了片刻之后ꓹ 偏过视线:
“你在说什么啊?”
基因突變中 抗氧化
秦舜英呵呵笑了声之后,往后坐ꓹ 拿起茶酒抿了一口:
“好吧好吧ꓹ 我不细问了。我只给出我的建议……”
“早该这样!”江涵给了对方一个瞪眼ꓹ 把下巴搁在桌子上,让软乎乎的猫耳紧贴头顶ꓹ 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头发的触感。
秦舜英伸出手,手法熟稔的搓了搓。店长也养猫,甚至还把那只猫当做三味线来用,故而精通撸猫手法:
“我个人建议,你需要先见那只巨猫一面,再去把那些狐娘给带到你的猫岛上面,最后再去告诉那位猫娘希尔德女士。”
这个建议跟没有一样……江涵鼓了下脸,不满意的哼了声。
武林高手在校園 墨武
见她这样,秦舜英笑盈盈的说道:
“首先,拜访巨猫,也只是正常拜访。你这是财产分割问题对吧?所以也没有限制那群狐狸的狐生自由,那么你可以直接把她们带回猫岛上面。在带回来之前,要对财产问题闭口不谈,不作出任何承诺,根据魔女外交学的‘我们会想办法’与‘非常卓越与正面倾向的发展’这两个词汇会十分有用。”
“而你对希尔德女士则可以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任务’,这可以分割与混淆她的认知概念,把‘保护狐狸的财产’这一目的分割为‘保护狐狐’和‘保护她们财富’这两个概念,也就是认为引导恐慌情绪。”
巔峰情人 畫龍點睛
夢醒三
“最后,这两件事情都完成之后,你再去和那只巨猫谈一谈财产的事情。失败了也不打紧,巨猫会觉得‘你很尊重猫’,狐狐会觉得‘你已经努力了’,而最重要的是希尔德会想‘谢天谢地找到了你’。”
棄妃難為:君王,我要休夫! 七月錦葵
……喵嗷!
就是说我其实不需要干任何事情,只需要把狐狸带回来就可以了?江涵控制住面部表情:
“万一那些狐狸一直要追究财产问题呢?”
“这一点我们有著名的费尔德普斯故事。”秦舜英忍着笑。
她轻轻描述道:
“费尔德普斯故事,就是一个类似于你现在环境下的外交故事。来自大英的魔女们要调节东方世界与西方世界的矛盾,其中有一起财产分割案件就是如此。费尔德普斯的魔女不愿意放弃财产离开,而她们的邻居,合法拥有这个领地的欧尔普斯魔女则想要获得这份财产。”
“大英的魔女们就捏造了一起起看似巧合的事件,不断引诱费尔德普斯的魔女们的恐慌情绪。让她们紧张起来,认为欧尔普斯魔女第二天就会动手。”
“然后,大英的魔女们就用救世主的光辉把这群费尔德普斯魔女‘救’了出来。五百人的魔女团,友好的地区军事访问,总之除了费尔德普斯魔女觉得‘这真是救命了’之外,其他魔女都觉得是非常友好的访问……这让费尔德普斯的魔女们庆幸自己逃出了生天……之后大英魔女才对财产进行谈判,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秦舜英顿了下,抬了下眉:
“你看,重要的不是‘狐狐一只追究财产不放’,重要的是‘如何让她们觉得她们第二天走和不走都会被猫灯们扒皮风干,做成狐狸包包’……哦,狐狸包包这个梗可以用上,更加能刺激她们的恐慌情绪。”
江涵借着秦舜英的思路发挥了一下:
“如果这样说,‘巨猫灯中有着极端仇狐派,我们有理由相信猫耶塔就是一个隐藏着的极端仇狐巨猫’……这个理由怎么样?”
秦舜英给了个赞赏的眼神:
“很好,但不要使用‘有理由相信’这个词语,相信的重量太重。我们就用……‘根据猫灯内部的小道消息得说法’,流言就是野魔女,秦淮集体无责任制度,呵。”
秦舜英开了个有点颜色的玩笑之后,又给出了新思路:
“或许还有猫耶塔比较贪财的这个说法?比如说把狐狐全关起来,卖给异界人之类的做法?”
“虽然巨猫灯肯定不会这样做,但秉承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得警告呐!”江涵给与了肯定态度。
在两位魔女的一言一语下,很快就炮制出来了一个猫粹集团的存在。
真实性不高。
但吓吓胸大无脑,可爱单纯的狐狸。
却已经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