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新娘:高冷傅少輕點寵
小說推薦殭屍新娘:高冷傅少輕點寵
沙漠。
唯吾獨尊
许倾心一把将铲子给丢,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不挖了,你想出来的什么主意,在这里将旱魃给埋了,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沙漠里的沙子都是流动的,你要怎么样将大坑给挖好?”
甜蜜寵妻 傑範
“挖吧,挖着挖着就成了。”傅斯年在旁边说道,可是看着他戴着墨镜,坐在沙滩椅上,还用太阳伞给挡住,看起来完全是在享受,哪里像是在工作。
綁架全世界
难怪许倾心会生气。
她气呼呼的走过去,往他的身边躺下:“累死了。”
“我从来不知道一只僵尸也会累。”
许倾心猛然反应过来,叹息:“我都忘记了我成为僵尸了,而且我也没有想到,身为一只僵尸,居然可以在那么热辣的太阳底下晒。”
“毕竟我们是超越一切的存在。”傅斯年说道。
许倾心回头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不怕烫也不怕晒的儿子:“我觉得咱们吾赐是不是长得太慢了,这都一个月了,还是这么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这才是正常的生长方式。”傅斯年回答。
许倾心其实知道,当初傅吾赐会长那么快,是因为傅斯年带了他,去将旱魃灵魂碎片给吸收掉了,他才会成长的那么快。
当初对付旱魃的时候,本来傅吾赐是有这个办法可以将旱魃给击败的,只是因为要保护许倾心,又不愿意吸收许倾心的血,最后被旱魃刺穿了心口。
我的坎坷婚姻路 一枝紅杏
獸人軍士
其实那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旱魃若是察觉到自己的灵魂碎片的能量就在周围游走的话,一旦被她吸收掉,一切都完了。
就算那个时候傅斯年吸收了许倾心的血都没有任何作用,幸亏在这个时候东方提醒许倾心,去找傅斯年,而她还做出了牺牲自己的举动,才扭转局势。
古墓玄
许倾心本来还以为自己的血全部都被吸完,傅斯年还没有恢复意志力,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她转化,她只能死掉。
没有想到并没有,傅斯年其实已经恢复了意识,他的身体自己有自主意识,知道许倾心在做什么,在一边吸收她提供的血液之后,另一边已经开始悄然的将她转化。
師傅越來越幽默
測命佳人 我負子戴
而她的转化和普通的转化又不一样,直接睡了几天,醒来就是红眼僵尸了。
傅斯年依旧维持着金色眼眸,这也是许倾心很羡慕的:“我就想独一无二的存在,咱们两个换。”
婚有余悸 辛夷芷
知道她是在说傻气的话,他并不介意,配合她的话继续说下去:“好,等你什么时候想要了,挖过去 。”
“僵尸就是僵尸,说话都是血腥的。”
“嗯,咱们夫唱妇随。”傅斯年满眼笑意的看着她。
阳光照在地上的手镯上,刺眼的光亮折射在许倾心的眼睛上,有些刺眼,许倾心急忙挡住自己的眼睛:“可真是的,为什么没有人帮我们一把呢,这家伙要封印就封印吧,为什么要埋在沙漠。”
“也算是让她回家。”傅斯年说道。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动手,反而让我来动手。”许倾心很不满,躺在沙滩椅上, 不愿意动弹:“我是一只僵尸,我要被太阳给晒到融化,我抗议,我拒绝使用劳动力。”
傅斯年这才摇头笑了爱,起身来到被许倾心挖开并算太深的坑前面。
他张望了一下,一拳打在地上,直接将地面上砸出一个洞出来,连带的,他自己也掉了下去。还在里面喊了几声:“这里很不错。”
一看到傅斯年居然弄出了一个大洞出来,许倾心兴致勃勃的冲上去:“冒险吗,我最喜欢找宝藏了。”
“找宝藏?你就不怕将我们两个都给埋在这里?”傅斯年问。
许倾心嘿嘿直笑:“当然不怕,我反正是觉得,既然这里有那么大的一个洞,而且,你看到没有,那边有一个通道,我们以后的日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进去找找看,就当是冒险,打发时间了。”
傅斯年看了一眼脚边的手镯:“找个地方丢了吧。”
“你不打算将他藏得更深一些:”许倾心问。
“这里挺好的。”傅斯年说完,跳跃起来,一拳将洞口给打到崩塌,大量的沙子涌进来。
他们两个人跑了一会儿,躲到通道去之后,许倾心很唾弃的说道:“你这是想要将我们两个都给埋了是不是?”
“当然不。”傅斯年否认,摊开空空如也的手:“埋的是旱魃。”
许倾心点点头,却猛然想起,傅吾赐还在外面呢:“你这个坑娃的, 吾赐还在外面,你这是要他晒干啊?”
“不会的,那小子精的很。”傅斯年拉着许倾心的手,拉着她朝着漆黑的通道里面走进去:“现在总算是没有人可以打扰到我们了。”
许倾心恍然大悟,看着身边的男人,一脸不赞同:“你的儿子还是一个奶娃娃。”
“他是僵尸之子。”
“那也是奶娃娃。”
傅斯年停下脚步,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许倾心,这个眼神很是诡异,看得她心里觉得难受的很,尴尬的一笑:“怎么这样看着我?”
“我记得傅吾赐那个小子提议过一个建议,我觉得这个建议合适的很。”傅斯年一把将人扯到怀中。
被紧紧抱着,许倾心有些羞涩,故作镇定:“我说傅先生,你现在的行为好像很奇怪啊,这里是坟墓吧?”
“应该是一个远古墓穴。”
“你居然在这个地方和我谈情说爱。”
傅斯年想了想,诡异一笑:“我想尝试各种不一样的场合,这里只是一开始。”
许倾心恍然,想到傅吾赐曾经说过想要一个妹妹的要求,顿时臊的厉害,甚至不敢看他一眼,急忙将人给推开:“傅吾赐你这个混小子在哪里?”
轰隆一声,一个婴儿掉了下来,跌在了许倾心的面前,冲着她笑的格外灿烂。
许倾心一看,急忙抱住他:“你居然可以下来。”
婴儿版的傅吾赐鄙视了傅斯年一眼,开口:“妈妈,咱们一家人一直要在一起哦。”
傅斯年:“……”
许倾心拼命点头:“好,一家人在一起。”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