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
在回李海峰家的路上,李国军把车子开得飞快,几乎要把油门踩到油箱里了,每到一个堵车的地方,都会拼命的摁喇叭。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
李国军这样是正常的,刚才就在银行内,柜员告诉他余额不足,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了,再次确认那张卡里只有几千块钱时,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地上。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好半天才站起来。然后,人就跟疯了一样冲出营业厅,甚至证件跟卡也是银行的工作人员追出来给他的。
钱去哪里了?钱去哪里了?这是李国军一边疯狂的开车一边心里不断重复的一句话。银行丢面子是小,钱没了可就是天塌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疯狂的李国军也许永远到不了了,因为危险正在一步步的向他逼近。但是他也不冤,因为那个威胁了两个人的冤家他是认识的。
秦明今天心情也非常不好,一大早他就被告知,原来说好可以提前办艺术交流的那个展馆出现变故,时间无法协调了,任凭秦明怎么找关系对方都说不行,为此都动用了他大姨子钟春梅的关系都不好使。一气之下,他决定去问个明白。因为出门太急,他开到半路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带,便又着急忙慌的回家拿上,再次出门只能靠速度来赢得时间了。
“喂?你说什么,你信号不好听不到!喂?喂……?”别看车子开得快,却没有耽搁秦明打电话,这是他找的人打给自己的。他一边抬头看路,一边低头看手机。
就在前边十字路口的黄灯闪烁的时候,秦明把手机一放,然后猛地踩下了油门,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宝马是可以冲过去的,然而他的车子刚刚冲过停车线,就看家一个小孩子从侧面跑了过来,秦明猛得一打方向盘,车子躲过了这个孩子,却冲向了对向车道。而对面刚好也有一辆闯黄灯的车。
重生之風華 傾城殤
“嘭”巨大声音把路人吓了一跳。两辆车子正面相撞,在巨大的冲击之下,两辆车各自在地上画了好几个圈,一辆冲向了旁边的花坛,翻滚了几圈后停了下来,另外一辆冲向了旁边等红灯的车子,由于惯性的作用,连带着四五辆车也遭了殃。
短暂的安静之后,人们开始呼喊起来。
“快,报警!救人!”一时间整个马路被堵得死死的。
毒婦馴夫錄
现场马上陷入了混乱之中,有人拿出的手机拨打报警电话,有人跑去向花坛那边,有人冲向另外一辆车子。
首先来到花坛边上的人们看到了令他们恐怖的一幕,车子完全变形,发动油箱都被撞了出来,汽油还不断的往外冒。驾驶室已经严重变形,里边的驾驶员一动不动,身体被变形的车体牢牢的夹住。
另外一边的情形也好不了哪里去,宝马车也是被撞得面目全非,驾驶员同样是不知死活,这可谓是大交通事故了。
北京市五环附近的一个庙宇大门口处,坐着一个带着墨镜的老头子。附近的人都知道,这是个摆摊算命的老道士,也不知道算的准不准反正每天也没几个人找他,旁边的那个胖子倒是生意很好,每天排队的人很多。也许是看着这个老头子生意不太好,那个胖子在每天在收摊的时候都会过来递给他一支烟。同行是冤家的话,似乎不适合这俩人。
今天那个老头子来的有些晚,不过运气倒是还不错,刚刚坐下来就来了一对年轻男女找他算命。他也很敬业,捏着那个姑娘的手揉了半天,看来是在看“手相”。
重生之為了自己 無聊的半仙
突然,他猛地停住了,整个人就跟被人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蜀山之天憲神君 青丘仙狐
“大师!您……您这是怎么了,能给我说说我的情况吗?”那个姑娘心里开始打鼓了,这拿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天,现在怎么还突然这个动作,难道自己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銀幕時代
就在那名姑娘刚刚说完,这个老头子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也没说话,家伙式儿也没拿,直接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这……这老头子怎了?”小姑娘被这一举动给吓坏了,冲着自己的男朋友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这老头不会精神不正常吧!”
高手很低調
“我也感觉是!真吓人!算了算了,走吧!咱们到旁边那个胖子哪里算去!”
老头的同行,那个胖子正在摇头晃脑的给一个中年妇女分析卦象呢,一抬头今看见那个老头子跑掉了,心里也是一阵纳闷,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个老头子这般慌里慌张的,这是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情了?摆摊算命这块城管也不来干涉啊!他一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于跑掉的这个老头来说,的确有大事发生了,因为他怀里的一件东西有了反应,并且反应还挺大。这个东西秦明也有一块,那就是尸头木,不过与秦明带的那块不一样的是,这个老头子怀里的更小一些,也就是那块的三分之一大小。这块木头在这个老头子怀里一直是温的。那是因为秦明用他的阳气养着那块大的,只是取自同一块木头,两者之间有感应,就在刚才,老头子怀里的那块温度突然降了下来。
玉雕師 愛看天
没错,秦明那块尸头木,就是这个老头子在十多年前给他的。秦明以为送给自己木头的老道士已经离开北京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老头子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直在秦明家附近的这个地方摆摊算命,只是容貌稍微改变了一下,再说秦明虽然喜欢到处找人看相算命,但是对于这类摆地摊的,他是压根看不上。他的逻辑就是,要是水平高,谁还会在这里摆摊,哪个个不是有钱人家的座上宾,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这边。
当然这个老道士是不可能离开的,因为他要等着秦明的阳气耗尽,那块木头也就养的差不多了,他还有大的用处,看来现在是时候了,这块木头的反应证明秦明已经阳气耗尽,不管是什么方式,肯定是死人一个了。老头子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拿回来那块木头。只是有个问题,比较麻烦,他不知道这块木头现在是在秦明身上还是在家里,又或者在公司、这两个点他早就摸透了,可是谁也没有规定,秦明一定要死在这两个地方。
医生赶到的时候,已经确认秦明已经没了呼吸,属于当场死亡。虽然说李国军还有微弱的脉搏,但是也是在死亡边上徘徊。于是在一通忙活之后,车子终于被拆开,还剩一口气的李国军被送上了救护车,往医院飞奔。
秦明的老婆今天出门有点晚,她刚刚打扮好,就听到了自己家的门铃在响,因为他们家住的是别墅。一般能按到门铃就证明保安认识或者已经预约好了的。
“谁啊?来了来了!”秦明的老婆一边扎着头发,一边来到大门口,然后打开了门。
“你……你……你是谁?”
囍相逢
“进屋!”
夕陽無語燕歸來 舞蝶
“啊……救命!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