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煌鐵拳道
小說推薦輝煌鐵拳道
“那种无法相信的表情很让人满意!”
郑海涛手上的力量又增加了一分,瞬时心血塌缩而数倍提升的力量将丁寒压得连连后退。丁寒的瓶颈就在使用心血塌缩之时体力会快速持续消耗,所以一天能够使用的次数才会有限,克服了这个弱点的郑海涛相当于无时无刻处于心血塌缩的加强状态,条件的优劣一目了然。
“你都站在这里了!还有什么无法相信!”
丁寒手腕反转,错开了与郑海涛相互僵持的力量,郑海涛见拳上力量顿减,吹了一声口哨,手臂也顺着丁寒手臂滑开的方向转去。不过这类借力的招式很显然郑海涛使得不算纯熟,甚至可以说笨拙,完全跟不上丁寒的动作
不过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见这一招无效,郑海涛果断地放弃了与丁寒的僵持,转而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击。若非比拼体能而单纯以拳**战丁寒倒是不落下风,尽管也没有优势可言。两个人攻防之间已经趋于白热,郑海涛的战法丁寒再熟悉不过,可他心中却觉得讽刺之极,明明一招一式都显得堂堂正正直来直去和以前无甚区别,而那个人的内心却早已彻底腐烂了,都说拳头不会说谎,真的如此么?
穿越之嬌妻不好惹
总体上丁寒的反应速度在郑海涛之上,但这特指在“反应”之上。
“一旦动了真的想要打到你可真困难啊!”
電影教學系統 祖腰
郑海涛绷直的左拳劈开空气却再度挥空,只要是有声音的拳丁寒就能提前判别出来出招的走向,所以尽管在速度与力量都落于下风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持不败。难分胜负的纠结战斗可能持续很长时间,但郑海涛的神情却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尽管几乎无法碰到丁寒的身体也依然保持着不变的正面攻势。
主宰神皇 天雨
相比之下丁寒却没那么轻松,郑海涛每次出拳必定使用心血塌缩瞬间加速,出拳前后的速度与力量均有不同,所以只有当他拳头在击出与尚未击出的瞬间方能进行有效的判断,这样一来压力就无形地累积了起来。几招之间还看不出什么,来来回回十几回合之后丁寒就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消耗开始变快了,再这样耗下去对自己不利。
“变弱了啊!”
看到丁寒的速度开始下降,郑海涛摆出了百发真拳的起手式,像是要以更快的速度将丁寒直接打入绝境。
那是……百发真拳?
郑海涛刚刚收拳蓄势待发,丁寒就觉得那不对,无论怎么看他即将发出的只有一拳而已。是不是战术?丁寒的大脑迅速分析着可能的状况,这一拳不像虚招,目的多半是让自己以为是连续攻击而快速回避,虽然只能看到这一步推断不出接下来的攻击,但这一拳是绝不会看错的。如此何不将计就计?既然郑海涛以为自己绝对会躲开的话那就接住这一拳然后抢先反击,这个战法丁寒觉得可行,为了麻痹郑海涛,丁寒在准备接拳之前步子虚晃了一下,看上去就像要马上从这里闪开的模样。
“哈哈!自作聪明!”
本以为是百发真拳,其实郑海涛的确只击出唯一的一拳,然而就在丁寒准备出手的时候,耳中传来的声音却像层叠的浪花一般绝对不止一声,丁寒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妙,上当了!
“唔……好险!”
幸好事情还不算太晚,千钧一发之际丁寒双手护住了前身,这次倒是没有判断失误,郑海涛击出的拳头就像推波助澜一样蕴含着近百重推出的劲力,而且在发力中途又使用了心血塌缩,使得最后二十波劲力威力尤其庞大。丁寒知道这一招凭自己的拳头绝对接不住,但是全力防御的话尚有十成的保证可以抵挡,是以勉强没有受到这一拳的伤害,只不过身体被不断加速推进的劲力向着后面推去。而地面的金属板又有些光滑,居然滑出了一段比想象中还远的距离,此时丁寒却心中一凛,头顶锐利的寒风迅速地切了下来,郑海涛轰出这一拳后直接瞬间加速前冲,沿着丁寒后退的路线已经追到了他的头顶。
追击的速度不算太快,但丁寒刚准备抬手迎击,却发现方才那一拳连绵未尽的劲力居然还在推挤着自己的身体,动作也迟缓了起来,郑海涛横劈的手刀映在丁寒的瞳孔当中,转瞬即近……
禽有獨鐘:司少的心尖獨寵 叫絕世的劍
歐皇饒命
“呜啊!眼……眼睛!”
剧烈的痛感令丁寒的身体向后面翻滚了出去,左手捂着不知变成什么样子的左眼,指缝当中不断地渗出鲜血,另一只手立刻扶住地面挣扎着想尽快起身。丁寒正要被郑海涛的手刀撕裂咽喉之际身体终于能动了,但是回避的速度终究差了一筹,头部刚要仰过避开的时候郑海涛的攻击也变了方向,结果手刀从丁寒的左眼正上方一闪而过。突如其来的痛苦与眼中的黑暗固然令人恐惧,而另丁寒更加忌惮的却是郑海涛攻击之时手臂的走向变化,这是连续攻击的前兆。
可是暂时失去一半视力的情况下丁寒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痛苦的神经信号扰乱了他的思维,只在刹那之间,脑后袭来的阵风在丁寒尚未回神之际已经贴上了他的头部。
“哈哈哈哈!你完了!”
郑海涛的一拳轰击在了丁寒的后脑中央,就和令丁寒误判的一拳相同,不断冲击的劲力贯穿了丁寒的头部。丁寒露出的右眼在被攻击到的瞬间突然像被冻结一样静止了,既没有痛苦的声音也没有剧烈的动作,但是眼睛,耳朵与口鼻全在同一时刻淌出了细细的血流。
丁寒捂着左眼的手也悄无声息地滑了下去,露出一道由上至下的深深伤痕,血肉翻卷的伤口正好从正中间贯过了左眼,几乎有十厘米的长度。
同时丁寒的身体也慢慢地向前倾倒,带着无限的痛苦与不甘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就算能醒过来大概也永远不会恢复意识了,不过我会让你马上解脱的。”
没有片刻的犹豫,郑海涛用左手轻松地捏着丁寒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已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甚至没有意识的丁寒四肢无力地垂了下去,那曾经充满力量的身体而今却显得如此瘦弱不堪。
“期待已久的时刻……去死吧!”
郑海涛右手五指并合成了细长锐利的刀状,向着丁寒的胸口直插了过去。
“住手!”
楼梯口处喷射出一道高速的气流,位置正向着郑海涛的后心,一点没有防备周围状况的郑海涛猝不及防,被来者结结实实地踢上了一脚。
“是不是已经没有力气了啊?”
中了一脚之后,郑海涛的身体岿然不动,狞笑着将半个身子转回身后,左手仍在空中拎着丁寒不放。
“放开……”
“那你就先死!”
郑海涛突然向着身后偷袭的宫咏挥出了手刀,刚才的一击宫咏已经用尽了全身剩余的力量,不要说回避,连保持身体站立都不行了,而且麻痹感已经开始像毒蛇一般缠紧了心脏。
对不起……
黑色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从宫咏的胸前爆发,郑海涛的手刀插进了她的左胸深处,毫不留情地猛地拔了出来。右手一直到手腕都被宫咏胸腔当中的黑血染成了相同的颜色,宫咏胸前留下的已经不仅仅是伤口那么简单,完全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本来就相对纤细的身体现在变得像薄纸一样轻,那是因为血流出的缘故吗?还是灵魂被抽出的缘故?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已经不会知道了。曾经宫咏以为一年四季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最近她才觉得最喜欢的应当是冬天,因为这个冬天她的身边有了喜欢的人。
真想再过一个冬天……
男神成長記 施楠楓
少女的瞳孔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冰冷地注视着这个仍然多姿多彩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变成了单调的灰色。
天突然震动了起来,不是大地,而是真正的天空,星辰在震动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你……”
郑海涛的左手不知为何变得沉重无比,那是……手中抓住的丁寒?
“本来想趁这个样子给你一下的……”
“唔……好重……不行!”
手臂上仍在在不断增长的重量已经超过了所能承受的极限,耳朵里虽然能听到奇怪的声音,但他也不能确认究竟是不是丁寒,因为手中抓着的丁寒仍然一动未动。在郑海涛惊愕的注视之下丁寒的身体竟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淡蓝色的光芒浮现在他的体表,却像点起燃料的火炉一般越烧越盛。
“啊!”
郑海涛大叫一声放开了丁寒,立刻逃到了较远的地方戒备地盯着他,丁寒的身体仍在燃烧,肌肉,骨骼,全都变成了特异的燃料,而那些虚幻的蓝光在燃烧当中逐渐拥有了实体,令丁寒看起来像是一个由蓝色的火焰所构成的生物。
“故弄玄虚的家伙!”
郑海涛见丁寒没有动作,先下手为强,全身放出了大量的红光使出心血塌缩向着丁寒扑去。全力使出的绝技果然不同凡响,庞大的红色气息就像一个有生命的心脏一般跳动着,在不断的跳动声中一点点收缩成了郑海涛手上的红色光球。向着丁寒站立的方向郑海涛握着光球推出,沿途经过的金属地面随之熔成了高温的铁水,这种恐怖的力量假如接触到一点就会烧得尸骨无存。由于承受不住精神上的重压,郑海涛的眼神变得凶暴而疯狂,那正是心血塌缩最正常的反应,而无论何等的疯狂,在他的本性之前似乎都已经不值一提。
“如果是场噩梦……那该多好……。”
丁寒惆怅的声音当中蕴含着无以言尽的悲哀,向着飞驰到眼前的郑海涛轻轻抬起了手,伸出了一根手指,已经变得深蓝色熊熊燃烧的手指抵在郑海涛握着的球体之上,霎时间一切都停止了。
郑海涛的前进,身上放出的红光,手中的光球,丁寒身上燃烧的火焰,丁寒的动作,地球的转动,宇宙,时间……在那一刻,仿佛所有运动着的东西全部在片刻之间归于寂静。
“可惜……终究还要醒来……”
已经恢复原状的丁寒手臂垂了下来,再也没有理睬仍静止在空中的郑海涛,长叹一声背过了身。
“啊啊啊啊啊啊!”
一缕缕蓝色的光线从郑海涛身体各个部分凶猛地射出,就好像在他体内产生了连锁的爆炸,躁动的蓝光将郑海涛的身体轰到了高空当中,又向着各个方向毫无规律地炸来炸去,有如放气了的气球一般来回窜动着。
“海涛!”
女性撕心裂肺的喊声从楼梯口传了出来,一个蹒跚着的身影向着落下来的郑海涛扑了过去,虽然满脸是血丁寒却也认得出她是谁。
结束了,一起都结束了。
痛苦什么的早已厌倦,如果能有办法解脱的话,只有……
郑海涛的神智仍然很清醒,甚至比平日的每一天都要清醒,只有那夜最深的地方才是自己的归宿吗?
没有去管落到远处的郑海涛以及拖着残破的身体向他冲去的孟婉,丁寒立刻俯下身来将手伸向了躺在地上的宫咏,可是当视线接触到她那虽未闭合却已经彻底扩散的瞳孔之时,丁寒颤抖的手竟然无法前进半分。
那双眼睛即使失去了神彩也依旧动人。
“为什么想死?”
丁寒再度站了起来,走向了靠在屋顶边缘尚在喘息的郑海涛,最后的那一拳当中就像读到了郑海涛心中所想的一般,丁寒看的清清楚楚。
“痛苦……虽然是幸福……也是一种拷问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厌倦了。”
郑海涛虽然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伤,但仍有站起来的力气,孟婉搀扶着他一言不发,丁寒不知道她与宫咏的战斗,只是从孟婉的脸上丁寒看得出身中剧毒的痕迹,而宫咏却并非这样。
文娛復興
“你就为了这样的事……”
“哼哼哼……至少……能让你亲手把一切结束……不过我改变主意了。”
就想要继续发起战斗,郑海涛虚弱的身体挺直了起来,在孟婉的帮助下尝试着迈动脚步。
“改变主意?你又在想什么?老老实实用以后的人生赎罪吧。”
洪荒之鯤鵬至尊 樂兒氓
丁寒知道自己已经亲手结束了一切。
“能够有人心甘情愿地为我去死……我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了……再见!”
“你——!”
鬼夫來了請關門 小萌包
当丁寒意识到郑海涛想做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而且过度的体力消耗无法支撑他的动作,使得丁寒刚窜了出去就应声跌倒在地,当他连滚带爬地扑倒围栏边缘的时候却只看见郑海涛与孟婉携手落向黑暗的身影……
天的震动停止了,在谁也看不到的远方,长发飞舞的身影收回了足以使天地震颤的气息。
“好像白担心了一回呢……难得回来一次,回家再偷点衣服吧。”
长发的身影消失在尚未日出的夜空。
“丁寒!啊!已经胜利了吗!”
“发现钥匙了!”
“而且黑铁联盟秘密进行人体改造以及将改造后的战士输出到国外换取资金的证据我也全都挖出来了,这下子包括后面的那些家伙一个也跑不了。”
登上楼顶的人当中还包含着摇着羽扇的军师孔明。
“多亏了军师装作谋反的样子才拿到了这些情报,对了,当时秘密地告诉四天王他们郑海涛可能活着的人也是他!”
寂静的楼顶一下子变得熙熙攘攘,可是丁寒却好像什么也听不到一般望着远方,那里再过一点时间就会升起太阳,然而对于已经几乎失去一切的自己来说胜利又有什么意义?
温热的泪水沿着丁寒的面颊悄然滑落。
————————————————今天只有一章分割线——————————————————————————————————————
结局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