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脈混天
小說推薦神脈混天
“寒乔松!!出来!!出来!!出来~!!”
一声爆喝声炸响在阴冥宗上空之处,阴冥宗众位弟子都是一脸骇然地抬头望去,那个那么大胆竟敢直接称呼宗主的名字!!
“那位道友光临阴冥宗,还请恕我们招待不周之罪!!!”
数道声音同时响起,元昊和笙蓝的四周忽然冒出几位高手,都是些上了年纪的,有男有女,而那日在天阴山上寒臣浚也在!
“是你!!!”没想到还有人能够认出元昊来,元昊笑着往他那个方向一看,元昊依稀可以回想起来是那日中都大战的时候率领阴冥宗弟子的老头。
元昊呵呵一笑,随意地拱拱手道:“众位有礼了,今日我前来这里可不是打架来的,你们不要误会哦!!!”
“哼!!!不是来打架的?那你还光明正大的带着一个魔道妖女前来我正道宗派!”
一名老妇人斜着眼睛不屑地道,她看笙蓝的眼睛总是显得那么不对劲!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元昊身上的滔天魔气为什么这个时候丝毫没有显现出来,并且元昊身上的力量波动很是奇怪,他们发誓这一辈子都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怪力量气息!
“好了,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将小怪放出来,我马上就走!”
元昊沉声道,既然你们不客气,那么我也没有客气的必要。
不过对于元昊他们都是有些投鼠忌器,毕竟当日在中的清醒都是看见或者是知道的,在天下三大高手的围杀之下还能逃得一命,实在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了。
“什么小怪?”这些阴冥宗的长老皆是不解,元昊沉声道:“就是我带着的那头五源圣兽!!”
众人恍然,那名中老年妇女再次叫嚣道:“五源圣兽可是我们阴冥宗的本源圣兽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搞回来的,你一句话想要拿走,门都没有!”
寒臣浚皱眉看了她一眼对着元昊笑道:“元昊……”
元昊挥手打断:“不用多说,直说吧,你们给还是不给!!!”
“哼~~~”众位长老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这么一个年轻人逼迫的很没有面子。
元昊冷笑数声,握了握笙蓝冰凉的小手身子猛地身高,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小怪!!!!!!”
声震九霄之下,只是过了一会,阴冥宗的一座大山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轰鸣声,是小怪!
元昊大喜,不再理会这些老顽固,带着笙蓝嗖地一声就往那边而去!
刚刚翻越过一个山头,眼前的场景让元昊有些抑制不住的愤怒!
只见小怪被众多阴冥宗弟子手拿一根巨大的锁链正在往牠身上套着,小怪青灰色的鳞甲之上全部都是鲜血淋漓的样子,仿佛感受到了元昊的气息,小怪猛地发出一阵剧烈的震荡,将靠近牠身子的阴冥宗弟子全部都晃到在地!
“混账住手!!!”
元昊传自高空的一声厉啸,顿时声波犹如气浪一般从高空直接下!
鬼打墻 天下霸唱
刚刚靠近元昊身子的那些阴冥宗长老全部都被气浪吹翻!!一个个人仰马翻的样子十分狼狈,震惊了他们异常震惊,仅仅是靠着声音的威力就能如斯,那么他现在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禁地呢!!!
元昊牵着笙蓝的手降下云头,元昊急匆匆地跑到小怪的硕大头颅下,看着牠滚落下来的两颗巨大泪珠,沉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元昊挥手间就将所在小怪身上的那些锁链全部都斩断,小怪解脱之后身子直接变小,虚脱万分地趴在元昊的肩膀上,一动也懒得动!
元昊用手点点小怪的鼻子小声道:“好好休息吧,小家伙!”
小怪呜咽叫了两声,小眼睛缓缓闭下。
笙蓝看着小怪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它!?”
元昊笑着道:“没错,他是我朋友,是我兄弟!”
笙蓝似乎有些了解什么叫做朋友了她主动牵住元昊暖呼呼的手,毫不在意地将自己冰凉的小手放在元昊的手心里!
元昊笑了笑,刚要走一个声音传来:“朋友,可否说两句话!”
元昊回过头来笑道:“我还以为寒宗主不想见我呢!”
寒乔松笑道:“你叫的这么大声,我就算不想出来都不行啊!”
没想到寒乔松还会说些冷笑话,不过元昊笑了笑,正色道:“当年之事我替父亲向宗主赔礼!”
寒乔松见到元昊主动这么说,也是叹息 道:“当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一时冲动之下才酿成今天的局面!”
元昊摇头道:“不,一切都是天星宫那个老妖婆搞的鬼,她勾结血冥宫血冥老祖,妄图取得天星宫宫主之位和混沌元精,但是可惜,她的美梦实现了一半!”
寒乔松其实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当时也只是自己最喜欢的小妹被迫走火入魔才会一时震怒,在前些日子的时候,云瑶和木珪以及莫轻舞都是召集他们秘密将事情讲明白,更是将正阳宗发生的剧变说明白。
“你说什么?我师父被囚禁在了镇魔狱之中?”元昊怒然,辰雷子居然被阳渊囚禁在了镇魔狱之中!
镇魔狱是八大弟子关押究极罪犯的地方,向来是要由八大宗派的宗主共同开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辰雷子居然在大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关在了镇魔狱之中!
寒乔松道:“其实我就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從白蛇傳開始
元昊笑道:“宗主不必多说,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用尽力的,你放心!”
寒乔松带着元昊来到阴冥宗一处秘境当中,这里就是当年元毅闯入之下让正在闭关修炼的寒怜秋走火入魔的地方!
元昊只见到一位像是活死人一般呆坐不动的少女,说是少女,其实她就是寒怜秋,只不过因为走火入魔十多年,她的容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保持不变,依旧是青春少女!
元昊微微感受了一下寒怜秋的气息,有些皱眉。
寒乔松挥手让其他人退走,示意元昊但说无妨。
元昊有些尴尬地道:“是这样的,宗主的妹妹因为…呃….经脉被封锁时间已经太长了,而阴冥宗的修炼功法你也知道,完全走的是阴寒路子,所以…她的体内经脉如同万年寒冰,想要破开十分不易!”
寒乔松大惊道:“这么说来是没有办法医治了?”
元昊摇摇头道:“有倒是有,不过….”
元昊有些郁闷地道:“我的方法或许有些…那个…..暴露!”
寒乔松不解地看着他,元昊咬咬牙道:“是这样的,要想让她被寒冰封锁的经脉再多活络过来,我必须要用十分强大的元力,就是混沌之力一边冲击她的经脉,一边在她身上外面….里外交加!!”
寒乔松皱眉道:“也就是要….坦诚相见!”
元昊点点头,不是我想占便宜啊!实在是你妹妹情况太过特殊,我也是不一而为之!
寒乔松狠狠咬牙道:“就这样吧!拜托你了!不过….”
元昊笑道:“宗主放心,我不会外传的,要不这样吧,你让你可本宗弟子女性前来帮忙!”
寒乔松笑道:“就让小女前来吧!”
僵屍真神 逸浪
等待元昊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才发现,这来的人不是和他有过露水之缘的寒曲涒嘛?
两人在一瞬间的尴尬后开始了,寒曲涒帮忙将姑姑寒怜秋的衣衫全部脱光,只是象征性的盖着一层薄纱,元昊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整个人就是少女模样嘛!
在笙蓝和寒曲涒的帮助下,元昊费了好大功夫在总算将寒怜秋被寒冰封锁十多年的经脉给冲击开了,元昊是累的满头大汗,但是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告辞阴冥宗在他们的传送阵法上直接去到的大秦国内!
九元山上,元昊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
等待元昊被守山弟子在宗主的命令下到到大殿的时候,婴涟漪也在这里。
云瑶孤疑地望了一眼元昊被笙蓝紧紧拉着的手时,元昊才反应过来,好不容易从笙蓝这个愣头青的手里挣脱,好在婴涟漪看不见元昊的小动作,不过云瑶阿姨十分不满地怒视元昊一眼,让元昊很是尴尬。
笙蓝十分不解地望着元昊,又看看那名虽然眼睛失明,但是依旧美丽动人的女子,她宝石般蓝色的眼眸冲沁出一丝叫做感情的东西,但是可能连她自己都是没有发现。
元昊想到来这里的用意,连忙将萱萱天狐身体拿出来,又将萱萱的器灵从溟涬镯内割舍出来,讲明了来意之后,又是免不了一顿白眼。
婴涟漪倒是十分有爱心,她痛惜地抚摸着萱萱洁白的皮毛,让元昊感觉十分有爱。
经过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治疗,在这一天元昊百无聊赖之下独自坐在九元山山顶之上,忽然只见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天而降,将他吓了一大跳!
元昊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身来,在他面前的是一只有人般高大,通体雪白的狐狸!!
元昊震惊地望着她,艰难道:“萱萱?!!!”
元昊发誓这是第一次看见狐狸在笑,只见大白狐狸对着元昊异常妩媚地笑了一下,会说话的眼睛里十分动人!
“元昊…..”
不仅会微笑,狐狸还会口吐人言!
元昊大喜道:“萱萱,他们帮你治好了!”
萱萱围着元昊快跑两圈笑道:“是呀是呀!元昊你看我又好了!不过我现在功力大推,一时之间可能是没有办法变成人身了!”
元昊笑道:“没事,你现在的样子很可爱啊!”
元昊围着萱萱左瞧瞧右转转,萱萱被他瞧得很不好意思道:“讨厌,你这样看着人家干嘛?”
元昊疑惑道:“不是说你的本体有九条尾巴吗?”
萱萱大羞道:“你怎么老是问人家的尾巴!”
元昊笑道:“我这不是好奇吗?”
萱萱白了元昊一眼,摇动身子抖了抖,在元昊惊讶的目光之中,刚才明明只有一条尾巴的萱萱现在却是好多条!
“一、二…九!刚好九条一条都不多啊!!哈哈….好漂亮的尾巴!”
元昊说着要将手摸上萱萱的尾巴,萱萱羞怯的闪到一边道:“不行…你…你不能摸我的尾巴!”
“就摸一下!就一下!!”
“不行!”
“…..”
一个男人和一只狐狸在山顶打闹着,最终元昊终于心满意足地摸上了萱萱的尾巴,他手抱着萱萱的脖子,九条尾巴就像一张很大的绒衣一样盖在他的身上,元昊甜甜的睡着了…..
萱萱始终记得,元昊用满是鲜血的手掌在她的毛皮是划过的时候,说了一句:“手感真好啊!”
小怪留在了千圣堂疗伤,而元昊这个时候却是在莫家之人的带领下去到了莫家大本营之中,元昊这次肩膀上没有了小怪,换了一只一只躺在他怀抱中的慵懒的小狐狸!
莫轻舞看见元昊自然又是一阵情绪激动,她虽然知道元昊没有事情,但是也担心元昊会出什么意外。
“正阳宗现在完全被封闭了,现在成了一座死山!莫家的探子打听到,阳渊已经完全封闭了正阳宗,现在哪里几乎成为了魔宗的天下!”
莫轻舞不无担心地感叹道。
元昊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缓缓地出声道:“我想,哪里应该隐藏着一个魔道星域连接着修炼界的传送大阵!!”
“什么,你的意思说是,阳渊正在调集魔道大军,想要通过正阳宗那里的传送大阵…..大举进攻我们!!!”莫轻舞被元昊的推论给吓得了,现在的她虽然也是破虚之境界的高手,但是说到力量对抗,打打杀杀的东西还真是不适合她!
元昊想了想霍然起身道:“马上召集修炼界之中能够出动的高手,一起往正阳宗进发!!”
元昊看了一眼莫轻舞道:“你速速联合云姨和木珪宗主,再加上寒乔松,我想你们几个人的影响力应该足够了!”
莫轻舞想想赶紧过去安排了,元昊安静地坐下来沉思,既然镇魔狱是需要用八大宗派的宗主共同开启的,那么阳渊到底是如何将辰雷子囚禁在了里面呢?!!!
难道说?!!!元昊想到一个可能性,镇魔狱其实是有好几层,并且每一层打开的方法都不同,而且这个镇魔狱,很有可能就是被封锁的关于星域通往修炼界之中的通道!
事不宜迟必须马上出发!!
修炼界这几天发出了一个全体总动员,关于魔道之事和正阳宗宗主阳渊根本就是炼尸门灵尸王半体的事情被公告给了修炼界!
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想想堂堂修炼界之中的名门正派的宗主居然被一个魔头窃据的十多年的时间,现在整个正阳宗还成为了一片死地,想想都是令人无语。
总是,修炼界之中的人各有反应,叹息的有之,想要在这次除魔之战中占得一席之地的有之,大家全部都听从几大宗派首领的昭告而齐聚在正阳宗之外!!
此时,几个师兄弟还见到了元昊。
“三位师兄,师父到底是什么情况,快跟我说说!”来不及叙旧情了元昊抓住大师兄浪凯一阵忙问。
浪凯呜咽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阳渊明明带着他的几大弟子前往中都去了,师父乘此机会前往神雷峰上拿取紫霄神雷决,可是没有想到,还有另外一个和阳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甚至比阳渊还要厉害,将师父打伤!师父慌忙之下带着紫霄神雷决一路逃到了中都,交给你之后就失手被抓住了!这个时候我们才见到原来有两个长得一样的阳渊啊!”
两个长得一样的阳渊,元昊紧皱眉头想了想,忽然沉声道:“灵尸王!!!!”
众人大惊,元昊解释道,灵尸王乃是在千年前就被一分为二,一般号称灵尸王,而另外一半就是炼尸门历代宗主!
那日在天阴山上看到的,和元昊交手的一名灵尸王,那个自称叫做朔翳的人,其实就是自古二分的灵尸王的一半!
而阳渊则是在十多年前剿灭炼尸门的战役中被假死的炼尸门宗主掉包的另外一人!!炼尸门宗主,另外一半的灵尸王同时出现了!
望着残垣破壁之象的正阳宗,很难想象这里不久之前还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如今这里,在元昊看来已经和星域差不多了!
“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响起,只见阳渊张狂地在狂杀之中嚎叫!
这究竟是一半的灵尸王还是真正的灵尸王完全体型!
元昊示意大家小心,以灵尸王现在的功力,在场之中能够和他一战的唯有元昊、莫轻舞、寒乔松、木珪和云瑶。
不过元昊却是知道,如果真是要一命搏命的话,除了自己,他们一个都不会是灵尸王的对手!
“小子,上次,我就说过,下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娶你性命的时候!”阳渊冷笑一声道。
元昊喝斥道:“原来你是朔翳,看来还是你这位灵尸王的继承者占据的能力多些,思维也是由你主导!”
朔翳哈哈一笑道:“不错,你小子倒是知道的不少啊!”
朔翳是一个将战斗堪称游戏的人,他所要的,就是在战斗中体现的淋漓尽致的快感!
元昊和朔翳硬碰硬在一起,转头大喝一声:“快些找到镇魔狱入口之处!!!”
众人四散而开,元昊则在这里拖住灵尸王。
灵尸王朔翳眼中精芒一闪:“小子,进步了很多啊!”
元昊笑道:“你也不错啊!”
灵尸王怒喝道:“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两个绝世高手击打在一起,顿时山摇地动水倒流,雾蒙蒙的天空更是显现出一团灰黑之气!
那是魔气泄露的地方,元昊大喝一声道:“开些封住那个泄露魔气的地方!”
最精通阵法知道的囚龙殿迅速往上而去,那是不想,刚刚快要封住入口的时候,那个魔气森森的泄露口轰然间爆开了!
众人惊骇地望见,魔道之人汹汹而出,纷纷叫嚷着攻陷整个修炼界!!!
元昊大惊,一掌将灵尸王推开,并指成剑在脑门上一划而过!!!
“朔翳!!让你尝尝正阳宗最高绝学,紫霄神雷决的厉害!!!”
朔翳冷哼一声:“看你有设么花招!”
虽然表现得很是不屑,但是其实在朔翳心中,早就将元昊当作是同级别的高手认真对待了,元昊用处的招数他怎么可能不重视!
“紫霄神雷震寰宇!!!”
元昊如同雷神降世一般怒喝一声,高高举起的双手之上是一个巨大的神雷之影子!托天之力开混沌之中,元昊全身上下无数到紫色雷霆闪耀,元力气息荡天动地,元昊猛地一喝,双手对着灵尸王朔翳猛地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强光!!!!
紫色雷龙直接从天而降,丝毫没有一点征兆,元昊怒喝一声,灵尸王朔翳瞬间就被湮没在了雷霆之力之中!
元昊周围的魔气被漫天的紫色气息给轰散了,紫霄神雷天下至刚至阳之物,抓们克制这些邪魔外道!
雷光散开之后,灵尸王朔翳艰难地抬着头望望元昊,笑了笑道:“呵呵….我承认,如果现在单独独斗的话,我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你知道吗,马上,魔族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什么,元昊还没来得及向他仔细询问,便是见到朔翳的身体轰散了化作点点灵光,全部往一处神秘地方而去!!
“快跟上那道灵光!”元昊身子激射而出,身后之人纷纷快速跟上。
修炼界中的全部高手可谓是汇聚一堂,元昊呈一个单箭头的态势往前面冲去,没有选择了,必须要想魔道的嘴中目的得知,这样才是嘴中能避免一场人间浩劫!
众人跟着元昊追踪着灵尸王朔翳身体化作的点点灵光而去!而这个地方,却是就在正阳宗的辰雷峰之上!!
这里,也就是传说中的镇魔狱!
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又是传来一阵动荡,元昊敏锐的注意到,那是天星宫和焚天宗来人了!!!
“元昊,速速将混沌元婴交出!!”
“元昊,只要你将混沌元婴叫出来,我就将你母亲释放!怎么样?”宫含冰满是诱惑地道。
元昊冲着他们冷哼道:“你们两个都要,我能给谁啊!”
宫含冰和烈太寰对望一眼,皆是愤恨地望着对方。
一言不发地就开打了,这两个人也是绝顶高手的水品,只不过他两的战斗完全就是在元昊的算计之下!
宫含冰和烈太寰的战斗直接将辰雷峰给打陷落了,辰雷峰刚刚陷落的时候,从地底下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光芒,元昊爆喝一声一掌推向众人,将他们全部都打出了一个吸噬之力所能够影响的范围之外!
而元昊和宫含冰以及烈太寰三人纷纷坠落进去!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冰蓝色倩影也跟着元昊一同进去了!
大清貴人
不知道穿过了多少空间,元昊忽然一下子惊醒过来,躺倒在地的居然是笙蓝!
元昊将笙蓝摇醒,这傻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跑进来的。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元昊是连同烈太寰还有宫含冰一起掉下来的,但是他们呢?
元昊望望这片天空之中,像是漫天繁星一样,元昊忽然在目光所能看到的最远的地方看见一个身影,被高高的悬挂在铁架子上!
“师父!!!”
元昊爆喝一声,抱着笙蓝就猛地往前冲去,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这处地方之下,只见辰雷子虚弱地被高高挂在一处地方,元昊放下笙蓝,高高跃起将师父辰雷子抱了下来!
“师父,师父!!你醒醒啊!”元昊急切的不管摇晃着辰雷子的身体,一股精纯的元力转换成雷霆之力输送进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师父!你醒了!”元昊惊喜地看见辰雷子的身体动了动,眼皮子缓慢地抬起。
“是元昊嘛?”辰雷子幽幽问了一句话,元昊惊喜道:“师父,是我,你看看我!”
元昊将辰雷子的手掌拿起在自己的脸上,让他感受一下自己这个徒弟真的是回来了!
“好好好!”辰雷子连说三个好字,心中的激动真是难以言明!
“师父,我炼成了紫霄神雷决!我真的炼成了紫霄神雷决!”元昊轻声呼唤道。
辰雷子老怀安慰地道:“元昊啊…..师父恐怕是不行了…..你要记住…..魔道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天魔…天魔!!!”
“他们是要复活魔尊吗?”元昊紧张地问道。
“必须要用….三间魔道圣器…才能…才能封印魔尊!!记住!”辰雷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了气息,元昊知道,他的师父,正阳宗大长老辰雷子真的是走了!
将师父的遗体收进乾坤袋中,现在可不是悲伤的时候,现在还要找,就是不信找不到镇魔狱的秘籍!
笙蓝醒过来后一直紧紧地拉住元昊的手,就像一个生怕走丢了的小女孩一样!
这时,镇魔狱之中忽然一阵猛烈摇晃,可以将人摇的没有了方向!
元昊忽然看见一处白光,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感觉有一种魔力在吸引着他,走进那道白光之中!
像是一种呼唤一般,元昊双脚不由自主的随着那道白光而去!
笙蓝十分奇怪,因为她什么也没有看到。不过她还是随着元昊走了,一直走进了白光之中!
“是谁?!!!谁在叫我!”元昊的精神力似乎蔓延在了前方怎么也收不回来,他的耳边一直传来呢喃地呼唤之声!
“到底是谁!!”
白光在迅速消失,而元昊却是在白光照射下也是消失无影!
头皮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元昊只觉得自己趴在一个满是尸山血海的地方!
不知道是幻象还是真实,元昊自己都是迷蒙了,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身来,手中一阵冰凉之感,一看之下居然是笙蓝,只见她轻声道:“我知道这是社么地方,随我来!”
说着元昊不由分说地被笙蓝拉着跑,令元昊觉得奇怪的是,笙蓝好像对着地方很是熟悉,元昊感觉自己一点都没有走弯路!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笙蓝终于停了下来,元昊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血魂池!!”
笙蓝淡定地道。
元昊奇怪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笙蓝顿了顿道:“我出生在这里!”
元昊惊起地向四周看去,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能够产生魔物的地方啊!
忽然,巨大血魂池子前方的一个高台引起了元昊的注意,他只见上面好像有一个人….一个十分熟悉的人…..
元昊放开笙蓝的手,一个人往前走去,只见他表情呆滞,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一阵轻叹之声响起,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声轻叹好像重重地敲击在元昊心头之上一般!
“娘…….”
元昊的呢喃之声响起,高台之上的人好像听到了元昊的声音,那很飘渺的空灵之音消失了!
“师妹…放弃吧…..没有用的….”
一声平静的声音响起,很是好听,令人暖暖的感觉很是舒心!
“师妹….天星宫本就是天地守护者,怎么能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呢?我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得到混沌元精也不会有好下场的,那终究不是你的东西…..”
天星宫?!!宫含冰?!!青月明?!!娘!!!
元昊湿润了双眼,他大喝一声,那声音顿时停住了!
一张秀丽的面孔出现在元昊的眼中,那是一种美艳动人,却又带着一种血脉流动间的亲切之感!!!
“娘!!我是元昊啊!!!娘!!我终于找到你了!!!”元昊带着哭声跪倒在高台之下,他将手掌摊开,只见一个金光璀璨的金镯子出现在手心之中!
“溟涬镯!!??你….你是昊儿?!!!”
声音之中带着不可思议之情,青月明惊讶的仔细看着元昊那张英俊年轻的脸庞,那不就是自己儿子元昊的样子吗?
那不正是自己做梦都经常梦见的样子吗?
“娘!我是昊儿啊!我来救你了!!!”元昊收起溟涬镯,猛地一喝就要往高台上跃起。
青月明一声惊呼道:“昊儿,不要!”
不过她的话音刚落,只见高台之中猛烈地爆发出一阵剧烈红光,直接就将元昊整个人都掀翻在地上!
“我不信!!!”
元昊怒喝一声,青筋在身上暴起,而他全身的力量都在同一时刻散发出来!!!
“啊!!~~~~~~~~~”
“咣啷!”
“噗嗤!!!”
元昊的撞击之力顿时将整个空间都摇晃了但是那阵璀璨红光还是依旧那么强烈!!那么厉害!!!
元昊张嘴一大口鲜血喷出,双膝跪倒在地上,痛苦地捶打着地面:“为什么为什么?!!!!”
“昊儿!!没事的!娘只要还能够见到你,就已经是最开心的事情了!你快点走吧!!这里不是长久停留的地方!”青月明泪眼婆娑的呜咽道,再次见到儿子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怎么再敢奢求其他!!!
就在元昊感觉到无比绝望的时候,忽然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了元昊流血的手掌,元昊抬头一看,是笙蓝!
笙蓝静静地望着元昊悲伤的样子,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心中忽然涌出一股难以言明的伤痛!
“你…很悲伤吗?我……能感觉得道…….我….也很伤心……这就是伤心…..的感觉吗?”笙蓝断断续续地说道,她一直没有丝毫反应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眼泪!!!
笙蓝流泪了!!她在悲伤!?她为什么悲伤?是因为元昊吗?
“涟漪姐姐告诉我说,爱一个人,就要体会他心中的快乐,悲伤,喜悦!可是….笙蓝明明体会到了你的快乐和喜悦,为什么…..为什么我不会笑呢?!现在我体会到你的悲伤了…..我的心中…感觉很痛….这就是眼泪吗…..为什么它是咸的…..”
笙蓝呜咽着紧紧握住元昊的双手,她的眼泪却是越来越多,她哭泣了,她因为心中的悲伤而哭泣了….
“笙蓝,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元昊急忙将笙蓝抱住,不停地拂去她脸上的泪水,但是她的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仿佛停不下来了!
笙蓝抬眼望着同样悲伤的青月明问道:“她…是你的母亲吗?”
元昊点点头,轻声道:“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笙蓝静静地望着青月明的脸庞,歪着头看了一会道:“你的母亲真漂亮!”
青月明哭泣着笑道:“孩子,你也很美!”
笙蓝想要努力的挤出一个表情,那是微笑的样子,她始终觉得这样的表情最美丽!
“对不起,笙蓝不会笑!我没有母亲,你能做我的母亲吗?”笙蓝期待地望着青月明道。
“好,好孩子,我就是你母亲!”青月明捂着嘴呜咽道。
笙蓝转过头看着元昊道:“这里是魔尊之血的地方,没有最厉害的武器是打不开的!元昊,我要让我们的母亲不在这里受困!”
元昊没有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望着笙蓝将折断了的七血炼魔枪和苍浪匕首抱在怀中,笙蓝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元昊,我想做一件事情….”
“嗯?!”元昊疑惑地望着她,不知道笙蓝想要做什么。
風月鑒
忽然,他看见笙蓝冰蓝色的眼瞳越来越近,只是忽然感觉到嘴唇上一阵冰凉…….
笙蓝冰凉的嘴唇印在了元昊的唇上,元昊惊讶地看着笙蓝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个美丽的笑容,他总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笑容….
“笙蓝…你笑了…你笑了!你笑得真是好看!!!”元昊惊喜欢呼道。
笙蓝摸摸自己的脸笑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只是感觉好开心啊!!!”
元昊笑道:“当然是真的,我的笙蓝是最漂亮的!”
笙蓝脸上表现出一丝娇羞,她期待地问道:“元昊,你喜欢我吗?”
元昊轻抚了一下她的冰蓝色青丝,笑道:“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笙蓝脸上爆发出惊喜的笑容,整个空间之内都是充满了她欢快的声音。笙蓝紧紧抱住元昊的脖子,青月明看着这一幕也笑了….
忽然,元昊只感觉笙蓝从自己怀抱中跳了出去,那一瞬间他都没有反应。
“笙蓝你要干嘛?”元昊急忙站起来,他看见笙蓝抱着折断了的七血炼魔枪和苍浪匕首站到了血池旁边!
突然间,元昊的心中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笙蓝,回来!!!你要干嘛?!!!”
元昊爆喝一声,但是又不敢靠近。
笙蓝转过身来,笑着对元昊道:“元昊,谢谢你!!我喜欢你!我好开心,我终于有喜欢我的人了!!”
元昊一边缓慢移动,一边沉声道:“笙蓝,快回来,你千万不要做啥事!”
笙蓝笑着摇摇头,脚步慢慢地往后退去,她笑着道:“让我最后为你做一件事情….我的爱人….”
“不!!!!~~~~”
元昊身子快速徒射上前,但是还是慢了一点,只见笙蓝抱着七血炼魔枪和苍浪匕首跳入了血池之中!!!
“笙蓝!!!”
元昊跪倒在血池边,悲戚昂地看着笙蓝面带微笑地陷入血池之中!
“我本是死物一件……在遇到你之前……我不过是一具没有感情,没有心智的肉身…….是你….带给我快乐…..是你…..始终都没有将我当作一件兵器…….你让我明白…..世间最厉害的武器….是感情……世间最伤人的….还是感情…….我学会了哭泣….学会了微笑……学会了开心……学会了离别时的伤痛……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朋友……什么是亲情……我不仅有了娘亲…..还有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再见了…..虽然我不会在见到你….但是….我会永远陪着你…..”
血池彻底的淹没了笙蓝的身体,天空之中悲鸣万分,元昊心头滴血,跪落在血池边….为什么….为什么在我找到至亲的时候又让我失去一个亲人!!!
忽然,血池之中爆发出一阵亮光,一种极具震撼的力量正在血池中涌动!!!
外面的天空之中,风卷残云,天雷巍巍,一阵雨点急落下拉,湿了天空,湿了心…..
元昊静静地望着血池之中的异动,一阵灵光爆发之后,随着不断翻滚的血池渐渐吸干,一柄闪耀着天神气息的长剑缓缓出现!!!
漆黑色的剑身上刻满了古老的梵语法咒,剑柄之上是一颗冰蓝色的明珠!!
“灵珠!!!”
魔道圣器!!!原来,笙蓝就是魔道圣器三分之一灵珠!!!
怪不得红嬿在心中所讲明的就是那样….你以后会明白的!!
怪不得,笙蓝她生来就没有常人的感情,原来她是魔器所化!!!
长剑缓缓飘荡在元昊手中,剑身上忽然闪耀出几个金色大字:镇魔剑!!!
超級位面系統
魔道圣器居然会是镇魔剑!!镇压世间一切邪魔的镇魔之剑!!!
元昊不由得苦笑:“魔道圣器难怪会是镇魔之剑,也难怪要是三分之一,要是让旁人得到镇压邪魔的镇魔剑,那么魔族岂不是要完蛋!!!”
元昊抚摸着冰凉的剑柄上的珠子,轻声道:“笙蓝!!”
忽然间,镇魔剑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华光,果真是笙蓝,她永远不会离开元昊!!!
元昊拿着镇魔剑,狠狠地看着囚禁母亲的高台,猛然地怒喝一声,高高跃起重重地劈打在禁制之上!!!
轰隆地一声巨响,只见高台之上的红光碎裂成万千道魔光!!!
“娘!!!!”
元昊扑向了青月明的怀中,深切地抱着他日思夜想的母亲!!!
感受到母亲身上的温暖,他知道,这一次不再是幻象了,而是真真实时存在的!
“昊儿!”
青月明激动地抱着自己的儿子,一别十多年,没想到儿子都是张大了,有本事了!
青月明感觉到一阵骄傲,这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和爱人元毅的儿子!
“娘,我们赶快出去吧!”
元昊拉住母亲,用镇魔剑劈开魔笼,带着青月明飞身而去!
此时的天空之中却是乌云密布,一副末世将领的场景,元昊带着青月明一阵狂奔,终于赶到了众人齐聚的地方。
没有时间多讲了元昊将母亲交给婴涟漪等人照顾,自己则再次飞到空中,他必须想方法将魔尊觉醒的时候镇压住!!!
“元昊!~~~”
“元昊~~~”
“元昊~~~”
三个飘渺的声音传来,元昊抬头一望,只见一尊高大的身影遮天蔽日一般出现在眼前,那是什么?!!!
魔尊!!!
此时元昊终于明白了,原来魔尊的复活是极其需要苛刻条件了!
魔尊自古分为三大部分,就是魔尊之身,魔尊之魂,魔尊之血,魔尊之心!!!
而炼尸门宗主和灵尸王合二为一之后的真正的灵尸王就是魔尊之身!!!
魔尊之魂则是被邪极宗老祖当作宝贝一样的红嬿!原来她在送元昊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将会成为魔道昌盛中的强大利器。魔尊之魂的存在,所以她不想伤害元昊,又不想背叛自己从小坚持的信仰,她只能将元昊放走!
而魔尊之血,则是元昊的父亲元毅!元毅身上隐藏的魔尊血脉才是引起血冥宫对他暗下毒手的关键!
当他们知道元毅身上藏有魔尊之血的时候,千方百计地想要将元毅抽干以得到他的魔尊之血!
所以,他的魔尊之血潜藏在身体之中,被血冥老祖发现后,正好遇上了想要谋夺师姐位置的宫含冰,两人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不过最为悲哀的,就是宫含冰!!
她正是魔尊之心的存在形式!!可怜她算计别人一辈子,到头来却是被人给算计了!!
没有办法,她只能带着怨毒的情绪进入到了魔尊之内!!!
于是,天地间至强存在的魔尊现世!!
元昊耳边不停地出现父亲和红嬿对他的诱惑之音,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红嬿已经化作魔尊之魂,而自己的父亲,却是成为了流淌在魔尊体内的血流!!!
“去死吧!!!”元昊爆喝一声,将全身功力和镇魔剑一起化作最后时刻的攻击,直接击打在魔尊之心上!!!
轰然间,这个天地巨物倒塌了,从此之后,正阳宗辰雷峰改名为镇魔锋,传说中,山峰顶上那柄像剑一样的石头就是天地间第一利器,镇魔剑!
镇魔峰上镇邪魔,百世轮回又一家!
大陆中部大秦国,南边的凤翔郡中有一个小溪村,传说这是一个出过神仙的村庄,到现在都还有人看见过神仙一家子在那嬉戏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