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途
小說推薦錢途
“这么多天过去了,老高,该想明白了吧?”副书记和善地看着高主任。
“我怎么能想明白呢?你们无缘无故把我带到这里,该说的我已经说清楚了,我倒是想问你们,到现在了,是不是得给我个解释啊!”高主任自然不会轻易就范。
“老高,我是想让你自己争取主动,如果让我们说出来,你是不是就被动了?”
“被动?你们没有搞错吧,我有什么可被动的了?”
“那好,老高,既然到现在你还在执迷不悟,我们也只好公事公办了。我来问你,你老婆名下的那一千万,你怎么解释?”
“噢,就这事啊,那是我老婆炒股赚的。”高主任一脸的镇定。
“老高啊!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呀,哄哄就过去了?你就别天真了,我们都已经查过了,你老婆这些年在股市上根本就没有赚到钱,反而是在赔钱;这其中有八百万是在集中在一个时间点内转进的,而这个时间,张龙也转出了这么多钱。”副书记循循善诱。
“这只是巧合吧,能说明什么?”高主任狡辩道。
“好吧,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放给他看看。”副书记对工作人员说。
立刻,一台笔记本电脑摆到了高主任的面前,画面上是他老婆正在银行取款。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老婆就不能去银行了?”高主任不屑地把脑袋扭到了一边。
“没错,没人限制你老婆去银行,但是,你看清楚了,你老婆是在转账,她转的恰恰是张龙的那八百万,我们已经从银行拿到了存底。”
工作人员把几张单据摆在了高主任的面前。
老高傻眼了!他非常清楚,要拿到这些证据是很容易的,除非你没有做过。
“另外,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谭省长拿了张龙二千万,转给了他在美国的女儿,我们也都已经查清楚了;死了的老曲也拿了五百万,张龙凭什么给你们这么多?答案只有一个,北湖锌业。”
寵受系列4:醜男人不醜 果果小豆丁
“我,北湖锌业和我没关系。”
“老高,你就别再嘴硬了,事实已经摆在了你的面前,不管你说什么,单凭现有的证据,我们就可以直接把你交给检察院,你自己应该明白。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把情况说清楚了,不要太被动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高主任沉默了,他知道,再抵赖已是毫无意义了,这些天里他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算了,还是早些的解脱了吧!
主意已定,于是,他开口了。
突破了高主任,专案组便把精力投向了张龙。
重生之嫁個特種兵
张龙依然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张龙,你可以不承认、也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事实总归是事实,你无法回避。你听好了、也看清楚了,我们把这些证据提交给检察院,至于检察院如何起诉,法院怎么判你,你应该也清楚了。”雷局长知道,让张龙自己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书证、录音等等证据一一呈现在了张龙的面前……
张龙听着、看着,他彻底绝望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卑鄙的汤小强居然把走私、放火、杀人这些事情都偷偷地录了音,还有那个可恶的老高,也把屎盆子扣到了自己的头上。
其实,汤小强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对张龙太了解了,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不得不留个心眼,偷偷录了音,为了彻底解脱自己,汤小强也只能把这些东西交了出来。
“张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张龙闭上了眼睛,没有理会雷局长的话。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了,这个坎是过不去了!
他妈的,事已至此,就算自己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想到这里,张龙反而踏实了。
他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雷局长,苦笑了一下,说:“好吧,我就满足你们……”
杨天翔找来了阮世雄,对他说:“老阮,北湖锌业要重新竞标了,这事你就全权负责了。”
“怎么,杨总,这么大的事,你也不管了?” 阮世雄很是不理解。
“前面我们不也已经准备过了吗,就再走一次程序呗,再说了,你比我还清楚,你的办事能力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魅世棄後
“那不一样,你是老板,这可不是个小事,最好,还是你盯着。”
“这次,我就完全放手了,西海的连奇矿泉水厂要投产了,想请我过去,我自己也想去看看,你看,这时间上也冲突。所以,我想,我还是去,你呢,就去把北湖锌业给咱们拿下来。”
“好的,既然杨总你已经想好了,我肯定把这事办好,你就放心好了。”
“杨总,真是没想到啊,这张龙也太歹毒了,居然想把我们的厂给一把火给烧了。” 阮世雄话锋一转,提到了张龙。
“唉,也是我害了他,要是当初不介绍他认识谭省长就好了,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发生。” 杨天翔有些个后悔。
“杨总,你可不能这么想,他那样的人,即便你不介绍,他也会想其它办法的,这怎么能和你有关系呢?”
“老阮,你是不知道的,和我关系太大了,张龙只所以这样做,都是冲着我来的,他是为了给他哥报仇。”
“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哥是他哥,他是他,再说了,当初,他哥的事,只能说是他哥咎由自取,和你有什么关系?”
“话是这样说的,可是,人啊,他可不是这样想的,一但有了偏见,一但也了报复的心理,那么,他做事都是朝着这个目标来的。” 杨天翔想的非常明白。
“也是啊,所以说不管做什么,都应该有一个健康的心理。” 阮世雄表示赞同。
时隔一年,杨天翔又一次来到了西海的连奇山,还是那样的山清水秀、还是那样的瑞士一样的风光。
人皇
参加完了矿泉水厂的投产仪式之后,杨天翔再一次信步来到了那座法幢寺。
寺院依然是那样的清静。
“施主去年来过吧?”老住持一眼就认出了杨天翔。
“老人家好眼力啊!” 杨天翔赞叹道。
“那是施主不同凡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醫界俗人
“呵呵,不会吧?大师怎么这么说呢?” 杨天翔很是奇怪。
“我看施主你是和佛有缘啊!”
“什么?”杨天翔更奇怪了。
我是球王
極惡皇後
護花醫生 醉臥江山
愛的憂傷 華麗紫色系
“施主不要着急,如果施主愿意,可以在我这个陋地小住几日,感觉感觉。”
“噢,那我住下来,做什么呢?” 杨天翔来了兴趣。
“读读佛经,看看我们这里的山山水水,修身养性呗。”
“对啊,这里应该是个休息的好地方,好,我答应你,住段时间。” 杨天翔欣然接受了老和尚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