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虽然对吴中元提出的要求感觉惊诧,总部却并未提出质疑,立刻答应进行协调和落实,此前他们已经领教过吴中元的个性和脾气了,任何对他的约束和限制都可能引发他的反感,实则吴中元不知道的是总部对他的评定是“超高隐患”,万一惹毛了他,可能发生什么不可预知也不可控制,与其那样,倒不如根据他的意愿进行协调和配合,至少能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最主要的是吴中元提出的要求虽然怪异,却也没有危害到国家安全。
要进精神病院得有个合理的身份,吴中元自然不会以病人的身份进去,与总部商议过后决定以上级的身份进去,至于什么样的上级也没必要跟院方说的太清楚。
田園花嫁 花無雙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安排协调需要时间,今天先进行准备,明天再进去,照例,还是将方奕派去协助他,负责与院方进行协调。
半个小时之后,备选名单发过来了,包括各大医院的情况介绍,排名第一的是帝都第六医院,排在第二的是上海某医院,排名是根据医院条件和治愈率综合评定的,但吴中元并不看重治愈率,他看重的是收治人数,于是便选了收容病人最多的豫南精神病院,
他之所以进精神病院是为了对精神分裂的患者进行观察,在常人看来那些人都成神经病了,肯定也没什么值得借鉴的了,但他有自己的看法,他去对特定患者进行观察不是为了借鉴对方的成功经验,而是要看看他们都是怎么错的,错误有千万种,但正确只有一种,看看别人都是怎么错的,可以避免自己走弯路。
英雄聯盟之眾神之王
鬥神(麽麽) 麽麽
醫道花途 缸裏有米
选定了地点,总部就要把方奕派过去了,其实吴中元是可以过去接他的,但是不久之前自己刚刚闹了情绪,将总部配发的通讯装置送回去了,搞的有点任性了,再回去肯定会碰到高局长,免不得有点小尴尬,还得坐下来再聊聊,与其这样,倒不如跑河南先等着。
火影校園
晚上八点多,方奕与吴中元碰头了,方奕先前得了吴中元一枚补气灵丹,知道他出手大方,这回是做足了准备来的,单是现金就提了好几万,就准备跟吴中元见面之后好好伺候他。
对于优秀的品格,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什么勇敢自信,善良勤奋,刻苦努力,诸如此类,实际上排名第一的就应该是大方,大方的本质是乐于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与他人进行分享,一个人只要大方,格局就高,人品就贵重。
相反的,人最大的缺点就应该是抠门,甚至贪霪好色都应该排在抠门的后面,抠门儿的本质是吝啬给予,纵然自己万般努力,艰苦奋斗,省吃俭用,对亲人和朋友也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因为他们只顾自己,哪怕自己变成了太阳,也不会光泽大地,温暖他人。
吴中元的大方换来了方奕“变本加厉”的善意,端茶倒水,鞍前马后,就差把他当祖宗供着了。
住的是最贵的宾馆,山珍海味点了一大桌子,喝的还是茅台,普通的三千多一瓶,方奕带来的是二十多年前的,也不知道这家伙自哪里搞来的,肯定贵的要死。
对于方奕的殷勤,吴中元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别扭的,之所以不是非常别扭是因为他在古代,其他人都是这么对他的,之所以还是有点儿别扭是因为这时候毕竟不是古代,这不是他的朝代。
世人普遍痛恨马屁精,但吴中元却不讨厌马屁精,他甚至有些理解乾隆为什么会喜欢和珅,马屁精的本质是通过殷勤友善的态度和辛苦奔走换得身居高位者的欢心,以此得到更多的利益和好处,这本身没什么错误,而且这种行为还是建立在对身居高位者心里有数以及自己的确做了事情为君分忧的基础上的,此外,马屁精还得承受他人的诋毁和非议,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敢的行为。
与马屁精相比,自命清高的人其实更可怕,一个人如果得势了,身边的人往往呈现两极分化,一种是亲近,一种是疏远,有时候并不是得势的人疏远了自己的亲戚和朋友,而是那些亲戚朋友因为嫉妒和自惭形秽而疏远了他。
人家都搞来了,该吃吃,该喝喝吧,到最后肯定不能亏待人家,这么想,吴中元也就坦然了,方奕也高兴了。
其实吴中元挺佩服方奕的,因为二人都携带了通讯装置,二人说了什么总部都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方奕还敢明目张胆的带他奢侈腐败,高局长心里肯定不舒服,回去之后肯定会受到其他同事的揶揄和排挤,就凭这一点,不给方奕个七阶灵丹就说不过去。
只要是人,就有人性,哪怕是仙人也不例外,永远不要过高的估计人性,但也没必要对人性失望,不管愿不愿意相信,人性都摆在那里,不会因为某个人的闭目自障就不存在了。
在不用灵气压制酒气的情况下吴中元也会醉,但不会醉的一塌糊涂,方奕很殷勤,但很有分寸,没有撺掇吴中元去干点儿别的,而是陪着他回了住处,给他泡好茶水之后去了隔壁的隔壁,一个聪明的下属是不会住在领导隔壁的,但也不会离领导太远。
次日上午,地方机构派车来接,将二人送进了精神病院。
既然是领导,就免不得要被欢迎,然后还得听汇报,由于命令是自上面下达的,院方对他的到来非常重视,再见到方奕竟然配了枪,更将吴中元视为大领导,各种表功的同时婉转的提要求,要经费。
听完汇报,院方派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护工和一个年轻的女同志全程陪同,两个护工被方奕婉拒了,只留下了那个女同志,此人二十五六岁,长的挺好看,工作能力也挺强,好像还是哪个名牌大学毕业的。
吴中元无意以阴暗的心态去揣度院方的用意,但他不能否认这女同志专业水平的确很高,学术理论也很有造诣,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总诉苦,希望得到上级更大力度的扶持。
吴中元毕竟不是真正的领导,不能随便许诺,见女同事有些失望,一旁的方奕便冲吴中元低声说道,“是可以酌情考虑的。”
吴中元原封照办,将方奕的话冲女同志说了一遍,后者面露喜色,连连道谢。
“别高兴的太早,”吴中元正色说道,“我有个要求,我要看到真实的情况,你们不准弄虚作假,更不准约束病人不让他们跟我说实话。”
“这个您尽管放心,我保证您了解到的都是最真实的情况。”女同志正色保证。
喜歡的少年是你[電競]
吴中元心中存疑,歪头看她。
“这个我真能保证,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听话,我们想约束也约束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