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良殺手
小說推薦純良殺手
“小七!”刀哥一下冲过去,将那已经到地的年轻人抱在怀里。
那人失血过多,一脸苍白,一副随时要昏厥的样子,但他依然坚持道:“刀哥,快走,斧头帮的来了好多人,兄弟们已经顶不住了!”自来到江海市之后刀哥还真凭着自己的一把刀打出了一片天地,如今所在的酒吧便是他照的场子。
但江湖是非多,有利益便有争斗,刀哥在打天下时难免会招惹很多仇敌,这不今天他便被人堵住了!这些江湖人厮杀一般很少动用***,但这不等于说他们的战斗很含蓄,其实恰恰相反,他们之间的搏杀异常残酷,那种刀光剑影比枪弹还要血腥。
“好兄弟,你休息会,外面的事都交给我了!”刀哥将小七放下,他的脸上已经写满杀意,“风哥,嫂子,大海,我先去处理一下外面的事,你们等会!”
“刀哥,需要帮助吗?”郝东海大着嗓门道,每天在地下拳坛厮杀,让他也渐渐养成了粗鄙的脾气。
“不用,几个跳虫而已!我很快便会回来,还望照顾一下我这个兄弟!”说罢刀哥一番手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砍刀,杀气腾腾地便冲了出去。
看着刀哥离去的背影,江风皱了皱眉,他刚才已经动用了小幻龙的部分精神力,探查到外面来了很多人,那些人一个个手持大斧,正在不断砍杀。只是那些人还都是次要的,他相信刀哥足矣处理对付那些人,反倒是酒吧外的一辆车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辆黑色大众车门没有打开,但一股淡淡的杀意却是从里面直透而出。
“走,我们出去看看,刀哥恐怕有点麻烦!”江风微微一笑道。
“卧槽,是谁这么不长眼?嘿嘿,也不打听一下我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简直就是自途死路啊!”郝东海一声怪笑。这家伙也是一个喜欢打架惹事的主,一听江风的话便立刻来了兴致!
“慢点,江风,你若是不出手的话,他的那个小兄弟就要挂了!”还是银狐心细指着已经昏倒在地上的小七道。
“他失血过多,若再不送到医院,恐怕就没得救了!”郝东海也看出了小七的伤势,不由摸着头大叫道。
“嗯,没事!”江风走上前,一股精纯的九阳内力便渡进小七的体内,小幻龙的精神力宝贵着呢,他可不想为什么人都用一点!而且随着他的功力的精进,如今他的九阳内力也足以救活眼下的小七了。
清朝醉遊記 八喜
果然在得到江风的九阳内力之后,小七那张煞白的脸多出了一点红润,那些冒血的伤口也都愈合了起来,显然生命已是无忧了!
“靠,风哥你真神奇!这又是什么功夫?跟上次救我时一样吗?”郝东海一脸好奇道。
“别那么多废话,我们去外面看看吧!”江风故弄玄虚地岔开话题,带着银狐便迈步走了出去。
望門恨女 流嫣飛絮
我的娜塔莎 高滿堂
“我靠,风哥真是奇人啊!”郝东海还不忘低声两句,现在的他对江风已是崇拜至极,按照他的话来说,只恨他不是女人,否则早就为江风献身了!
大批身穿黑色西服,手持斧头的恶汉冲进酒吧,这些人凶恶至极,见人就砍,见东西就砸,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将这里砸成了一片狼藉。
詭門十三針 不谷
原本酒吧内也是有几个刀哥的打手的,可惜事发突然,那些持斧大汉又人多势众,那几个打手只是一个照面几乎全部被砍翻。
“啊,大哥,不要啊,我们这里是黑竹帮刀哥的地盘!”一个女经理对着冲来的恶汉,叫嚷起来。
她这不叫嚷还好,一叫嚷让那些恶汉更加猖狂起来。
“臭娘们不想死的就给我们滚,我们今天来就是要杀那刀哥的!再不走,我们可就先奸后杀了!”一个大汉猛地一斧头劈在女经理前的酒桌上,那张酒桌应声断成两截,桌上的酒水洒了女经理一身,吓得女经理全身如筛糠般颤抖起来。
“是谁吃了豹子胆,要来杀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只见刀哥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女经理的身后!
超級保鏢
“云姐,你先走,这里没你事了!”刀哥在那女经理耳边轻声道。或许是刀哥的出现给了那女经理强大的自信,她居然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点点头,便迈步走了出去。
“刚才是你说想杀我的是吧?”女经理离开,江风忽然瞪向那个大汉。
少年醫聖 十月六號
“你就是刀哥,草泥马,去死吧!”那个大汉也是一个亡命之徒,稍一愣神,便发起狂了,挥动手中大斧头猛地向刀哥砍去。
“找死!”刀哥眼中闪过一道凶芒,身体也是猛然向前一冲。
尋找前世之旅續集
嫡女若水
两人交错,随即又都各自怔住,就在人们都惊疑不定时,那大汉的头颅突然滚落了下来,鲜血如喷泉般喷洒出来!
名動華娛 小阿蘇
“啊!”剩下的斧头帮众人都是一惊,见过残忍的,还没见过现场砍掉头颅的,那喷洒的到处都是的鲜血,那咕咕滚动的头颅,无不给人以极大的视觉震撼。
更让人们震惊的是,刀哥的手上可只是一把普通的砍刀,而且看那样子居然还是没开锋的!一把没开锋的砍刀居然可以轻松自如地砍掉一个人的头颅,这是怎样的手段?
“谁还想来杀我?”狂妄而又自信的呐喊声在酒吧内响起。那些斧头帮众人居然被他的气势所慑吓得连连倒退。
要是一般的混混,肯定早被他这样的气势吓得纷纷败逃,但那些人不是普通混混,他们都是玩命之徒,人人都见过血,虽然被刀哥的气势所慑但还不至于一下子崩溃。
终于一个刀疤男举起斧头一声大吼道:“兄弟们怕啥,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大哥还在外面看着呢!上干死他!”
“对,怕个球!劈死他!”
許你一世蔚藍 徐蔚藍
“杀!”亡命之徒们终于被点燃了悍性,一个个举起斧头不要命地向刀哥冲去,好似刀哥跟他们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
“找死!”刀哥冷哼一声,他毫不畏惧地迎着人群便冲了上去。
刀剑挥舞,寒光闪闪,接着是惨呼连连!刀哥的武功明显比江风第一次见到他时有了极大提升,只见他身影所到之处,便是一片血雨纷飞,那把没开锋的砍刀便如一个催命的魔咒,所向披靡闻着散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