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多谢了后土娘娘,承蒙出手。”
劍道通神 六道沈淪
后土闻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青辰是真的没想到一向淑女的后土居然也会有对别人翻白眼的一天,她没好气地说:“好啊,不用谢,我是看你一直在这里磨磨蹭蹭的,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你!”玄都气得浑身发抖,“后土,你巫族居然也要插手人教的事情,你这是公然与我道家为敌你可知道?”
“不,她并非与你什么道家为敌,你究竟是不是道家还未可知,”青辰说,“你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修士,一上来就袭击我们,刚才只不过是自卫而已。”
后土撇撇嘴,算是默认了这家伙给她编排的说辞,像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还是青辰更加熟练一点,她在族中也经常不过是做事情多说话少的角色而已。
“好,好,好,”玄都连连说了三个好,“你们都串联一气,都不把我道门放在眼里了是吧,好,你们一个个的都很好!我已经将消息传送给师父,相信他老人家得知消息之后,立马就会将消息昭告天下,届时定当有天下道门弟子群起而讨伐之!”
后土的脸色有些动容,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她早就想好了出手的后果,但是巫族也并非有多畏惧道家,毕竟,除了道祖一人之外,其余诸多门派如阐教截教皆不足论,其势力与势力,都还远远比不上巫妖两族,完全不用放在眼里。
青辰冷笑一声:“哼,别说你师父太清道德天尊了,即便是三十六重天的那位紫霄宫道祖,在如今这场斗争中他的定位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现在不再是下棋布局者的角色,而也被卷进了棋盘之中,现在这盘棋已经失去了执子之人,早就失控了!”
这一番言论,连后土都意外了。
“你到底是何人?”玄都大惊,“竟敢如此口出狂言!”
“我并非口出狂言,天道不仁,自然有反抗者,我乃是白帝少昊,是人族,却也为洪荒所有生灵证言,”青辰一挥手,捭阖纵横之气势油然而生,“你回去大可以告诉你的什么恩师,什么同党,是英雄好汉的都站出来,朕都喜欢!”
玄都懵了一下,“朕?”
“对!这是本座的独有自称,怎么样?”
玄都:“……”
包括刚才的这段话,被玄都用法术原原本本的,跟录音一样原原本本的保存下来了,还原度完全是那种3D环绕音质。
没有多久之后,在尚元坛的老君就收到了玄都传回来的消息:“师父,都乱套了,出现了一个劫数,整个洪荒的棋路都被打乱,推演之后速速通知师祖!”
修-小四,向著渣男進攻 一只蟲
老君大惊,知道他通知的紧急,必然是出了大事情,连忙按照他所说去推演到底发生了何事。
神醫小逃妃
由于时代的技术发展限制,在他们这个时代还不具备录音无线传播功能,所以老君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实时就听到玄都在现场的录音,得等他回来以后才能听到,所以就只能先自己推演结果了。
但是老君刚进入意识海域想要推演因果,就被一团巨大的混沌之气震慑的七窍流血而出!
好厉害的因果,他居然连推演都推不动!
瞬间老君心里对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徒弟咒骂起来,该死的,欺师灭祖啊,你这都没搞清楚是个什么东西,就让我瞎推演,差点把我这把老骨头都拆了,你到底是招惹了什么级别恐怖的东西,居然连我都测算不得!
想到这里他心悸了一下,现在以他的身份,这个洪荒之中,还有什么样的存在,是他都没资格推演的?
对啊,根本不应该啊,除了命运、大道、天道和因果愿望本身,就只有鸿钧道祖了,连女娲圣人也并非推演不出关于她的事情,毕竟自己才是道祖门下首席大弟子,堂堂的太清道德天尊啊!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瞬间将他惊出一身冷汗。
薄少的心尖密愛
该死,那就只有跟道祖一个级别的东西才有这种殊荣了,该不会是那个魔头又复活了吧?那个魔头可是当年亲眼道祖见证下,被东皇太一与帝俊的周天星斗大阵重创又被道祖众人杀死,完完全全身死道消,这要是还能复活的话,那就实在没有天理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要是复活了并且出来活动了还好,就怕他是偷偷复活,然后一点动静没有,找了个地方悄悄地修炼,等到某个意想不到的时机突然杀出来。
那样的话可就真的让人没有抵抗之力了。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在这种时候,他一个人前去说不定也抵不过那个魔头,得做完全的措施才行。
回紫霄宫禀告师尊?
算了,还是先找两位师弟一起商量了之后,再做决定吧,可是要是商量完了,说不定那个魔头早就跑了,洪荒那么大,可不容易再找,更何况要是玄都遇到什么不测呢?
纠结再三,老君最终还是决定先去探探风,并且同时给元始天尊与灵宝天尊传消息。
怪獸大狂飆
消息内容也很简单:速来妖族风言客栈,有魔。
嗯,足够把那俩缺心眼的师弟给使唤来了,老君已经开始动身前往,他好歹也是如今的准圣修为,没多久就已经赶到了妖族的风言客栈。
然而,等他赶到的时候傻眼了:并非人去楼空,而是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客栈,是一家茶馆!
搞什么鬼!推演因果那么难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他算错了?
在不久之后,急匆匆赶来的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看到了道德天尊在此,也愣了一下,“不是说客栈吗?怎么换成风言茶馆了?”
老君面无表情地说:“茶馆可不就是风言风语的的地方吗?”
一地鸡毛。
青辰嘴角不经意地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嘿嘿,能够让一间小小的茶馆一日之内同时聚集三清,老板你们那儿也算是蓬荜生辉了,就算是我当时在你们那儿杀妖的补偿吧,毕竟杀生也不对。
青辰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对玄都说:“是不是在等你师父?是不是好奇为什么他现在都还没来?”
玄都没搭理他,但是心里确实是有些着急。
魁星踢鬥之盜墓傳奇
“很简单啊,我能改变因果哦,”青辰说,“现在因果推演里,太清已经算出来了一团乱麻般的变数,并且还有着极强的元神攻击性,他现在早不知道跑到另外的什么地方去了,你要是再不识趣,今日必定命丧当场,身死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