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我么?”
别西卜改变了自己的声线,用着符合自己变成的这副模样的角色的声音开口说道。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秘密 摘星攬月_
“我只是小小的一届无名之辈而已,没有什么能够值得公主殿下注意的地方。”
一下子,别西卜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这一系列的话来,他这样子的话和之前的表现反差极大,就连他身边的众人在听完他的话之后也都是不由得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若不是及时反应过来的话恐怕他们一个个都呆住了也是说不准的呢?
“是这样吗?”
希维雅笑了笑,说道。
“哪里有什么无名小辈一说,不过若是先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的话,我也是不好意思强求的。”
“说起来,刚才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好像想到了一个我很熟悉的人。”
“……”
别西卜稍微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装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然后抬起头来面露出了几分歉意。
“我也知道,公主殿下此次过来是为了见到学院长大人,但是很抱歉,学院长大人昨天晚上接受治疗之后就因为有重要的任务就离开了卡塞拉城,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至少是在一段时间里面公主殿下都是不可能再见到学院长大人了。”
“原来如此……”希维雅皱起眉头来,表情看上去似乎变得有了一些苦恼。
而此时,好不容易装成这副模样的别西卜正在那里不断的祈祷着。
‘快走啊,快走啊,再不走可就真的要露馅了啊…….’
QWQ
可惜,事情往往与想法相违。
“那我就暂时住在卡塞拉城吧?”
希维雅歪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应该…不会影响到各位吧……?”
(会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不影响到啊!!!)
尽管别西卜在心里这样子咆哮着,但是事实证明身边的队友永远都是不可能会给力,不给力就算了,到了关键时候这群坑货甚至还有可能故意来坑你。
就像是现在一样。
“怎么可能,如果是公主殿下的话,想要住多久都是没有问题的吧?”
白恩作为现场年龄最大的人,在众人没有回答之前便是如此说道了。
“是啊,而且您在这里待着,那也是能够向两族民众表明我们两族之间的和睦关系,对于外交方面而言也是有利而无害的。”
奥莱特点点头,很是认真的这样说道。
“卡塞拉城这么多的住处,公主殿下想要住在哪里都是可以的,不需要有这种会麻烦到人的顾虑啦。”
快穿給我一個吻
“是在嫌麻烦ꓹ 公主殿下也可以与我一同……”
“咳……!”
刚准备喝口水压压惊的别西卜,在听到菲蕾娜说出这句话之后一下子就被这杯中的水给呛着ꓹ 险些没有把水从嘴里给喷出去。
“我认为此事不妥。”
是的。
天地大烘爐
我今晚可是要将菲蕾娜接回家来着,要是希维雅一起跟过来的话,那事情不就会变得很麻烦了吗?!
“不用了ꓹ 卡里诺斯小姐没有必要对我这么好的。”
摆摆手,希维雅这样子说着。
重生1999 塵醉
“我的话ꓹ 只要是有一个能够不被人打扰到住所也就行了。”
“而且像是刚才那位先生所说的那样,就算是老师他一时半会儿无法回来ꓹ 我也会一直等着他ꓹ 等着他归来的。”
希维雅这样子说着,她的目光也是不由得转向了别西卜那一边。
只可惜,早已经是做好了准备的别西卜在感受到她的目光之后也只是有些讶异的看向她,随后彬彬有礼的发出了这样的询问。
“有什么事情吗?”
“不…没有……”
似乎是已经彻底的将怀疑从别西卜的身上转移了似的,少女这样子开口回答道。
听她这个样子一说,别西卜那紧绷的神经在这个时候也是难得的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现在看来的话,自己身上的怀疑应该已经是被少女彻底的清除掉了ꓹ 换句话来说如果是现在的话,希维雅应该不会再怀疑他的身份ꓹ 将他当成别西卜来看待了。
呃…总感觉又哪里不对劲?
我不就是别西卜吗?
啊啊啊ꓹ 算了ꓹ 不要在意这些小小的细节了!
火影之鳴人怪談 流雲*荒島*火
不管怎么说ꓹ 现在自己应该是彻底的摆脱掉嫌疑了。
在那之后,双方就开始了一阵的闲聊。
聊的内容可以说是各式各样ꓹ 也是因此少女在众人心中的印象显然也是开始逐渐的变得越发的好了起来。
他们会有这么多的问题ꓹ 会聊这么多事情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殘王嗜寵小痞妃
毕竟双方可是两个不同的种族ꓹ 而且其中一方还是一个种族的公主,当然了另一边也不差ꓹ 作为洛兰学院的学生中天赋最强的几个学生中的那一撮,他们自然也是了解的东西不少,所以说双方也是有着很多能聊得来的地方。
尤其是在聊天的时候提到菲蕾娜的时候,关于菲蕾娜那可怕的天赋和曾经在浮空领域从未听过的操偶师这一职业也是让少女感觉到不可思议。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如此恐怕还不足以成为希维雅一直询问菲蕾娜,和菲蕾娜这么聊得来的理由。
这丫头果然是想要内部击破啊……
希维雅不是傻子,在来之前不可能没有做好情报工作。
关于菲蕾娜是别西卜十分重要的人的这一点,希维雅自然也是十分的清楚,所以说,如果说是通过菲蕾娜的话自己就能够得到更多的关于老师的情报。
希维雅这样子做的目的,大概也就是为了如此了。
但是这不是她的真正目的,别西卜在隐隐之间已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仿佛一直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毫无任何疑惑的,他这算是被对方给怀疑了。
分明刚洗脱怀疑没有多长的时间,自己究竟是哪一个方面出了差错?
别西卜有些不解的低着头,微微的皱起眉头思索着。
虽然自己在有些地方的反应会让人感觉到奇怪,但是仅仅只是如此,应该还不足以成为对方怀疑自己得理由才是。
但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么多事情的时候。
他很清楚,若是再这个样子下去的话,他迟早会穿帮被对方给认出来。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至少他需要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去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