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之天下歸一
小說推薦傳承之天下歸一
中土世界的东方大海上,瀛洲西部的大海之滨,鲛人的大部队集结于此,营造着系统化的防御工事,作为战略防御依托,以保瀛洲无忧。
和平协议签定三个月之后,鲛人迎来了自己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喀吧海神节。
鲛人王南宫牧野正在与一众太空鲛人用膳。
所谓用膳,无异于茹毛饮血,桌上除了酒水瓜果,还算是人族可以同吃之外,其余都是活鱼活虾活王八,撒点粉蘸点酱就开吃,不过说实话倒是鲜美异常。
“各位先祖真是劳苦功高,先用缓兵之计安顿着人族,私下里却扩充军备,打造各类武器,我瀛洲鲛人之崛起指日可待啊!”南宫牧野说了一大堆客套话,“只是不知我鲛人实力彻底优于人族,到底需要多长时日?”
“不用多久,十年之内就可以全线反击了。”太空鲛人头子很是自信,说道,“没办法,毕竟我瀛洲的工业基础太过落后,很多事情着急不得,必须循序渐进慢慢来。只是,让那匡良才负责军工生产,我还是不怎么放心啊!毕竟那是个人类,这恐怕不大安全吧?”
“司令想得太多了吧?要说贡献,我这犬子从几年前就开始将大量的人族科技资料偷运到瀛洲,将我瀛洲的科技水平提升了不止数个档次,他在靖国就掌控军工发展,现在依旧掌控军工,有何不妥?”寺部鬼瞳怒道,“难道这些年来,瀛洲基础工业的快速发展,也是司令您的功劳不成?你老人家才回来几天啊?”
“两位兄台不要伤了和气,一切当以大局为重。”南宫牧野缓和道,“良才贤侄也是劳苦功高,若不是他长久以来对我瀛洲的支持,恐怕我鲛人将士,现在还在拿着冷兵器作战呢。良才贤侄野心虽然大,但是当下他是真心反了靖国,我们应当好生合作,将来事成,陆地上的疆域,多分封给他一些,也就罢了。”
“上次发生的火并就怪那匡良才,杀了我们十几个弟兄,这事儿我可一直忍着,绝对不能算完。”另一个太空鲛人头子怒了,算起了旧账。
“扯淡,谁让你们要硬闯我军工基地的?平时你们的太空船停在我基地之旁,各类补给都按时按量供应着,我们弟兄从贵基地抄个近道,你们直接就开火射杀,匡良才为了搭救自家兄弟才下令开火还击,否则,那天还不被你们这些太空流浪者大开杀戒啦?我们瀛洲人难道都是待宰羔羊吗?”瀛洲大司马南宫凤山怒道。
“你们”,“我们”,简简单单两个词,已经把内部矛盾摆在了桌面上。
“看来这个节是不打算过了,吃顿团圆饭都不成吗?”几个瀛洲武将,似有要火并之意。
“过分啦,过分啦,我们鲛人都是一家人,都有共同一个祖先,大家不要在乎一些个小摩擦、小过节,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啊!”太空鲛人司令看着眼前的这些莽夫,似有动武之意,纯拼武力的话,自己人太吃亏,不如先退回太空船再做计较,便缓和了一下氛围。
“大局为重,是啊,应该以大局为重啊!哈哈哈。”南宫牧野突然发出一阵狂笑,气势如虹。
“滴——滴”,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从在场的太空鲛人身上传来。“司令,司令小心,这些徒子徒孙们造反了,他们突然向我舰船展开攻击了。”太空鲛人听到后方有变,个个大惊,纷纷掏出武器,对着瀛洲鲛人就开火。
南宫牧野和寺部鬼瞳两个老鬼眼明手快,在火并的第一时间,就钻进了密道。
看来,双方早就势同水火,区别就在于谁先动手而已。
大队鲛人武士冲了进来,虽然手中只有原始的短枪,但是鲛多势众,面对太空鲛人所持的量子武器,虽然纷纷湮灭,但是却一往无前。
“司令,司令,那匡良才率领大队人马,已经攻进我舰船内部了。”通讯仪继续呼叫,“那匡良才好像有钥匙的密码,舰船主门已经自动打开。”
“南宫牧野,你这该死的混蛋,敢对祖宗下手。”鲛人司令万万没想到,这些留在中土事件的残存鲛人后裔,竟然会先于自己反水出草,以致今日的回天乏力。
共同的祖先,不一样的信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一枝紅杏出墻來:爆萌寵妃
祥云率领着大军日夜兼程,专走密林山路,已经秘密进发至燕京的那片焦土废墟中。
某日,祥云正在运筹帷幄之中,陈义娇突然冲入大帐,完全不顾在座的诸位高层将领。
“娇妹,可是良才有了消息?”祥云望眼欲穿,张口便问,同时让所有在场的高层将领们,着实吃了一惊。
“是的大哥,良才兄弟要和您通话。”陈义娇打开了通讯仪。
众人全都围了上来。
“大哥,大哥,我是良才啊!”通讯仪中传来了匡良才的声音。
所有将领全都惊呆了,那确实是良才兄弟的声音,此情此景,投奔了鲛人的匡良才此时联系祥云,定是要里应外合了,但此时情况不明,大家全都不敢出声。
狂帝的金牌寵後
活在七零年底 時空錯亂
“大哥,大哥啊!”匡良才几乎带着哭腔叫喊,“瀛洲两派鲛人已经火并了,太空派那百十人全都挂了,而瀛洲土著也是受到了重创。小弟现已经率领着土著精锐,控制了太空船,大哥可以一统海内了,大哥啊!整个中土世界,现在已经任你驰骋了。”
“兄弟,好兄弟,那你赶快把船开过来啊!开不回来就原地焚毁也行,你只要人回来就行啊!”祥云听匡良才的话音不对,很是奇怪,那匡良才好像是在道别。
“大哥,兄弟们啊!我回不去了。”匡良才定了定神,道“刚才攻破主控制塔前,太空船的大副启动了自动推进装置,由于主控制塔几乎被完全破坏,因此现在已经停不下来了,小弟就此跪别各位兄弟。”
“兄弟,那艘船要推进到何处去?”祥云急切问道。
“β0301星系§1027行星,那里曾是鲛人外太空的一个基地,荒废多年,但是主控程序中有这个坐标,大约一百六十年后,此船将抵达那里。”匡良才话语逐渐平静了一些,道,“扭曲空间的装置也坏掉了,目前只能以光速行进。不过大哥放心,小弟会把自己冷冻起来,百多年后到达那个基地后再苏醒自己,届时一定会想办法修好太空船,特别是那空间传送装置,早日叶落归根的。”
“相隔一百六十光年的远方,良才兄弟,愚兄···”祥云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而在场的各高层将领,全都悲戚不已。
“大哥放心,不用挂怀小弟。”匡良才轻声笑了笑,“小弟身边还有三千多鲛人土著,这些异族的智商在瀛洲也算是出类拔萃了,现在大家都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能同生共死,朝夕相处,小弟完全有信心,当上他们的大王,哈哈哈。”
以匡良才的聪慧,再加上全船鲛人有家不能回,要让这些鲛人俯首称臣,绝不是什么难事。
前夫夜敲門:司長,別這樣 洛洛
“兄弟,现在是最后一战了,可是愚兄却永远失去你了。”祥云抓紧时间道别,谁也不知道通讯设备什么时候就突然不灵了,“不过一百六十年以后,兄弟们到时就等不了你了。”
“大哥放心,小弟绝不抛弃、不放弃,总有一天,一定回来,到时候定会好好辅佐大哥的后裔君主。”匡良才依然忠心耿耿。
“我的后裔,一百多年后。”祥云细细琢磨,突然大彻大悟。
原来,历史的轨迹拐了一个弯,但主线却没有更改。
“兄弟,你好好听我说,兄弟。”祥云郑重表态道,“愚兄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也相信你的忠心。但是,多年以后兄弟归来,只怕山河再次变色,愚兄的子嗣未必就是仁爱忠义的君主啊!倘若届时中土的老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兄弟则辅之;倘若,我的子孙搞独裁专制,兄弟···兄弟可自立为中土之主。”
“大哥,我明白了。”匡良才明白,大哥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了,多年后回归中土,自己的实力依然会远超于中土,而天下一统,靖军也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再者,大哥的子嗣,还会有大哥那样的勇武聪慧吗?
祥云此刻并不是佯装客气,他觉得,史书中所记载的良朝,多年以后一定会诞生,这也说明,良才兄弟一定会回归中土。
“良才,好兄弟,你听着,还记得历史书上所记载的中土大事吗?将来你是良朝皇帝;另外,还有未来笑珊所告诉我们的那些关于贤弟造反的事情?”祥云说道。
護龍大高手
“当然记得,大哥,这么些年来,小弟也一直在纠结此事,很多少年营兄弟都是军团一级的司令官了,而大哥却让小弟一直搞科研生产,也幸亏如此,小弟的心态确实一直能保持平和,丝毫没有角逐天下的想法。”匡良才也有话直说了。
“兄弟啊,看来历史的轨迹自从笑珊穿越虫洞就已经开始有了变化,别的不说,单单就说鬼人,不就一直没有出现不是吗?”祥云道,“只是,宙斯一号刚刚见到你时就曾说过——天之骄子,良朝皇帝,愚兄感觉这条历史的主线倒是一直没有受到影响。”
“是啊,看来历史的主线很难轻易更改。”匡良才感叹道,“没想到小弟居然和大哥一样,都是指点江山的人物,不过话说回来,假设我真是历史的主线,也就能证明多年以后,我真的能最终回归啊!”
“是的,兄弟啊!如此推算也就证明了,愚兄的后代子孙,定是不得人心,搞得民怨沸腾的昏君吧,而兄弟的回归,也被中土人民视为救星啊!哈哈哈哈!”祥云此刻也释怀了,多年以后,世事变幻,沧海桑田,无论谁对谁错,儿孙自有儿孙福,想那么远、那么多作甚,便说道,“良才啊,愚兄只有一个希望。”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睡睡有今朝
“大哥请讲,小弟一定遵从。”匡良才道。
天價傻妃
“从目前的生产力的发展速度来看,兄弟届时可以实行君主立宪,或者联邦共和制,以便让我中土蓬勃发展,让老百姓安居乐业。”祥云恳请道。
“呲——呲。”通讯仪的声音开始有点模糊了。
“大哥放心吧,小弟一定会继承大哥的精神和信仰,绝不让大哥失望。”匡良才说道。
姓氏、宗族、血脉、性别,往往都是继承的要素,而这些,真的重要吗?有时候,精神的传承,或许才是最重要、最核心的。
“大哥,兄弟无悔,唯独愧对爱妻,还请大哥替我年年祭奠。”匡良才道。
“兄弟放心,飞燕妹子也是我的妹子,愚兄一定年年祭拜,岁岁烧香。”祥云道,“还有何事需要交代吗?”
“还有···还有就是我那义父寺部鬼瞳。”匡良才道,“其实认了他当义父以后,他对我还真的像亲生儿子一般,后来小弟了解了义父的身世,真的是十分悲凉啊!还望大哥攻破瀛洲以后,可以···”
“兄弟放心吧,我不会杀他,会让他颐养天年的。”祥云知道,匡良才既然此时如此放心不下寺部鬼瞳,则可以说明这个老鬼并不是十恶不赦。
“多谢大哥,小弟跪谢!”匡良才道。
何为善?何为恶?说白了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兄弟,替愚兄庆祝欢呼吧!”祥云调侃道,“在你当中土领袖之前,愚兄先过一把皇帝瘾啦!哈哈哈哈!”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匡良才的声音,渐渐微弱。
祥云扭头看了看众将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私心太重了,这么多兄弟,竟然没有机会说上一句。
“元帅,前方观察哨所来报,半个小时以前,瀛洲方向好像有一个火球直冲云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一名通讯兵来报,“据观察哨根据其形态分析,应该就是那艘先进的太空船,只是不知现在驶往何处?”
那肯定是天之骄子匡良才,为祥云的一统大业,清理掉了最后一个障碍。
“大哥,全军齐备,随时进发。”赵升道。
“元帅,下令吧!”宇文明珠也进言道,“此战我军一定能一战踏平瀛洲。”
“多年血战,历历在目,今日万里河山终归吾!其实还是过眼云烟!”祥云调侃道,“兄弟们,此仗必胜,无需多虑,不过此时此刻,愚兄在想,打完仗我们吃点什么好吃的庆祝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