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小說推薦攤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剑鸣声响起。
泛着赤芒的剑气笼罩那迎面而来的寒月。
想象中剧烈的碰撞并没有发生。
寒月剑气瞬间撕裂那一片赤符所化的光芒。
李周的手不知何时握住那一柄悬浮在虚空之中的赤红木剑。
他的身体就像是最轻的细沙组成一般,随着一阵清风消失。
下一息,他出现在了白诗娇的面前,带着数十道赤红剑光。
那些剑光来自于他手中的木剑,也来自于他的身体。
这一瞬间,他将血魔录催动到了极致,将周身气血之中所承载的灵力瞬间爆发出来。
短暂的光阴,爆发出远超于自身境界的力量。
此前李周还未觉醒魔血灵体的时候催动血魔录便能爆发出超过自身修为一个小境界的战力,而此刻,他已然觉醒了魔血灵体,想来催动血魔录的威能只会更强而不会弱。
李周这一剑,已然堪比归一境中境的威能了。
燒不盡的青春 花腳蟹
白诗娇心神一颤,她没有想到,李周所凝聚的那道剑符竟然只是假象,用来迷惑她的,而真正的杀招却是这突兀出现的一剑。
而且这一剑所爆发的威能,竟然远超他养神极境的修为。
太快了,她根本来不及思考。
就算她得到了长白剑宗最强的传承,她依旧无法在这一瞬间想到什么办法。
白诗娇的清眸瞪大,眼底亮起一道银芒。
她的身后悄然浮现出一轮璀璨得寒月,泛着皎洁的光辉,瞬间照亮整座大殿。
寒月法相!
寒月之上垂落一道道青色的光芒,挡在她的身前。
李周的木剑此在青色光幕之上,剑气倾泄而下,发出一阵砰砰的碰撞声,竟是被全部格挡而下。
一股恐怖的威压自光幕之上涌出,瞬间将李周的身影推到三丈之外。
李周的手中依然握着木剑,身上涌动着赤红色的光芒,是他所领悟的魔日剑意。
他这一剑被挡下了,身上的气势弱了两分, 不过眼眸之中的战意却是依然熊熊。
白诗娇看着李周,俏脸之上满是不可思议。
空气足足停滞了有三息。
極惡皇後
她的身后寒月法相缓缓消散,气息随之归于平静。
“我输了!”
三个字落下,白诗娇目光复杂的看着李周,而后扫向不远处的陈长安,这才缓缓迈步向着长白剑宗的位置走去。
白诗娇感觉有些失落。
本以为在长白剑宗努力了很久可以距离师兄近一些,可是到头来似乎还差着很多。
不远处的杨之杰看着这一幕面色一沉。
白诗娇竟然败了!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事,可是却已然发生了。
他有些愤怒,老眼瞪着白诗娇,想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總裁妻子不好寵
白诗娇虽然败了,但以她的天赋,还是足够碾压长白剑宗的那些弟子的,所以此刻还不宜与她弄得太过难堪,免得闹翻了她离开长白剑宗,到时候他的长老之位可就难以坐稳了。
他的目光扫向不远处的陈长安,眼底闪过一抹深邃的寒意。
都是因为这个陈长安,若非是因为他,自己此刻怎么会连教训一个弟子都要有所顾虑。
若是让他选择,他就希望陈长安是晋国的那个废物天骄,让他死在了晋国才好。
白诗娇下台。
李周站在殿前之上,青衫微动间,他看向白诗娇目光缓缓收回来,收起了手中的木剑,朝着殿前的白帝微微一礼。
这一刻,他身形笔直,宛若一柄出鞘的长剑。
李周眼眸偷偷瞥看向殿侧的白雅,朝着她眨了眨眼,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白雅看着他,白皙的脸颊微微一红。
白帝将眼前这一幕收入眼底,金眸微微一动。
他必须得承认的是,他将李周看走眼了,但好似又没有看走眼,毕竟在白府之时,李周低头连看都不敢看他的模样并不是装出来的。
他想起了一件事,今日寿宴前那一会儿,白帝城上出现千里天地异象看,源头便是白府的位置。
难道是他?
白帝看着李周,足足顿了三息。
“你的灵体是何时觉醒的?”白帝问道。
“今日清晨!”李周平静的道。
放開那個原始人
此刻他面对白帝早已没有最开始的敬畏,而是已然放平了心态。
宋狂
他的话音落下,大殿内瞬间哗然。
今日清晨,那千里的天地异象可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李周所引起的。
各方势力的人看向李周,眼中再没有半分看低。
这个李周虽然只是剑阁两重楼的一位弟子,但却是比之在场各大势力的天骄丝毫不弱,无论天赋亦或是修为,甚至可以说是战力。
方才他击败白诗娇,虽然只是同境界击败,但那一剑却是足够惊人。
以剑符做饵,而后抽身一剑,干脆利落堪称经典。
白帝看着下方的李周,思索了一下道:“你胜了,若是一会儿接着挑战,可是要与陈长安一战?”
李周道:“我打不过陈师兄!”
古村詭咒
白帝双眸微微一眯,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李周想都没想便道:“不试也知道!”
白帝眼眸一凝道:“那你对于雪老城的妖藏殿就不心动?”
李周愣了一下,看着白帝道:“白帝大人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白帝淡淡道:“真话!”
李周想了一下道:“我觉得北海剑阁的剑道已经足够强了,所以没有必要去学太多别的!”
白帝闻言当即拉下了脸,他怎么会听不出李周这句话的意思,冷哼道:“你是觉得我雪老城的道统传承比不上北海剑阁?”
李周闻言尴尬的挠了挠头,他已经努力说的很隐晦了,然而好像还是被听出来了。
“雪老城的传承很强,但相比于雪老城的传承,我更喜欢雪老城的白雅公主!”李周鼓足了勇气,看着白帝,赫然开口道。
他就是喜欢白雅,既然来了雪老城,该做的便要都做完。
李周这话音落下,不等白帝开口,殿前侧的白雅瞬间便烧空了脸,看着李周瞪大了眼睛道:“你不要胡言乱语!”
李周看着白雅,认真的道:“我没有胡言乱语,我真的喜欢你,在晋国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你还记不记得我在晋国城楼上说的,我不要当你的朋友,我要当你的男人,当时整个晋阳城的人都听见了!”
龍現於世
白雅看着李周,听着他说的话,脸红到了极致。
她的心中小鹿直跳,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周见白雅没有开口,以为是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当即道:“我没有在乱说,我真的喜欢你,这一次我来雪老城也不是为了什么妖月秘境来的,我是来找你的,在剑阁的时候我每次收到你的信我都很开心,我……”
白雅精灵般的脸蛋上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根,看着还要再说的李周,极尽压制着自己的羞涩道:“你不要说了!”
李周一听,有些着急了,道:“你相信我啊,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妖族的公主,也不是因为你是白帝的女儿,就是因为你是白雅,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白雅羞得低下小脑袋。
大殿上众人听得也是瞠目结舌。
什么情况,关系都好到互通书信了?
白帝亦是看不下去了,当即沉声喝止道:“好了,你下去吧!”
李周抬头看了一眼白帝,而后又侧眸看了一眼那低头的白雅,只得不舍的朝着白帝躬身一礼,“是!”
就在李周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
“等一下!”
一道雍贵的话音在殿前响起。
之间殿上的妖帝后竟是凝眸看着李周,那声音赫然便是出自她的口。
帝后看着李周,那木讷的模样和神情,竟是与当年那人刚刚见到自己时候的模样如出一辙。
她正遗憾那个人的弟子不太像他,却不曾想那个人的弟子的身旁竟有一人这般像他。
李周看着帝后微微一愣,而后一礼。
帝后看着他木讷的模样,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你不要紧张,我喊住你只是想告诉你,得空可以来白帝宫内陪我饮茶下棋!”
李周身体一怔,想到什么,脸上赫然浮现出笑容,道:“多谢帝后!”
这是好像是被岳母认同了的样子啊!
帝后看着他红唇微动,唇角含笑道:“下去吧!”
李周认真的行了一礼,而后才走回自己的位置。
落座之际,他还不忘将目光瞥向殿前侧的白雅。
白雅却是故意不看他,但那红到耳根还未褪去的羞涩却是早已暴露了一切。
这一幕落入大殿上人族和妖族的男弟子眼中,当即响起一片心碎的声音。
无数道嫉妒的目光射向李周。
至于先前提亲的那几方势力的人,此刻面色都不是太好看。
陈长安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笑意。
至于白帝,他此刻的面色平静,但心中却是有些郁闷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后院精心呵护的好白菜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一头不知哪里闯来的猪给拱了的心情。
他想起方才陈长安替李周提亲的样子。
好像这一次真的是自己失算了,拒绝了的聘礼,但好像自己的女儿却没有被留下啊。
白帝将目光扫向陈长安,看着他那带着淡笑的面容,不由得便感觉心中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