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李绩认为目前关中兵力空虚,应当不计一切代价尽早结束东征,班师回朝,无论接下来稳固关中防御亦或是驰援西域,都可从容布置,面面俱到。
毀滅世界哪有建模好玩 按時的鴿子
而李二陛下则认为西域荒凉,除去一条丝路之外皆无价值,即便被大食人烧杀抢掠一番亦无大碍,只要安西军能够稳守玉门关即可,其余地方随着大食人折腾便是。
若能使得那些个西域胡族被大食人剿灭一空,甚至可说是意外之喜……
而东征毋须急切,眼下横渡鸭绿水势在必得,无可阻拦,东征之势大局已定,继而长驱直入抵达平穰城下完成包围,纵然冬季来临也无需担忧,自有水师运输粮秣辎重。
此等情形之下,东征之战自当稳扎稳打,避免无谓之消耗。
等到高句丽灭亡,再班师回朝,即便明年春日再出兵西域也完全来得及,且能够给于大军休整的时间,到时候鏖战西域,自然事半功倍。
君臣之间对于西域之战的认知出现了偏差……
網遊之不滅法師
漫威世界的術士
李绩不是魏徵,虽然能够表达自己的观点,并且予以劝谏,却绝对不会如魏徵那般破釜沉舟、直言犯谏,指着李二陛下的鼻子吼着什么“汝既是明君自当纳谏,否则定昏聩无道遗祸天下”之类大不敬的话语……
略作沉吟,李绩妥协道:“如此,渡河之后当兵分三路,一路沿着海岸,一路沿着丘陵,一路则向东顺着浿水上游而下。抵达平穰城之后,三路合围,辅以水师舰船逆流而上炮击平穰城瓦解守军之意志。”
这又与先前计划有所不同。
原本的作战计划ꓹ 是大军强渡鸭绿水之后狂飙突进之地平穰城,而后并不开战ꓹ 而是将平穰城团团围困,使得城内守军插翅难飞,届时再视战况而定是攻是围。
擄愛成婚 黯香
不过李二陛下也不是一味的固执已见ꓹ 欣然道:“就依从懋功之言!稍后,还请懋功详细制定作战计划ꓹ 分发各部。”
大军作战,从来都是预作战略ꓹ 没有打到哪算哪儿的道理。纵然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变ꓹ 却也只能临机略作调整。
既然作战计划更改,自然需要重新拟定,否则各部之间茫然无措、进退失据,必会坏了大事。
见到李绩颔首应允,李二陛下又提醒道:“长孙冲潜伏于平穰城内,以为内应,随时可传递出平穰城防务之消息ꓹ 懋功当予以接纳。而且其地位不低,又可影响渊盖苏文之长子ꓹ 关键事后可以率众起事ꓹ 打开七星门ꓹ 懋功可就此制定战略ꓹ 必定事半功倍。”
都市超級特種兵
李绩想了想,沉吟道:“陛下明鉴ꓹ 长孙冲身在平穰城ꓹ 其身份底细ꓹ 渊盖苏文尽皆知晓,岂能令其掌握到最机密的防务?便是前番送回来的那份布防图ꓹ 微臣都不敢尽信。若是得不到消息也就罢了,可若是被渊盖苏文故意以虚假情报诱导,那可就后果严重了。”
傭兵天下,傾世狠妃
“反间计”从来都是不是高深的策略,古往今来却屡试不爽。
一旦渊盖苏文设下圈套,故意以假消息诱导长孙冲,届时唐军傻乎乎的直入彀中,必然损失惨重。
甚至直接影响到东征之成败。
李二陛下蹙眉,也有些犹豫了。
不过他捋着胡子想起了房俊,便觉得江山代有人才出,现在的年轻一辈已经崭露头角,不比他这一辈当年差上许多,自然有能力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便道:“长孙冲之能力,朕深知之,绝不在房俊之下,甚至犹有过之。以他之能力自然能够甄别所获消息之真伪,这一点毋须疑虑。其人固然犯下大错,然终究是大唐子民、帝国功勋之后,对于朕之忠心毋庸置疑,当年之事更多亦是一时糊涂遭人裹挟。当然,其送出的消息还需懋功予以甄别,只是不应对其人品能力产生怀疑,导致错失良机。”
無上天人
李绩默然。
陛下对于文德皇后之感情,足以在文德皇后故去十余年之后依旧庇荫于长孙家,且不说长孙无忌屡次挑战皇权皆被陛下优容相待,便是长孙冲这等犯下谋逆大罪,亦可有机会得到特赦。
当然,皇权至上,陛下所作所为无所不可。
但是如此信任一个曾有过谋反大罪的罪臣,这令李绩颇为不解。尤为令他不满的是李二陛下将长孙冲与房俊相提并论,这在李绩看来简直不可思议,论忠心,房俊忠心耿耿,为了关中之安危、社稷之稳定宁愿向死而生,区区两万兵力出镇河西硬撼吐谷浑七万精锐铁骑;论能力,房俊建功无数功勋赫赫,贞观一朝又有几人敢言在功勋至上稳胜房俊?
长孙冲只是担任过秘书监之职,中规中矩,之后窃取房俊之成果入主神机营,非但毫无建树,甚至一手将这一支曾经扬威西域的强军变成一群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导致神机营直至今日依旧浑浑噩噩,沉沦不起。
只不过长辈偏爱小辈这种事,不只是寻常人家有之,天家亦是不遑多让,甚至更甚一筹。
獵殺鬼子
身为臣子,自不当在这方面与陛下争执……
……
李绩离去之后,李二陛下揉着额头,靠在一旁的软榻上休息。如今他的身体越发衰弱不堪,稍微坐得久一些都会浑身虚弱、两眼发花,每每更是气短力虚,精神疲累。
他自然知道这是过量服食丹药的后果。
只不过眼下对于他来说,想要有着充足的精力处理东征途中的各种事物,并且将军队牢牢掌握在手中,就只能继续这般饮鸩止渴下去。
一旦停止服食丹药,怕是立即大病一场,到时候军心浮动各怀机心,搞不好即将到手的胜利不翼而飞,使得足以名垂青史的功勋功亏一篑,这是他绝对不能容许的。
闭着眼睛缓了缓,才想起诸遂良依旧在帐中。
在外臣面前是绝对不能露出半分虚弱之态的,否则必然影响在其心目当中的威望,李二陛下强撑着坐起,看了一眼依旧伏案疾书的诸遂良,缓缓说道:“登善,似今日之事,勿要再次发生。”
对于诸遂良方才随口褒贬前线武将之言,他亦是深有不满,只不过既然李绩开口斥责,他就不能随之再度申饬,反而要予以维护。这不仅是帝王权衡之术,更因为诸遂良算是他的近臣,亦代表他的体面,他自己申饬可以,却不能让外臣彻底压制。
但是闲暇的时候,他必须予以警告。
历朝历代,都是这等天子近臣坏事儿,恃宠而骄、操弄权柄乃是常态,甚至卖官鬻爵、祸乱朝纲,对其监管稍有松懈便会酿成大祸。
然而似这等近臣偏又不能缺少,皇帝也是人,在外朝板着脸一身帝王威仪,但是私底下也需要有所爱好、有所倾诉,故而近臣之地位是外臣所不能取代的。
但是李二陛下何等雄才大略的人物?只要这些近臣稍微露出一丝半点逾距之征兆,便会立刻施以警告,甚至打压。
若是屡教不改,杀个把人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诸遂良赶紧起身离席,来到李二陛下软榻之前“噗通”跪倒,惶恐道:“臣下知罪!臣下心中绝不敢有半分僭越之念,刚刚只是随口道之,已然受到英国公之斥责,从今而后,绝不敢再犯!”
吓得满头大汗。
古往今来,但凡被扣上一个“天子近臣”的名声,就很难有一个好下场。一般来讲,这等地位都是宫中内侍,然则李二陛下非常人也,对于内侍素来不假辞色,即便是内侍总管王德那等自秦王府潜邸之时便跟随身边的老人,也从来不准许其妄议朝政。
而自己因为写得一手好字,文采不凡,因而受到陛下之喜爱,赐封为黄门侍郎,倍受宠信,便得了这“天子近臣”的名头。
其实说起来很冤,若论宠信,自己如何比得过房俊?那厮比自己更会讨陛下欢心,阿谀奉承熟稔无比,且大权在握权柄甚重,怎么看都是权臣佞臣之模版,关键字写得也好,文采比自己更高,凭什么“天子近臣”的名头不是扣给他呢?
这世道,不公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