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他的眼!”
“眼?怎么了”
若是貘厄警觉发现居然不是真正的正常人类的瞳孔,而是双瞳一黑一红。
九野十六脉为人族最顶尖的血脉,其中绝大多数的人力量都是通过血液来承继,但并非所有禁忌的力量都只能通过血液传承,十六脉中巫部的力量便凝聚在他们的肉身中。
除此之外还有更罕见的一些力量寄存在特殊的部位,貘厄就曾遇上一个右手封印着恐怖力量的乱古人族。
而洪武传闻还有四种不弱于禁忌血脉的力量依靠双目传承,只不过这种力量无法代代相传,一个时代不可能出现两双一样的瞳孔。
“左眼通灵,右眼封明”
“恩?通灵明眼?”貘爻的眼神一变明显有些质疑“太祖你确定没看错?这种力量难道不是杜撰?”
“自然不是,只不过这力量太过稀有,已经断绝了几百万年。四大瞳力中与我战斗过的人中便有身具破灭修罗瞳,而这通灵明眼在乱古时期也只是昙花一现寄主都没有成长起来便死在乱战中。”
貘爻即便已经达到了始祖帝境,但见识远不如从战古那个大乱世风云活下来的貘厄。
貘厄深知,那个时代风云跌宕强者辈出,如果那些人都活下来九野远不止十六脉这么简单,不过同样,他们这是十三州妖族豪门也是踩着其他妖族部落的尸体起来的。
“那我就再去确认一下!”
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力量貘爻始终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毕竟拥有太康氏的血脉已经足够站在始祖境巅峰了,太康氏与通灵明眼结合会有多强谁也不敢想象。
霎时,十二都天神煞阵内黄沙飞扬遮天蔽日,貘爻的身材看似笨拙但行动却异常灵巧,几个起落便在黄沙中消失了身影。
“霰”
貘厄单手一抓,所有的风沙都朝着太康回周身汇聚似乎要将他埋葬,太康回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身外盘仙锁层层阻隔。
“禁空法阵”
“禁灵法阵”
“禁行法阵”
太康氏独有的血脉加上盘仙锁,让他可以在转瞬之间布置下三大法阵,这些充斥着貘厄妖力的风沙在进入这些法阵后被三禁法阵束缚,纷纷飘落成为了最普通的尘埃。
但是一张大手却强行冲破法阵朝着太康回抓来,破开法阵后貘厄的速度被减慢了许多躲避起来也非常容易。
不过这只是掩护佯攻,真正的麻烦还在背后,貘爻化身本体,万丈妖貘张开巨口便要将太康回吞入腹中。
一旦进入貘爻腹中,即便是有通天本领也会被吞天符文消融难以翻身。
太康回自信自己可以,但以一敌二不管怎么说还是无法做到面面俱到,就在貘爻自己以为得逞时太康回终于睁开了神秘的左眼。
左眼赤红一片,但是貘爻分明在这双眼中看到了异象ꓹ 一头金翅大鹏在太康回的眼中振翅翱翔后,从眼中飞出!
本以为只是幻象ꓹ 但这金翅大鹏冲出之后体型暴涨,比其他也差不了多少。
天苍州金翅大鹏部统帅了几百万年,直到最近千年才被凰族从天王之王的位置上赶下去ꓹ 被妖师封印在了空岛,不过其强大不言而喻。
金翅大鹏俯冲而下一双铁爪直接将貘爻所化的妖身抓破ꓹ 貘爻化作一堆黄沙崩溃。
“食日吞天!”
貘厄掌心中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抓住时机吞天符文全力运转ꓹ 看似不起眼的漩涡却带着难以抗拒的吸力ꓹ 所有的东西都猜疯狂的朝着漩涡汇聚,就连光线都难以逃脱。
太康回即便已经在极力克制,但是他的身体依然在不由自主的朝着黑色的漩涡中飞去。
地动山摇,大地崩裂成无数块,巨石落入掌心被漩涡绞碎被貘厄吞噬。
“糟糕!”
进入食日吞天的范围内想要挣脱就没那么容易了,太康回非常果断,双掌一合身上毫无保留灵力暴起ꓹ 为了脱困居然选择了引爆了自己全身的灵力。
貘厄也没想到看似年纪轻轻的太康回有如此见识,若是在晚一些即便引爆也无济于事。
天價盲妻,總裁抓緊我 馬葉的小屋
引爆自身灵力虽从貘厄掌心脱逃ꓹ 但是自身也受到了波及ꓹ 太康回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ꓹ 口中鲜血溢出。
不止如此ꓹ 食日吞天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些灵力,损伤自身反哺貘厄ꓹ 太康回的选择不可谓不壮烈。
太康回知道貘厄与貘爻不同ꓹ 这老妖不动则已ꓹ 一动便是杀招,如果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轻易脱身。
逆天譜 劉建良
金翅大鹏与貘爻的战斗也越发激烈ꓹ 见到这金翅大鹏后貘爻自然认出了他的真面目,妖族之间的争斗同样非常残酷,战斗中落败的金翅大鹏部被全部封印到了空岛。
“鹏瘿,没想到金翅大鹏族曾经的绝代至尊居然甘心委身于人族!”貘爻说道。
“正如我也没想到,我鹏族会被永久囚禁在浮空岛”鹏瘿冷哼一声。
鹏瘿不过是皇尊境界,但是因为通灵明眼的原因可以借助太康回的力量而发挥出始祖境的战斗力。
“若是妖师知道,怕是浮空岛都保不住了”
“不用威胁我,当年我在看到这一双眼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看到十三州最后的结局,在此之前太康回不能死”
一开始鹏瘿只是不甘心,从天空之王到跌入尘埃金翅大鹏族不甘心,为了争取凰族居然舍弃了金翅大鹏族。
不过之后鹏瘿的想法慢慢出现了改变,太康回身上的秘密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他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能不能力压十三州妖族始祖,甚至力压龙帝成为新一代的第一始祖境!
“身为鹏族皇尊居然如此短视,比起那只老鹏可差远了,在这一场战斗中站错了立场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貘厄说道。
“土狸猫你也别得意的太早,现在谈论胜负还太早了”鹏瘿寄居在太康回的眼中,知道太多的秘密,所以对太康回有信心。
重啟高一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他去见他的列祖列宗,至于你,我和老鹏关系还算不错,做个筹码也行”貘厄的笑声刺耳。
太康回受伤不轻,在貘厄看来这场战斗已经赢了一大半。
不过就在貘厄动手准备终结的时候发现了异常,腹内传来了剧痛让他没站稳险些跌倒在地。
“看来成功了”鹏瘿脸上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
都市不敗至尊 那年三月
“咳咳…”太康回同样在咳血“代价也不轻”
“怎么回事?”貘爻问道。
尼羅河的男兒
貘厄闭上眼内视自身,一丝丝灰色的气流正在他体内各处运行。
“毒!”
“这怎么可能”
貘爻今日遇上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拥有吞天符文的天妖貘居然会中毒?
“能够让始祖帝境的天妖貘中毒,难道是那条乱古毒龙?”貘爻怀疑道。
身中谁的毒貘厄已经心里有数,吞天符文试着溶解这些毒气的时候,这些毒气产生了强烈的抵抗,这不是普通的毒,而是毒之本源!
貘厄的脑海中一头九头巨蟒正在肆虐疯狂破坏他的身体,乱古毒龙确实有能力让他的吞天符文失效片刻短暂中毒,但绝没有这么狂暴。
至于是怎么中毒的,貘厄回想了刚才太康回选择自爆灵力从他手中脱困,那些海量的自爆的灵力被他全部吸收。
“不是毒龙,是九头相柳!”
貘厄终于从记忆深处找到了关于这一尊北荒妖帝的传闻,四海八荒九野十三州中九野与十三州的仇恨最尖锐,八荒始终希望保持平衡的态势!
乱古中代表八荒几位至尊立场出现在十三州的便是九头相柳,九头相柳绝代风华曾引发了十三州不少妖帝的青睐,他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不止如此相柳一身通天毒功即便是西海毒龙一脉的始祖都要逊色三分。
不过相柳的结局也很惨,据说是因为爱上了某个男人卷入了一场战斗中双双陨落!
太康回身上出现了九头相柳的本源之力,那传闻中的人身份也呼之欲出,十六脉始祖中那个豪放的男人太康野王!
“既然与相柳相恋的人是太康野王,你又继承了相柳本源,那你应该也不是人族的肉身吧”貘厄说道。
“这就不是你能管的事情了”
“哈哈,堂堂十六脉中的太康氏居然是人与妖相恋后的产物,如果这个秘密传出去怕是你们的地位还不如现在的羽人族吧”
“放心,这个秘密是传不出去的”
如今的貘厄被相柳的力量所侵蚀,剩下的就是将貘爻一同处理掉。
“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和那个道士联手创造的术”
“四灵法阵!”
太康回手中结了几个印,九野内陆地脉中传出四声嘹亮的声音,万丈青龙掠境,青光荡漾所过之处万木逢春;白色的斑斓猛虎从半空一跃千里带着萧条肃杀的兵戈之锐;沐浴在岩浆中一头赤红的朱雀鸟飞身而出,印照万里红霞;大地裂开一头玄龟负蛇自地面下,脚踏大地过千山万水迈向边国,背上长蛇似乎感受到了召唤者的处境凶相毕露。
当初四大神朝离开九野时,阎立和太康回将断脉桩插入地脉中,借由地脉之力滋养四灵,如今四灵初成已经有了一战之力。
“先是通灵明眼,再是九头相柳,还有这神奇的异兽,得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貘爻也彻底震惊了,即便面对龙帝龙无间或者龙干宝,都没有过的震撼。
“若是重新再排十六脉,怕是太康当属第一!”
貘厄体内被相柳入侵,一时半刻难以恢复战斗力,他绝不会想到两人与太康回一战会落得如此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