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野比少佐每天中午都会准时去拜会一下田中军吉。
连时间都不会变。
這個王爺不太冷 莫璐瑤
每次都会带上一束鲜花。
而为了不影响到田中军吉的休息,逗留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三分钟。
连着三天都是如此。
这让这个点负责站岗的内野和大平已经非常熟悉了。
第三天的时候,“野比大雄”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
田中军吉的身子,已经适合做手术了,将会在后天上午进行手术。
还剩下最后一天时间。
手术的过程很有可能直接将田中军吉唤醒,或者是,永远无法唤醒。
两种情况都是孟绍原不愿意看到的。
差不多了。
孟绍原在自己的工作间里换上了勤杂工应该穿的衣服,拿出了一瓶酒走了出来。
他敲开了冢本建志办公室的门。
一看到“吴彦祖”出现,冢本建志立刻笑了。
他太喜欢这个中国人了。
当然,最喜欢的还有他手里的酒。
太子妃,請自重
“科长,这是最后一瓶了。”孟绍原在冢本建志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明天,我不能给您送酒了。”
“为什么?”
冢本建志简直就是大惊失色。
“我的酒,没有了,我想酿,可是您也知道,我什么材料都没有。”
冢本建志当然知道他没有原材料。
日方对于这些东西的管控非常严格。
搞定市長夫人:桃運官路 梁上君子
可是,不再提供酒,对于喝惯了“吴彦祖”酒的冢本建志来说是根本无法忍受的:“你都需要一些什么,写下来。”
“我,不识字。”孟绍原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你说,我来记一下。”
“我需要高粱、小麦、玉米、糯米、大米……还需要……”
冢本建志仔仔细细的记录了下来:“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帮你准备好的。去,把门关上。”
孟绍原按照他的吩咐关上了门。
“明天,我会把你需要的东西,装到一辆车上,你推着它,我在医院的后门等你。但是,这件事,你的,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家伙为了喝酒,开始以权谋私了。
孟绍原早就调查过了,日本陆军医院的后门一般情况下不开,负责看守后门的,是一个军曹和一个日本士兵。
而冢本建志,经常会把一些紧俏物资从后门带出去,拿到黑市上变卖,那个军曹肯定拿了他不少的好处。
这贪污腐败,不光在国民政府里有,日本人当中一点不少。
到了战争的中后期ꓹ 日本人不还在内部展开了反腐,抓了不少日本官员吗?
“好的ꓹ 好的。”孟绍原连声说道:“只要有了原材料,几天时间我就能把一模一样的酒给您送来。”
“可惜啊,这几天我是喝不到了。”冢本建志有些责怪:“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呢?这今天我应该怎么办呢?”
孟绍原讪讪笑着。
你丫的ꓹ 我不得控制好时间吗?
……
田七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
今天又白等了。
发动轿车ꓹ 开了一段路,想起林璇嘴馋ꓹ 让他回去的时候带些“莫锦绣”的糕点回去ꓹ 便顺道去了一趟。
从“莫锦绣”买了糕点出来,正想去轿车来,看到路边,一个乞丐正躺在那里晒太阳。
田七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刚想离开,忽然又扭过头去。
醜女妖嬈:邪君的冷妃 妙音清影
这个乞丐ꓹ 怎么自己觉得长得像一个人?
田七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扔给了乞丐。
一品仵作
“谢谢大爷ꓹ 谢谢大爷。”乞丐一迭声地说道。
“你ꓹ 站起来ꓹ 让我看看。”田七冷声说道。
乞丐一头雾水ꓹ 可有钱的就是大爷,还是顺从的站了起来。
像ꓹ 真的有点像ꓹ 尤其是身高方面。
“转过去再让我看看。”
田七怎么吩咐ꓹ 乞丐就怎么做。
異界變身 小狐貍快跑
这人有用。
田七冷冷说道:“当乞丐多久了。”
“一年多,逃难来上海的。”乞丐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田七点了点头:“我有份工作给你ꓹ 一日三餐,每天有鱼有肉,每天一瓶酒,一包烟,做不做?”
愛劫難逃①總裁,一往情深!
乞丐一怔:“大爷,您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我给你找个院子,你每天就待在里面晒太阳。”
乞丐苦笑说道:“大爷,您瞧我都落魄成这样子了,您就别再寻我的开心了。”
“我从来不寻人家开心。”田七指了指边上的轿车:“你答应了,我带你走。你要是不肯,继续当要饭的。你当乞丐才一年多,不至于太懒,你这辈子就怎么一个机会了。”
乞丐在那呆呆的想了好大一会。
有吃的,有住的地方?每天还有酒喝有烟抽?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啊。
再说了,像这种有钱的大爷贪图自己什么啊?
当时一咬牙:
“大爷,我跟你走。”
……
田七带着这个乞丐,去了自己早就租赁好以备不时之需的房子那。
两间房,还有一个小院子。
每天中午的时候,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弄上两口小酒,别提有多美了。
路上,田七买了不少的酒菜,还有两条烟。
網遊之騎龍戰神
一进院子,田七指着这里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了。”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乞丐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九州縹緲錄·一生之盟 江南
“把东西都放下来吧。”
田七一吩咐,乞丐急忙放下了手里的酒菜,可还有些恋恋不舍,就生怕大爷会带回去自己吃一般。
田七笑了一下:“全都是给你买的。”
“哎,谢谢大爷,谢谢大爷。”乞丐这才放心。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爷话,我叫杨财生。”
“家里还有没有别人了?”
“没了,都死在日本人手里了,就一个本家姐姐,和我一起逃难到上海,可病倒了,没钱治,生生的死了。”
全部都符合自己的要求。
田七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十块钱:“一会,你出去洗个澡,剃个头,买身新衣服,再回这里来。”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杨财生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可大爷,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也不认识您啊?”
“我乐意。”田七点着了一根烟:“但我有个要求,等你回来了,不许离开这里一步,要是被我发现了,我不光会把你轰出去,还会打断你的双腿!”
杨财生吓得一个激灵:“您放心,大爷,有这样的好日子,谁肯走啊。大爷,我还没问过您的名字呢。”
“不是你该问的,不要乱问。”
“是,是的,大爷,我保证再也不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