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破军城内忘情宗宗门驻地大门口易天手持城主府的符令诏书上前表明了身份,可没想到还是被忘情宗宗主怜霜拦在了外面。好在自己也是见到了那位忘情宗的纪萱,算起来她是这次事件的主要当事人,冰魔族的冷旭可是专为她而来的。
与此同时易天也察觉到大街上有个青年魔族修士正朝此处信步走来。其人身上的灵压波动在分神中期的样子,单论其实力足可以压制整个忘情宗了。
其实易天心中也是异常好奇,以冷旭的实力对付这般低阶修士直接出手掳人不更直接。反而要像现在这般样子学着灵修的方式前来拜山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对面的怜霜也是第一时间察觉到冷旭到来,额头深深皱起脸上却是露出一副不屑之色。但她不过是化神后期修士面对高出两阶的冷旭也是无能为力。
料想她也是个倔脾气的人,手中必定有底牌所以冷旭才会如此以礼相待。但这事到最后还是以实力见分晓,以冷霜师太手中的底牌至多也只能和冷旭拖延下去完全没办法解决此事。至于她身后的纪萱好像对冷旭并不反感,相反她神念扫过后面色不改只是眼中一丝欣喜的神色瞬闪即逝。
如此这般表象自然是瞒不过易天的神念探查,心中叹了口气后暗道:‘果然是凄情的转世骨子里对前世的夫君还是有着万分依恋的,哪怕是修炼了忘情宗的忘情诀还是无法根除前世的影响。如果让纪萱再转一世可能凭借忘情诀可以将这般依恋彻底根除掉,冷旭真是挑了个好时间上门。’
少倾待冷勋来到了忘情宗驻地大门口见到三人正杵在那里也是面色愕然。神念扫过忘情宗二人后在纪萱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同时脸色稍缓露出些许喜色来。
转过头来将目光转向站在一边的易天后,突然眼中瞳孔一凝随即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别过头去不予理睬。
突然怜霜开口道:“你这登徒子又来干什么,我忘情宗乃是灵修联盟内的名门正派断不会和魔族修士扯上什么干系的。”
冷旭则是淡淡一笑道:“在下多番前来都是以礼相待,照说没有一处不按照灵界宗门规矩办事,怜霜道友莫不是太牵强了。站在大街上对话如此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感情这位主也是收敛了心性,如果放在正常的情形只怕他早就潜入府中掳人走了。易天观察下来只怕冷旭和自己一样都是被冷霜师太拦在了外面,转身打量了下忘情宗的二人之间此时怜霜面色不善可又不敢发作。
沉默了约有十息后只听她开口道:“好吧如此就请前辈到宗门府上稍息。”同时又转过头来对着易天道:“易道友既然是城主府派来调解之人也请一并入内详谈,免得传出去让人误会我忘情宗不知礼数怠慢了城主府的特使。”
明显她这是没招了只能暂且退让下,可易天知道冷霜也是在观察自己的动向看看是否真能如城主府的诏令上所言可以妥善的处理此事。
那冰魔族的冷旭闻言则是笑了笑,转过身来嘴唇挪动了几下传音道:“没想到易宗主大驾光临,我就知道小小的破军城内必定会有重量级的人物坐镇,没想到是你啊。”
“冷旭道友客气了,要不是你在此添乱我会有必要出现么?”易天却是没好气的回道。
“易道友此言差矣,”冷旭迈开步子缓缓走去嘴里却是回道:“我做的一切可都是按照你们灵修的路数来,没有半分逾越的意思。而且我相信论实力我远非易宗主的对手,可为了维持破军城的次序你定不会与我大打出手吧。”
甜面修羅
易天听罢脸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是暗暗叫苦。破军城现如今营造成这般局面来之不易,自己当然不会再于此大打出手,否则那些魔族修士见罢再次四散奔逃可是给灵界埋下了祸根。说起来待到十年定期一过将这些人都悉数送回魔界后便相安无事了,冷旭只怕也是早就看出了灵修联盟的筹谋所以才会循规蹈矩按规则出牌。
如此一来自己更不能打破规矩强行出手将其击杀或是驱逐出去了,说到底为了保灵界万年清平自己这点气也得忍着了。
不过易天可不想给冷旭牵着鼻子走,迈开步子跟了上去跨过忘情宗宗门驻地大门后便伸手打开禁制结界将此处都笼罩了起来。前面走的着三人自然都察觉到了只是他们也都没有什么异议,反正之后的事情都是要私下详谈的。
易天边走边低头传音道:“冷道友果然是好算计,既然你以礼相待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今日只要你说的在理我可以主持大局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易道友果然是快人快语ꓹ 有你一句话我便心安了,”冷旭笑着回道。
片刻后四人穿过层层长廊楼阁来到了忘情宗的大厅内ꓹ 此时厅内早有三位女修坐在那里等候着了。怜霜则是走至正位上转身坐定,纪萱便站在她身后伺候着。
主人家没有发话,冷旭却是一脸随意走上前去在冷霜师太右边下首第一的位置上坐下。易天见罢只得碍着冷旭的位置坐在他的旁边。
那些忘情宗的长老也都有化神期修为ꓹ 见来了两个修士一个分神期,一个元婴期顿时也都面色各异。最后不约而同的转向主位上的怜霜宗主希望她能给个合理的解释。
大厅之中只听怜霜轻咳一声道:“这两位分别是魔族冷旭前辈和城主府特使易道友。”
面前三位女修听罢纷纷稽首行了一礼ꓹ 冷旭则是面带微笑以平辈之礼还礼,易天自然也不例外。
稍后只听怜霜开口问道:“冷旭前辈三番四次前来不知所谓何事呢?”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呆萌的蘿蔔
“贫道的来意想必几位师太心里也很清楚了吧ꓹ ”冷旭开门见山伸手一指道:“贵派弟子纪萱乃是我发妻再世之身ꓹ 我遍寻与她数百年直至来到灵界才找到点眉目。”
“荒谬,”怜霜伸手一挥厉声喝断道:“纪萱乃是我宗门弟子,身在灵界长在灵界。即便是你的发妻转世那也是前世的事情了。”
“师太莫恼,在下也是爱妻心切所以才会动用秘术查询至此,”冷旭笑脸说道:“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还望怜霜道友可以成全在下。”
“好一个‘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本门修行的忘情诀正是让人能够忘去七情六欲去追寻那无上大道ꓹ 道友所言与鄙派所奉行的宗旨背道而驰请恕本宗不能认同,”怜霜断然回道。
王爺,我要嫁你
“贵宗所信奉的修炼宗旨本座无意打破ꓹ ”冷旭说道:“只是本座思妻心切ꓹ 自魔界深渊一行后已经过来七八百年了ꓹ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她的转世之身自然是不容错过。”
冷皇追 煜舞
怜霜宗主听罢脸色变了数变ꓹ 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冷前辈我敬你是前辈高人,可儿女私情于修炼大道却是阻碍。再说即便是纪萱跟了你又能怎样ꓹ 她是灵修之身如何转修魔道?”
網遊之武林新傳 裴無衣
“此事怜霜宗主不必担心ꓹ ”冷旭却是不屑的回道:“我冰魔族不同于其他六大魔族ꓹ 虽然转修魔道也是也要接受魔气罐体可因为族中功法特殊根本就不会对本体造成什么大伤害的。”
“请恕晚辈直言,前辈刻意如此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的因由ꓹ ”怜霜宗主突然开口问道:“既然前辈以礼待之,我们自然也不想将事情搞得太僵,何况还有城主府的特使在此调解想必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凡事都躲不开一个‘理’字。”
冷旭闻言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易天看在眼中脑海之中飞快的将冰魔族的信息过了一遍,随后开口说道:“冰魔族修士一般来说都会以双修功法增强修为,这一点和别族不同。”
“哦,易道友对于冰魔族倒是还知之甚详么,”怜霜宗主调侃道。
不理会她的话,易天接着说道:“冰魔族修士一般来说都是一夫多妻制,通常会有三四个双修道侣陪在身边。依我看阁下应该也是个用情专一的人,身边的道侣只有一个,所以才会如此专注寻找其转世之身吧。”
“易道友果然是见多识广,而且看人的眼光也不差,”冷旭附和道:“正是如此我才会不惜万里昭昭从魔界赶来灵界寻找发妻。”
“我看阁下不用强还因为这会影响到双休道侣的道心,”易天又道:“如果是纪萱道友心甘情愿跟你回去接受魔气罐体,日后道心稳固自然是不会出什么大差池,如果是用强之下难免会在道心上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日后即便是接受魔气罐体修炼起来也很容易发狂变成‘狂’之形态的魔族。”
“不错,我冰魔族不同于其他魔界修士,族人虽然功法精进困难,可修炼到高阶后都是‘静’之态的魔族实力自然比相同‘狂’至形态魔族强上多矣,”冷旭说道。
听到这里坐在主位上的怜霜则是面色恍然,随即用新奇的目光打量了下面前的易天问道:“易道友果然见识广博,可好似你这般修为无法接触的这么多的绝密信息吧。”
冷旭则是在一旁冷哼几声道:“只怪你没眼力,真正厉害的人物在面前却不认得。他才是这里说的算的人,你以为单凭城主府席天应那不入流的准合体期修为还入不得我法眼。”
暗夜閣樓
此言一出面前的怜霜宗主和对面坐着的三个忘情宗长老连带着背后站着的纪萱都面面惧色。怜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难道尊驾就是那新任离火宗易宗主么?”
易天面露无奈之色,本来不想将事情搞得太大,只是到了现如今的地步看来对方几乎也能猜到八九分了。
狼的死穴
随后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当年凄情的陨落和我有直接关联,所以这次出面调解我也是责无旁贷。”
冷旭闻言却是哼了两声道:“我猜想就是,当年你和内子一同被选中前往魔界深渊,事后只有寥寥数人脱出。我曾经问过出来的人他们都没有道出你们的下落,只是凄情的本命魂牌破碎让我意识到了不对。后来我听传闻离火宗新任宗主名讳也叫易天,而当你再次以灵修身份现身后我老远就将你认了出来,只是那时你的实力已经提升到连我都要畏惧的地步了。”
籃球之遊戲分身 雙煙囪
“这也是冷道友你会在破军城内规规矩矩的直接原因吧,如果换作是郑婷云或是陆剑灵坐镇此地恐怕你也不会那么安分守己,”易天调侃道。
“是又如何?”冷旭不屑的道:“你当我傻瓜么,你既然连得那血尸老魔都能放过自然是不会与我一般见识了。何况我们之间也没有解不开的仇恨,我只要找回发妻转世,而你也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出手对付我。”
坐擁庶位
“也罢希望你能够就此打住,”易天说罢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人这番对话完全没有私下传音而是直接在堂上道出,坐在面前的五人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忘情宗的怜霜宗主则还是试问道:“敢问易前辈此事如何处理?”
现在已经不是她可以说了算的时候了,合体期修士交谈本来就没有他们这些小辈打岔的份。可怜霜宗主还是强打起精神开口问了下。
“让冷旭施展功法查证纪萱的前世,如果真是凄情就让他带人走,”易天用不容置否的语气说道:“至于忘情宗得损失就用此弥补吧。”
戀上妖精夫君
说完伸手取出个储物袋放人些宝材和灵器后隔空递了过去。怜霜宗主接过手后神念探入,三息后面色一惊,这里面的东西抵得上整个忘情宗的财产,算起来也是给足了面子。
冷旭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了下而后嘴里蹦出一句话道:“多谢易宗主替我赎人了,”说完取出一支黝黑色的木梳祭在手中,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