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公爺
小說推薦明朝小公爺
“我实在不明白,某些马穆鲁克人怎么会对我们产生愤恨?!”
“我们的确拿走了一些东西,但我们也给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自由与土地。”
“如果还是丹图曼·贝伊二世及他的子孙、贵族们统治,他们能有自由与土地吗?!”
門閥風流 水煮江山
“今天的马穆鲁克共和国应该感谢我们,是我们欧罗巴人解放了他们!”
“我们将土地平均的分配给了本该是奴隶、贱民的他们,所以他们才能够有今天。”
“而且,我们拿走的东西从来就不属于他们。”
“那些东西,属于的是马穆鲁克的贵族们。”
——《我们荣耀的欧罗巴》赫克托·丹·道森
欧罗巴联军们第一次品尝到了劫掠的滋味,这种一夜暴富的快感让他们欲罢不能!
超級玩家i 黯然銷
还有啥比抢劫来钱更快的?!
马穆鲁克王朝近三百年的累积,被他们一朝吞没。
而欧罗巴与马穆鲁克,那也算是有世仇的。
在圣城王国毁灭之后,是马穆鲁全盛时期。
于是,他们出兵攻占了克提尔、西顿、贝鲁特、安塔尔图斯、阿斯里斯等城市和要塞。
将十字军在东方最后的桥头堡,彻底的拔除掉。
这份仇当年没办法,只能是憋着。
如今算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十三万欧罗巴联军、两万雇佣兵。
轰然杀入已然衰败的马穆鲁克王国,在开罗城外的瑞达利亚马穆鲁克终于耗尽了自己最后一滴血。
欧罗巴人无意占领这里,主要是琢磨白费兵力还未必能守住。
但他们很愿意扶持一个亲欧罗巴的势力,正好缺钱……
于是,作为智囊出现的乔治很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所有的马穆鲁克贵族,全部抓起来、抄家!
而他们的妻子子女,打成奴隶后运回来。
男丁不听话的,全部送去开矿——小周管家现在到处修路很需要各种矿产。
而那些听话的则是送到庄园里去耕作,这还能减少对农奴的压榨。
至于原本那些贵族的土地,则是直接分配给他们的平民。
同时特赦所有的奴隶,还给他们也分配了土地。
如此一番做下来,马穆鲁克复国的希望全然灭绝……
没有人猜到,这对于欧罗巴的劫掠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尝到了甜头的欧罗巴人,很快的开启了自己的全面劫掠之路。
当灰州的门户洞开的时候,投资人的探子就如同水银一般泄入了进去。
灰州大陆在后世,被称之为“黄金大陆”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量的木材、各种矿产,甚至还有现在并没有被发现巨大价值的石油。
然而此时整片大陆上并没有几个国家,多数都只是以部族的形式存在。
在马穆鲁克跌倒后刚刚吃了满嘴油的欧罗巴,也决定要修整一下。
他们仅仅是派出了雇佣兵,对那里进行短期的骚扰和掠夺。
更重要的是,在乔治的建议下开始将他们淘汰的刀剑、铠甲卖给那些黄金州的土著。
换取的是战俘、黄金、白银……等等,他们在等待、在蓄积实力。
玉螭虎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他们这一次吃的太饱了。
零散的黄金州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了,他们盯上了现在的最强国——奥斯曼。
但他们还需要等待大明的武器运抵,同时筹备上足够的粮食、军械。
大明并没有让他们失望,五十艘大明战舰护送着两百艘各式商船很快的抵达。
巨星成長之路
大明的皇帝甚至亲笔给教皇写了一封信ꓹ 预祝他们取得战争的胜利。
同时私人馈赠了教皇一门他们极为想得到的火炮,还有五十枚炮弹。
一时间整个欧罗巴欢呼了起来ꓹ 没有人再计较大明对于他们前往大明本土传教的忽视。
更没有人计较,大明之前让他们放弃美洲的憋屈。
欧洲列国紧急的将自己在美洲的队伍抽调回来,因为这里需要更多的军队。
“这是计划的第三步ꓹ 我们还需要循序渐进……”
惯性,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而当长期的惯性养成之后ꓹ 尤其是在被一群人养成之后。
除非它展现出了特别的坏处,否则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个惯性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谍报司汇集来的各方消息ꓹ 汪直在行宫的书房里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这里的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加复杂ꓹ 虽然欧罗巴暂时拟合在了一起。
但这是在他们有着共同利益的前提下,想要形成这种拟合的惯性……
那么就需要让他们保持通过劫掠而获取利益,至少数十年。
甚至上百年。
这不是他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事情。
“某简直不敢想,殿下居然有这样的雄心与计划!”
汪直望着玉螭虎,笑着道:“不过……这确实很诱人啊!”
“一切都还需要汪公的支持,否则小子一人难以成事。”
小周管家现在已经累的几乎没了人形ꓹ 好在徐经被派来协助他。
同时抵达的,还有刘瑾、张永他们几个。
都是被熊孩子派来锻炼的ꓹ 他们需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锤炼自己。
“他们……能赢么?!”
玉螭虎微微一笑ꓹ 走向了窗边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他们ꓹ 不会输!”
弘治二十五年夏ꓹ 教皇冕下发出圣谕。
号召欧罗巴各国夺回圣城,向顽固而邪恶的敌人发起总攻!
欧罗巴列国在教廷的议会上慷慨陈词ꓹ 表示将响应冕下的圣谕。
这一次ꓹ 列国抽出的军队高达二十八万!
要知道ꓹ 此时的西班牙仅五百余万人口。
而英吉利此时的人口,甚至只有不到三百万。
抽出如此庞大的军队ꓹ 几乎已经是穷兵黩武了。
然而第一次掠夺的胜利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若是更富庶的奥斯曼呢?!
这一回欧罗巴信心满满,因为大明给他们带来了数百门的火炮。
其中还有很多重炮!
不过,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些火炮都是大明准备淘汰的产品。
新式的、有弹壳的炮弹,并没有卖给他们。
長生謠
这一批都是从大明国防军手上,换装下来的。
不过即便是这批火炮,对于欧罗巴来说已经是个惊喜了。
尤其配备的火药,还有锥形的炮弹。
而欧罗巴各国之间的道路依旧在修筑,只不过这时修筑的主要人手已经换成了战俘。
还有大量购买来的奴隶,工匠们只是督促和验收。
庶女難求 野花艾菊
大量奴隶的买入,促进的是人手的释放。
土地被大量的开发、耕作,而同时农奴也被大量的释放。
庄园主不需要农奴了,他们现在有了更适合干活的奴隶。
农奴们则是有其他事情要做,比如……被训练成为士兵。
亦是这个时候,玉螭虎和汪直真正的见识到了投资人的能量。
当战争爆发的同时,原隶属奥斯曼的多个属国一并爆发了叛乱。
奥斯曼的扩张,其实一直都让属国处在不稳定状态。
瓦尔纳之战虽然他们取得了胜利,甚至击杀了波兰-匈牙利国王瓦迪斯瓦夫三世。
然而这仅仅是在欧罗巴其他国家,几乎都袖手旁观、教廷影响力大为缩减的情况下。
如今,情况不同了。
事实上,奥斯曼也是骑虎难下。
战争与扩张,是奥斯曼帝国的立国之本。
无论是需要新地皮的改宗领主,还是需要靠劫掠来维持信仰的加齐武士。
如果苏丹不能带着他们攻城略地,那么统治基础就会受到损害。
这点是当时的教廷、欧罗巴君主们,很难立刻理解的逻辑。
而一旦停止了对外扩张和战争,那么奥斯曼便会走向衰亡。
这一次的战争,奥斯曼面临的……是整个欧罗巴!
甚至,萨非王朝此时也参与了进来!
浩浩荡荡的三百余艘战舰,轰然杀入海中。
勒班陀上,奥斯曼帝国280艘桨帆船严阵以待。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场海战将会起决定性的作用。
一旦欧罗巴取得胜利,那么接下来就是登陆、聚集军队并向着君士坦丁堡进军。
“不必等了,去祝贺那位教皇冕下取得胜利吧!”
玉螭虎笑了,此时的奥斯曼并没有铁甲战舰。
然而欧罗巴已经从大明手上,购买了三十艘铁甲战舰。
当然,这也是第一批铁甲战舰了。
现在大明有着一百三十余艘铁甲战舰,这些战舰从外表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其使用的装甲,却完全不一样。
因为知道会爆发这一场旷世海战,玉螭虎特地要求水师如今的统帅戚景通亲自到场。
乘坐他的那艘八千料战座船,观摩这一场海战。
也许这之后,很长时间内再也没有如此恢弘的海战了。
“轰!轰!轰!!……”
此时的勒班陀上,双方的舰队终于遭遇上了。
地獄手冊 年末
率先选择了开炮的,是欧罗巴的舰队。
他们装备着来自于大明的火炮,比之从前的火炮射程更远、杀伤力更强!
而这一点上,奥斯曼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第一轮的齐射炮击中,密集的阵型让他们一下子损失了数十艘战舰。
“还击!还击!!”
嚎叫声在战舰上响起,海面上血光冲天。
无尽的哀嚎和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海面。
“轰!!”这是烈火引燃了船上的火药,让整艘船直接被引爆。
奴隶水手们吼叫着,奋力划动船桨。
戚景通无比激动的举起自己的千里镜,看着这一场空前的海战!
近三百艘奥斯曼帝国战舰,三百八十余艘欧罗巴联合帝国战舰!
就这么在这片大海上,奋力厮杀。
“轰~!”
一枚炮弹击中了戚景通的战座船,然而厚实的装甲只是让船摇晃了一下。
根本就没有击穿。
“区区萤火,竟敢争辉?!主炮,给某击沉他!!”
戚景通也火了,开始他只是让排炮参战而已。
如今这一发炮弹,让他决定叫奥斯曼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火炮!
同时,这也是对欧罗巴人的震慑。
“咔嚓~轰!!”
一炮轰出,刚刚对着八千料座舰开炮的奥斯曼战舰还未从炮弹击不穿的震惊下回过神来。
便嚎叫着想要掉转船头,然而这如何可能……
“轰!!”
一声巨响,一部分的欧罗巴人发现不对劲儿了。
他们抬眼望去,却见一艘靠近戚景通战座船的奥斯曼战船直接整艘船被炸的粉碎。
是的,直接粉碎了!
成片的残碎尸块和腥血在飞溅,破碎的木头在火光中冲上云霄……
“结束了。”
戚景通缓缓的放下了千里镜,对面的奥斯曼海军已经绝望的开始溃逃。
然而这种溃逃,只会诞生更惨烈的杀伤。
“嗵嗵嗵……轰!轰!轰!!”
无数的炮弹如雨点一般砸过去,奥斯曼的战舰一个个被炸的掀翻在了海面上。
欧罗巴人爆发出了剧烈的欢呼,拼命的催促着奴隶水手们加快速度……
“仅仅是不足两个时辰,奥斯曼舰队几乎全军覆没……”
“属下如今在岸边,继续观摩欧罗巴此番作战。”
“随后整理成册,带回大明……”
这一场残酷的海战,彻彻底底的告诉了戚景通什么是战争。
而他的这份密报,亦很快的传到了弘治皇帝的手里。
看着上面戚景通描绘的数百艘战舰,在海上捉对厮杀的旷世大战。
弘治皇帝没来由的一阵庆幸,还好大明并没有停下来。
否则的话,或许就是小舢板去跟人家的大战舰对冲了。
放下了密奏,弘治皇帝缓缓的走到了书架前。
用自己的密匙打开了一封匣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文卷。
“该进行第四步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弘治皇帝摊开了文卷。
但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卷末,看着卷末上的“捌”字眼神有些复杂。
这一项,是他未来要走的一项。
“殿下之后,如何培养?!此方为大明能否再续百年之根本。”
“少而读文、习武,入军伍、农家而知艰苦。入货殖、工造而知格物。”
“如此,方可续之。”
“大唐玄宗,中兴之主。年迈之后,难免昏聩。”
“汉武雄壮,开疆扩土。经年之后,巫蛊成害。”
“前朝前代,旧事历历目前,臣再三思量,为人臣者当忠义为表不可负君恩。”
“是以,恳请由陛下始,为后世立规:帝凡五十,则养太子于朝中熟政。”
“六十,交内阁于太子统政。”
“七十者,则入元老院为首。还军部、政务于太子登基……”
这些话,弘治皇帝不知道自己翻阅了多少次。
每次读下来,总是心下赞叹!
若说这朝中忠贞不二,谁敢堪比痴虎儿?!
回首转身,弘治皇帝翻开了早已经拟好的旨意。
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似乎要将每个字都深深的刻在脑海里。
庠序教谕部,已经将翻译好的欧罗巴各种著作尽数归类、派发教员习之。
如今这些教员,已然可以下至蒙学为孩童启蒙了。
農家媳婦紈絝夫 紅薯咖啡
冥店 老魚文
大明社学、府学、州学……等,将会一并跟进。
而欧罗巴人的这些著作,也让军械营造局的大匠们茅塞顿开。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啪~!”
将自己的大印盖上,弘治皇帝仿佛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一股微风吹过。
“哗啦~”桌面上的《史记》被缓缓翻开,一页又一页的篇章。
亦是此时,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御书房门前。
“父皇!该用早膳啦!儿臣给父皇炖了粥,父皇且尝尝!”
熊孩子小心翼翼的捧着锅,笑脸盈盈的走了进来……
在遥远的欧罗巴,整个教廷的主城都在狂欢中。
战争进展的无比顺利,奥斯曼帝国终究是在扩张中疯狂。
亦在扩张中毁灭。
他们并没有从根基上,解决问题。
这导致的是一旦扩张失利,所有的反噬瞬间到来。
奥斯曼败了,兵败如山倒。
聖櫻四少巧遇千面公主 eland
而玉螭虎也要走了,这里的事情汪直、徐经和刘瑾他们会处理。
他也该回去了,孩子出生……他都没有见过。
谢绝了教皇等人得送行,玉螭虎只想自己安静的享受这一刻。
夕阳下,残云似血。
翻腾滚动着,缓缓的随着落日而流散。
踏上了八千料的战座船,戚景通激动的对他行礼。
玉螭虎颔首回礼,随后沉默的在船首上望着天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来了,我见了,我改变了。
但……我终究不是万能的,我只能说一句:我问心无愧。
唯愿我同胞,康宁喜乐!愿我大明,昌盛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