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湘江》“燃情”國家大劇院

“英雄血染湘江渡,江底盡埋英烈骨。”即使在紅軍長征中,湘江戰役也尤其慘烈悲壯。昨晚,以湘江戰役爲背景的原創歌劇《血色湘江》在國家大劇院上演。這部作品也是“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廣西優秀舞臺藝術劇目進京展演活動的收官之作。不久前,《血色湘江》還入選爲文旅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舞臺藝術精品創作工程”重點扶持作品。

《血色湘江》由著名導演陳蔚擔任總導演,錢曉天任編劇,張巍任作曲,劉科棟任舞美設計和藝術總監。全劇故事發生在1934年冬,在廣西桂北地區,爲掩護黨中央和兄弟部隊過江,紅軍師長陳湘率部頑強戰鬥,最終全部壯烈陣亡。去年,爲獻禮新中國成立70週年和紀念紅軍長征湘江戰役85週年,《血色湘江》在南寧首演。此次登臺,全劇又經過了一年多的打磨提升。

爲了讓當下的觀衆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革命先烈的巨大犧牲,包括陳蔚在內的主創團隊多次前往戰役的發生地廣西興安、全州、灌陽等地深入採風。他們曾長久地注視着奔流洶涌的江水,還曾在高山密林間追隨前人的腳步,哀悼戰士們散落在山河泥土中的遺骸,並通過走訪親歷者等方式收集了大量素材。

劇中的很多人物都有歷史原型,比如陳湘的原型是“斷腸取義”的紅34師師長陳樹湘,配角“賴老石頭”的名字則是編劇錢曉天在紀念碑上親眼所見。在塑造人物形象時,《血色湘江》也避開了刻板平面、非黑即白的窠臼:生死關頭,不滿14歲的小戰士紅米飯一度動搖恐懼;國民黨軍官黃復生是陳湘的死敵,但昔日他們在軍校有同窗之誼。與老同學戰場相逢,黃復生掙扎在狠絕與不捨之間……一個個有血有肉的角色,讓《血色湘江》充滿了真實生動的力量。亂世中平凡人物的悲歡離合,以小見大地折射着國家民族的命運。

舞臺呈現也爲整部作品渲染了悲壯慘烈的底色。滾滾逝去的江水、凌亂巨大的山石樹根、老鄉用門板搭起的浮橋等元素和濃重的紅黑色調既還原了桂北特殊的地理環境,也以嶙峋凌厲的姿態講述着戰爭的殘酷甚至恐怖。在舞美設計和服化道方面,主創團隊傾注了大量心血。

昨晚的演出由中央歌劇院常任指揮朱曼執棒廣西演藝集團旗下的廣西交響樂團、舞蹈團、合唱團等演員,攜手高鵬、呂薇、金鄭建等歌唱家共同演繹。這樣一部宏大磅礴的作品,對全體藝術家而言也是不小的挑戰:呂薇飾演的瑤族姑娘鳳鳴豪邁直爽,敢愛敢恨,是細膩內斂的她難得演繹的“和自己不怎麼像”的角色,舞蹈段落也是全新的嘗試;陳湘的扮演者高鵬此前從未演過軍人,爲了在外形上貼近陳湘,他曾在去年減肥36斤,很多男演員更是到軍營中進行了十天封閉訓練。

天貓雙十一11天成交額4982億元

11月11日晚,廣西當地演員組成的B組陣容在國家大劇院上演《血色湘江》。在陳蔚看來,B組同樣頗具實力。“地方演員達不到要求,是不能登臺的。”陳蔚對作品一向要求嚴苛。創排過程中,朱曼與合唱指揮周君用了許多時間幫助大家摳細節,A組演員也把舞臺經驗傾囊相授。陳蔚希望,結束本輪演出後,《血色湘江》也能在當地成爲經得起考驗的作品,爲更多年輕人提供展示的平臺。

培養更多帥才型科學家

體育老師當班主任 效果怎麼樣?

六部門發38條舉措力挺民營企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