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其实没什么好准备的,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王舞直言道。
“你确定不用收拾一下吗?”
苏昊指了指小铃儿拿出来的工具,好心的提醒道:“你快点去帮小铃儿收拾吧,这样还能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群主,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跟小铃儿之间的关系很差劲似的。”
王舞不高兴地说道。
“难道不是很差劲么?”
苏昊问道。
“当然不是了,我们可是好姐妹呀。”
王舞说道。
“你们这个好姐妹有问题,是塑料姐妹吧?”
苏昊怀疑的问道。
“群主,我跟小铃儿才不是什么塑料姐妹,我们是真正的好姐妹!”
王舞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吧,你们是真正的好姐妹,不是塑料姐妹,所以为了好姐妹,你快点过去帮忙吧。”
苏昊笑着说道。
“是。”
王舞有些郁闷的看了苏昊一眼,轻轻地应了一句,然后转身去帮助小铃儿收拾东西了。
不过,看小铃儿的样子,似乎恨不乐意她过来帮忙。
王舞当然是乐得清闲,但看到苏昊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帮忙了,不帮忙,只偷懒,群主会觉得她在说谎。
一番忙碌之后,韩嘤嘤也过去帮忙,不到十分钟,所有东西都收拾了起来。
小铃儿的厨房又回去了!
王舞重新走了回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群主,都收拾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苏昊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到一边站着去。”
王舞没动,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让我去一边站着?”
苏昊笑着说道:“你要是愿意留在原地不动,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王舞有点担心地问道:“群主,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不说个明白,我害怕。”
苏昊说道:“好吧,既然你想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接下来要召唤大白云了,你站在原地,等大白云下来,就会把你给压倒在地,你明白了吗?”
王舞黑着脸说道:“群主ꓹ 你好坏哦,怎么不跟我说清楚?”
苏昊摊了摊手ꓹ 无奈地说道:“我都告诉你,让你去一边站着了,你不听我的话ꓹ 我能有什么办法?”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群主,你好歹跟我说个清楚呀ꓹ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让我去一边?”
苏昊说道:“好了ꓹ 你快点去一边吧ꓹ 再不去的话,就真的要被大白云给压倒了。”
“哼,群主,你真讨厌。”
絕世驚才小丫鬟
王舞冷哼了一声,然后着急忙活的跑到了一边去,接着抬头看向天空,等待大白云的到来。
不多时ꓹ 苏昊召唤而来的大白云就从天而降,落在了王舞刚才所站的位置上。
砍斷魔爪 伊恩·弗萊明
轻飘飘的大白云ꓹ 看起来就像是棉花糖一样。
苏昊第一个跳上了大白云ꓹ 然后招呼道:“大家都上来吧ꓹ 坐好了之后ꓹ 我就要出发了。”
“群主,你准备怎么走?”
王舞上了大白云后ꓹ 凑到了苏昊的身前ꓹ 好奇地问道:“东南西北ꓹ 你要选择哪个方向?”
“我觉得往上飞,看看天有多高ꓹ 挺有意思的。”
苏昊笑着说道。
“……”
王舞顿时无语了,沉默了片刻,也明白群主这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她无话可说。
大家都上了大白云,坐好了之后,苏昊就操控大白云起飞,然后随便选了个方向。
大白云慢悠悠的飞着,速度不是很快,让大家可以欣赏到下方的风景。
虽然也没什么好看的,都是差不多的背景,环境也差不多,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
苏昊也没心思去欣赏风景,主要是没有这个想法,只觉得看山水太傻了。
不过是山水罢了,哪里都能看到了,跑出去看有什么意思?
王舞低头看向下方的风景,一开始倒是觉得有意思,但到了后来也看的烦了,不再看下去,转而看向了苏昊。
一直坐在大白云上的苏昊,此时正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也不管大白云了。
反正选定好了方向,让大白云慢慢的去飞就是了。
现在正是如此。
大白云慢悠悠的飞着,也不用担心会出事。
在出事之前,苏昊就会睁开双眼,然后操控大白云,避免真的出事。
“喂,群主,我们要一直这么飞下去吗?”
王舞来到苏昊身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扭头看向苏昊问道。
“你不想一直留在大白云上吗?”
賽亞人之拉蒂茲
苏昊睁开了双眼,特意的瞅了王舞一眼问道。
“对呀,这里太无聊了,我不想一直待在上面。”
王舞理所当然的点头道。
“哦吼,你总算是暴露了你的野心,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你这是准备去搞事的节奏呀。”
苏昊笑着说道。
“群主,不要给我乱扣黑锅。”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我这个人呢,说话从来都是讲究真凭实据的,你说我给你乱扣黑锅,你有什么证据?”
苏昊问道。
“群主,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王舞郁闷的说道。
“好了,你也别想着甩锅了,有我在,你是甩不成的。”
苏昊伸手拍了拍王舞的肩膀,笑着说道:“现在就学着接受现实吧。”
“我早就接受现实了。”
王舞撇了撇嘴,然后看向苏昊问道:“群主,说句认真的话,我们到底要飞到什么时候?”
“飞到遇见人为止。”
苏昊说道。
“下面到处都是人。”
王舞说道。
“我说的人,是指修炼者。”
苏昊解释道。
“下面应该也有修炼者的。”
王舞说道。
“有是有,但都是些弱鸡,否则看到我们腾云驾雾,早就该追上来了。”
苏昊不屑的说道。
“喂,群主,说不定人家是小心为上呢,在调查清楚我们的情况之前,没打算接触我们。”
王舞提出来一个想法。
“你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但真正的强者,敢于直面最为残酷的现实,所以在遇到我们之后,肯定会跟我们接触的。”
道長去哪了 八寶飯
苏昊直言道。
“哎,群主,照你这么说,敢跟我们接触的都是傻子了。”
王舞语气古怪的说道。
“对,你说对了,敢于跟我们接触的,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苏昊点头道。
“群主,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否定了下面人里的修炼者,你觉得他们不够靠谱?”
王舞疑惑的问道。
“不是不够靠谱,是没有资格,我们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当然要找些德高望重的高人了。”
苏昊说道:“这些高人了解世界,我们找到了他们,也会了解世界,而现在我们光明正大的路过,只要是有心人,就会主动的联系我们。”
“看看他们的身份,如果是德高望重的高人,正好从他们那边来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但要不是高人,只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也是能从他们那边得到不少情况的。”
“当然,最好还是遇到德高望重的高人。”
“虽然高人不是那么好遇到的,但万一遇到了呢?”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三色貓系列 赤川次郎
“呃,我说了这么多,你能听明白吗?”
说到了最后,苏昊看了王舞一眼,却发现这家伙一脸懵逼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有听懂。
“听懂了,听懂了,我都明白的。”
迷婚計:前妻,從了我吧!
王舞连忙点头道。
“我看你是没有听懂啊。”
苏昊说道。
緝捕小甜心 惡魔的吻
“不,群主,我是真的听懂了。”
王舞坚持道。
道門往事
建黨的故事
“好吧,我就当你听懂了。”
苏昊淡淡地说道。
“喂,群主,什么叫当我听懂了,我明明就是听懂了嘛。”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行了,别说了,看看前面的那团黑云,我想,我们大概是遇到高人了。”
苏昊神情严肃地看向前方说道。
“高人是高人,但却不是德高望重。”
王舞说道。
“是呀,用黑云的一般都是魔头。”
苏昊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要跟一个魔头打交道了,想想还有点小刺激啊。”
王舞有点激动地说道。
“刺激你个大头鬼呀,这个魔头交给你了。”
苏昊翻了个白眼说道。
“群主,你想偷懒就直说。”
王舞说道。
“我不是想偷懒,只是担心我动手了,一不小心就给弄死了,所以才让你出手的。”
苏昊说道。
“群主,你是在吓唬我吗?”
王舞问道。
“没有的事,我吓唬你做什么?”
苏昊笑着说道。
“也是啊,但我还是觉得群主你在吓唬我。”
王舞点了点头,然后依旧怀疑的说道。
“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你,那么我就是在吓唬你了,反正只要你高兴就好。”
苏昊说道。
“但我现在一点都不高兴。”
王舞说道。
“我管你高不高兴了,快点去抓住那个魔头,询问具体的情况。”
苏昊催促道。
“群主,不要催我了,明显还有着很远的一段距离呢。”
王舞说道。
“是有着一段距离,但你不会主动出击吗?”
苏昊问道。
“好的,好的,我这就主动出击了,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王舞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召唤出来翠竹剑,脚踏飞剑,朝着远方的那团黑云飞了过去。
她的速度很快。
黑云也在朝她飞了过来。
双方很快就碰面了。
王舞脚踩飞剑,看向黑云包裹中的魔头,一身黑,邪气凛然,杀意沸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魔头实锤了。
“喂,向你打听个事,你能告诉我这地界有什么修真门派吗?”
王舞笑着问道。
“你是在问老祖我么?”
一身黑的魔头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是呀,这里就你跟我,不是问你,我还能是问谁?”
王舞没好气地说道。
“桀桀……真有趣!还是头回遇到问我问题的人,你可知老祖我是谁?”
魔头发出阴森恐怖的怪笑。
“我管你是谁了,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否则要你好看!”
王舞威胁道。
“要我好看?”
魔头冷笑着,突然止住笑声,周身黑气勾成的乌云,疯狂的涌动了起来:“你一小小的金丹期,居然敢在老祖我面前大放厥词,老祖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你的勇气?”
“切,不过是一个元婴初期罢了,像你这样的垃圾,老娘我都打趴下了七八十个了,你算什么东西?”
王舞傲娇的说道。
虽然现在吞掉了不知道多少个小世界,早就变成了一个强者中的强者,但她表现在外的境界,依旧是金丹期。
在元婴期的眼中,一个打五六十个金丹期,都能做到。
现在一个金丹期敢这么对元婴老祖说话,这不是在作死,什么是作死?
魔头听到了王舞说的话,顿时气了个半死:“你找……”
话音未落。
王舞就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明明比这个魔头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还是选择了偷袭,这或许就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全力以赴的王舞是非常可怕的。
这个魔头就体验到了!
虽然碍于“不杀之誓”的束缚,王舞克制住了打死人的冲动,而是用了比较小的力气,但也让元婴期的魔头翻车了。
“我还以为元婴期有多么强呢,原来还是个弱鸡呀。”
王舞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
也就是这个元婴期的魔头被王舞的重拳给打晕了过去,否则现在听到这话,保不齐会当场吐血的。
元婴期打金丹期,这是以大欺小,结果却没欺负成功,反倒被打了。
真要是传了出去,他绝对是威名赫赫,可惜都是坏名声,连金丹期都对付不了的元婴期弱鸡。
“看看这个弱鸡的记忆,也不知道会不会存在有价值的讯息。”
王舞嘀咕着,抬手一抓,就巴昏了过去,正在往地上掉的元婴期魔头给吸了过来,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搜魂环节了。
如果遇到的是德高望重的高人,王舞绝对会跟高人友好的交流过后,询问一下相关的讯息,但谁让她现在遇到的是个魔头呢。
光是从魔头的做派就知道了,这是个杀人无数却不知悔改得老魔头了。
所以对老魔头用搜魂的手段,王舞一点都没有过意不去,就当是为了他们做贡献了。
而搜魂过后的老魔头,也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这对于她,或者他,都是一件难得的好事,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双赢吧。
至尊戰神
“呃,差不多弄清楚状况了,可以回去跟群主说说了。”
王舞结束了搜魂,将元婴期魔头随手一扔,然后就脚踩飞剑,调转了方向,朝着大白云飞了过去。
元婴期魔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幸好是有着元婴期的修为,身体素质比较强,从这么高的天上掉了下来,都没有摔死,现在还有着一口气。
如此作为,自然不算是违背“不杀之誓”了,因为元婴期的老魔头没有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