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宝月妈妈’这个称呼很有意思,亲近而又和自己的妈妈有区分。
神兽太子明显知道宝月的身份,是自家老爸的妃子,眨巴着眼睛打量自己的小妈。
逆戰蒼
此时的宝月,一身蔚蓝色琉璃甲,身姿笔挺,起伏有致,一枚枚元素符号在其甲胄表面聚散浮现,呈现出玄奥变化,英气勃勃,妥妥的女元帅范儿。
神兽太子从大猫背上翻身落地,小短腿紧走了几步,来到宝月身前,张开小手求抱抱。
大猫如蒙大赦,家里之前就有一个小恶魔,是精灵小胖妞。
最近世界树上出现了许多草木精灵,飞来飞去,小胖妞觉得找到了同类,这段时间在树上玩的很嗨,所以不在家里。
想不到小胖妞刚走,好日子没过上两天,又来个更厉害的混世魔王。
这个新任的混世魔王可厉害了,天生神力。
卖麻批的,刚才太子殿下跳到大猫背上,想拿它当坐骑。大猫本来准备将其甩下来,然而太子殿下上手就是一拳,正正的锤在大猫脑袋上。
当时的大猫,感觉就像是被人抡起实心大铁锤砸了,满眼冒金星,一溜趔趄,差点趴窝。
这只是厄运的开始,恶魔太子锤了它一拳之后,伸手就去薅大猫的丁丁。
大猫全身的毛都炸了。
以这小恶魔的力量,要是发力撸它,它非得鸡飞蛋打不可。
好在王梨就在旁边,呵斥了一声,太子殿下才撒开了大猫。
此时宝月伸手把神兽太子抱起来,摸了摸他滑嫩的小脸。
宝月贵为公主,出身帝王之家,见识广博ꓹ 虽然对太子殿下是只神兽,生而能跑能跳有些惊异ꓹ 却能坦然接受,当下柔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宝月妈妈?”
“我在麻麻肚子里就听到过宝月妈妈的声音,你们都是爸爸的女人对不对ꓹ 我还听见你们和爸爸一起睡觉时,发出来的声音……奇奇怪怪。”
太子殿下偏着头ꓹ 看起来一脸纯真,说出来的话却让宝月和王梨ꓹ 还有王梨身畔的小姨子齐齐色变。
这熊孩子再往下说ꓹ 夫妻间的闺房之乐就要曝光了。
王梨觉得脑仁疼,生出来的儿子是只神兽,半点没有别人家孩子的可爱和懵懂,刚出生就这么作。
“宝月妈妈,你身上穿的是什么,我也想穿。”
神兽太子嘴角居然在流口水,似乎宝月的甲胄是什么好吃的东西。
离奇的是ꓹ 曹大太子声音刚落,虚空中便滋生出一点微光ꓹ 落在他身上ꓹ 化作一件小巧的银色甲胄ꓹ 将他笼罩其中ꓹ 非常合身。
那甲胄通体银辉流转,表面浮现出一枚枚亮点ꓹ 灿若星辰。
从卖相上看ꓹ 竟然不比宝月身上ꓹ 曹老板亲自为其祭刻符号矩阵的海神铠逊色。
虚空中响起星空之主的声音:“此甲名为九州星辰,是我早年采集九州之铁ꓹ 融合诸天星辰的光辉炼制而成,大小随意。孩子出生,算是我送他的一件礼物。”
聖櫻斯頓貴族學院
又道:“九州星辰甲自带武器,可以分离出来。”
其声音落下,便有一缕光芒从甲胄上脱离,拉伸开来化作一根精致的短棍,落在神兽太子手里。
于是曹延回来的时候,家里的画风是酱紫的——神兽太子一身甲胄,手握短棍,到处翻跟头,笑的没心没肺。
他手中那根长棍挥舞起来,连虚空都在颤动,看的宝月和王梨,还有小姨子胆战心惊。
“这特么的孙猴子从花果山穿越到老子家里来了?”
曹老板刚才出去,也是想给初生的儿子找一件合适的礼物。
此刻回来,他身畔跟着一只黑色大鸟和一头缩小了身形的三足金乌。
此外还有显化出米许长短的神龙二棍,以及老龟和一头白色黑纹的巨虎。
曹延亲自去把这几只魔兽找来,是因为它们虽然都是天空之城的护城神兽,但是并未和曹延缔结灵魂契约。
曹老板想给自己的儿子,选一只伴生魔兽,和他一起成长,满满的老父亲心态。
这几只魔兽,跟着曹延进屋后便盯着太子殿下打量。
太子殿下是个马屁精,见到家里真正的大佬回来,立马变成乖宝宝,屁颠颠地跑到曹延身畔,保住自家老子的腿,仰着脸,也在打量这几只魔兽,神色惊奇,跃跃欲试。
人家的孩子抓阄,曹太子出生就开始选神兽。
半晌后,老龟首先传递出一缕神念:“我喜静不喜动。老板之子年少,与我性子不和,我是最不合适成为伴生兽的。”
它话罢见曹延微微点头,便破开虚空,返回了在城内的栖息地。
神龙二棍紧随其后,也震动神念,传达的意思和老龟差不多。
它是一条真龙,性子高傲,曹老板想给自己的儿子找一只伴生兽作为成长伙伴,它可没什么耐心和一个皮孩子互相磨合。
回到明朝當海盜 給您添蘑菇啦
征天 哭泣的斷劍
“老板应该给殿下找一个性子活泼的小伙伴,我们并不合适。”
二棍和巨虎也撤走了。
那冥火妖凰注视曹太子的眼神饶有兴致,但它贵为21阶主神巅峰的生物,有焚山煮海之能,让它和一个初生儿缔结伴生契约,却是不屑为之。
纵然这个孩子是曹延的也不行。
冥火妖凰犹豫片刻,亦是飞腾而去,回到了城内的栖息地。
最终只剩太阳金乌,其目中射落两道金色的光束,落在曹太子身上,上下打量,看的仔仔细细。
太子殿下在其注视下,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了透明的,身后渐渐有一株火焰巨树的虚影,被金乌释放的金色光芒演化出来。
那巨树一出,金乌便发出了一声啼鸣。
而曹太子身后的火树愈发茁壮,蓬勃生长,越来越高,熊熊火焰仿佛能托举夜空。
大周皇
那树上又催生显化出火焰宫殿,骄阳起落等异象,光焰灼目。
一声声金乌的啼鸣,在城主府内不断响起。
“太阳神树,赤炎金乌!”
“这是有人在和金乌神鸟,气机交感?”
城内各处都有人眺望着城主府。
府邸内,金乌传递神念波动:“城主之子与我气机相合,我愿蜕化力量,成为他的伴生魔兽,与其一起成长。”
曹延满意点头。
他新婚未过,又有太子降生,双喜临门。
夜幕笼罩下的天空之城,曹延有了子嗣的消息正在迅速传播。
他的儿子就是天空之城的顺位继承人,有可能在未来成为城内各族的共主,地主家傻儿子的地位稳稳当当。
这个夜晚的城主府喧哗热闹,城内各族首领络绎登门,前来探看太子殿下。
大妖通靈
次日,曹延继续和各大位面的代表展开会议。
傍晚时分,当会议结束,天空之城的城主府内,一艘巨舰划破了虚空,扶摇而去。
城内某处,有人抬头眺望网红号消失的方向,眼神微眯,意味难明。
不久之后,曹延离开天空之城的讯息,从城内悄然传递了出去……
网红号搭载着曹延一家,先去魔都和海族回门探亲,然后往无尽海深处航行,开始度假。
数天后,网红号撞开虚空,离开绿丛林世界,展开了位面旅行。
殘愛留痕:總裁的替身前妻
————
光明神国。
“我们获知的消息显示,曹延乘坐世界之船离开了天空之城,去向未知。”
“他启用世界之船,显然不是短途出行,很可能已经离开了绿丛林世界。”
法爺的英雄聯盟
这是十二主神宫内,赫斯提亚的书房。
無上神境 滄海一隅
在他对面,与他展开交谈的是一个面容英伟的青年,体型魁梧,身着暗金色神袍,气势雍容。
他是光明神王之子,格耶尔·赫拉·圣·耶和华,顶级的神二代。
此时这位光明神系的教子笑道:“我也有类似的判断,曹延乘坐世界之船,显然是为了离开绿丛林世界。
这是除掉他的好机会。
我听说赫斯提亚叔叔对阿撒兹勒的追捕,也陷入了停滞?”
赫斯提亚:“阿撒兹勒脱离光明囚狱已久,他被囚禁时跌落的力量,正在不断恢复。我们对他的追缴,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
何况他现在和曹延联合,进入绿丛林世界,我们更是拿他毫无办法。”
教子格耶尔笑道:“我研究过曹延此人,其崛起之快,成就之高,确是天纵之才。但他并非没有破绽,此人骨子里并无雄才大略,安于享乐。
而且因其崛起过快,从未失败,造成了他喜好奇袭的冒险性格,我们可以针对这些弱点来对付他!”
又道:“天父在起源之地推演永恒,我身为教子,自当有所承担。我打算先杀曹延,再谋算对付阿撒兹勒等人。
赫斯提亚叔叔可愿助我?”
赫斯提亚沉吟道:“曹延这次出行,星空之主,阿撒兹勒可能都会随行。
你想过没有,他们此时聚集的力量,便是我光明神系也不敢轻易言胜。”
格耶尔大笑:“曹延身畔聚集的力量不论如何强大,也无法与我们相比,只要叔叔愿意助我。我有十足把握,此行必有斩获?”
幻世修仙
“曹延已经成就主神,他的神格能隐藏命运的轨迹,行踪难寻。你想怎么找他?”赫斯提亚不答反问。
“你看看这个!”
格耶尔摊开手掌,掌心浮现的一件东西,让赫斯提亚目中的神光遽盛:“你已经找到了曹延的踪迹?”
“没有,但我相信最终能够找到他。”格耶尔扫了一眼手中得东西,笃定道。
————
遥远的时空之外,网红号上,曹老板和阿撒兹勒,星空之主仨人在打斗地主。
“老撒,这是我的新婚旅行,不想被人打扰。你放出去的诱饵安排好没有,有把握能瞒过光明神系的追踪?”曹延打出一对儿二,随口发问。
“放心吧,光明神系那些家伙有什么算计,我比谁都清楚,不会出错的。”阿撒兹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