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脑海中的思绪快速翻涌,顾晨开始不断推翻之前的论断。
在自己看来,酒店密室房间里,郝佳佳的死,应该跟之前在树林小道何明俊的死分割开来。
如果一直追究凶手的作案手法,那必然是两种不同的选择。
之前的凶手老道,而在自己看来,现在在酒店作案的凶手才是真正的高手。
如果说之前的树林小道作案,可以做到滴水不漏。
我的狼群 北辰焰雪
要不是自己深究,估计也很难找到何明俊下落。
可现在的问题更加棘手。
凶手已经帮你把一切都解决好,就等着你自己去判断。
而且这看上去似乎还是一道必选题。
看着王文志手机里与郝佳佳的聊天内容,顾晨问他:“我来问你,那天在树林小道,你的车里是不是还坐着郝佳佳?”
“啊?”被顾晨忽然一问,王文志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卢薇薇催促着道:“问你话呢?郝佳佳那天是不是在你车上?”
“在……在的。”见警方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鸡贼的王文志似乎就知道,自己那天跟郝佳佳一起在车上的事情被警方所掌握。
现在自己是杀害郝佳佳唯一的嫌疑人,如果现在还要继续撒谎,恐怕在警方对自己接下来的调查中,会处在非常不利的地位。
知道情况,就得老实交代,这点王文志非常清楚。
史上最強讀者
“你们在林间小道内聊了些什么?”顾晨继续问他。
王文志顶着麻药退散的疼痛,也是一五一十交代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聊一些日常琐事。”
“那天我要去工业园谈一笔项目,所以郝佳佳说要跟我去,正好我开车,就带上她,顺便给她介绍些业务。”
“仅此而已吗?”顾晨问他。
“仅此而已。”王文志回答的非常诚恳,至少连眼神都是诚恳的。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随后又道:“这次郝佳佳约你,又是什么理由?”
“不清楚。”王文志眼神躲闪了一下。
这些都被顾晨看在眼里。
顾晨也是继续追问:“不清楚,你就赴约?”
“我跟她形成了默契,只要想来,不拒接就是答应,她约我来酒店,我就去啦,这没什么。”
“那她有没有在电话里,提前跟你说过些什么?”顾晨又问。
王文志依旧摇头:“电话是聊过ꓹ 但还是一些生活琐事,她这次约我出来ꓹ 说话很少,平时都会在对话框里多打几个字的,可这次却没有ꓹ 我甚至怀疑,可能是别人用手机冒充郝佳佳。”
“这倒不会。”还不等王文志把话说完ꓹ 顾晨直接否定了这条。
要知道,顾晨可是通过何俊超的监控追踪ꓹ 追查到郝佳佳的行动轨迹。
按照时间来推算ꓹ 以及前台的开房记录,的确是郝佳佳本人。
而王文志手机里,与郝佳佳的对话时间,明显要早于郝佳佳去往酒店的时间。
由此来看,是郝佳佳约好王文志之后,自己再独自去往酒店。
顾晨也是将这些一一道出,分享给王文志。
此时此刻ꓹ 王文志目瞪口呆。
他不知道,警方竟然可以这样操作?
果然自己干的那些破事ꓹ 警方是完全可以追踪到的。
想到这些ꓹ 头上裹着消毒纱布的王文志ꓹ 也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可此时ꓹ 顾晨忽然也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跟刘家驹讨论的两种可能性。
如果假设凶手并不是王文志ꓹ 而当时凶手就藏匿在酒店房间内ꓹ 那凶手是如何知道ꓹ 郝佳佳就一定会开那间房呢?
根据这点,顾晨又可以引申出来ꓹ 那就是凶手早就在酒店,之所以郝佳佳约上王文志前往酒店,也是在凶手的计划之内。
可如此一来,凶手要完成这项操作,必然靠自己是无法完成的。
那此时的凶手,必然需要自己的内应搭档。
“难道是前台?或者是那个经理?”顾晨心中暗自猜想。
也是看到顾晨脸色突变,王文志赶紧追问:“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想起什么?”
顾晨没跟他说,直接交代着道:“王文志,我希望你把没说的东西都老实交代清楚。”
“如果你真心希望摆脱嫌疑,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必须一字不漏的把你知道的东西说出来,否则你就是有一万个理由,你依然是那个最有可能杀死郝佳佳的人,因为当时反锁的房间内,只有你跟郝佳佳两人。”
“可是我……”
“你自己想清楚吧。”顾晨将手机拿在手里,随后示意大家出门,留王文志自己一个人在房间。
刚一出门,刘家驹便凑到顾晨身边道:“顾晨,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些什么?快说出来听听。”
跟着顾晨的这段时间来,刘家驹发现,顾晨具有很强的逻辑推理能力。
至少在树林小道找到失踪的何明俊就能证明。
而现在的顾晨,似乎又在为解开酒店密室死亡事件而进行调查。
顾晨的每一个眼神和表情变化,刘家驹都在观察,以至于刚才的顾晨,仅仅是眨了几下眸子,刘家驹便猜出顾晨可能已经悟透了些线索。
顾晨走到走廊一角,也是将刚才自己推理的东西与众人分享:“我觉得之前跟你讨论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道理,凶手可能事先就藏匿在酒店宾馆内。”
“你说什么?凶手藏匿在酒店宾馆?”刘家驹听着顾晨的解释,整个人懵了一下,有些没跟上思路。
絕色美女戀上我
“对。”顾晨在众人面前来回走上两圈,这才又道:“我之前总在纠结密室跟丛林小道的事情,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
“那你是怎样想的?”陈慧美看着顾晨,似乎也很想知道。
顾晨则淡笑着说:“我把这两者拆分开来,如果说之前的作案手法非常老道,那这次的酒店密室杀人事件,现场看似做的有些非常明显,但这一切都是真正的凶手在刻意布置。”
“真正的凶手?刻意布置?”听闻顾晨的说辞,刘家驹犹豫再三,却依然不懂。
于是又赶紧问顾晨:“顾晨,你能不能说的再清楚点?”
“你别急。”顾晨顿了顿,又道:“真正的凶手,将我们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可以说,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但我说的凶手,并没有说是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
卢薇薇听着顾晨解释的口吻,似乎就已经猜出接下来的情况:“你是说凶手不止一人?可能有同伙?”
顾晨微微点头,打上一记响指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凶手谁说就一定是一个人?当然,凶手或许真的是一个人,但至少凶手有帮凶也说不定,要么就是对酒店内部情况非常了解的人,可以做到来去自如。”
“如果能满足这种条件,那么凶手作案之后,再从密封的房间内逃脱,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等等。”王警官忽然打断了顾晨的说辞,捏着眉心仔细思考。
“如果按照你这么说,那么凶手必然对这家酒店非常了解,而且凶手精心布置现场,无非就是想让我们警方知道,凶手是王文志。”
“没错,王师兄说的一点没错,这就是凶手的真正目的,凶手想借我们警察的手,抓捕王文志,因此才布下这道局。”
看看左右,顾晨又指着自己道:“而我们这些人,就是局中人,根本很难从凶手布局的幻象中缓过神来,因为这一切都是凶手所希望看到的。”
听闻顾晨的说辞,刘家驹托着下巴,仔细回想顾晨刚才提及的那几个关键点。
凶手对酒店非常了解。
重生地產大亨 千郡
凶手可能不止一人,可能是团体作案,相互配合。
凶手如此布置,就是希望借助警察之手,抓捕王文志,并且让警方相信,王文志就是那个杀害郝佳佳的人。
而如此一来,那么前台跟经理,似乎就非常具有嫌疑。
在脑海中过滤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刘家驹赶紧又道:“我知道了,凶手可能跟前台有关系,无论她是帮凶还是什么,她一定是最为关键的人物。”
“因为郝佳佳要去到哪间房,支配权在前台小姐那,她要给郝佳佳推荐哪间房,郝佳佳很大概率会同意。”
“所以说,如果前台小姐真是帮凶,那么这样一来,凶手是完全可以提前躲进前台小姐提前安排好的房间内。”
“这样一来,郝佳佳开好房间,进入房间之后,实际上就处在凶手的刺杀范围。”
“没错,这也正是我的想法。”没想到刘家驹跟自己想一块去了,顾晨也是很欣慰。
庶女難為 君似雲
“这个前台小姐一定有问题,因为只有通过她,郝佳佳才能进入到那间早就给她安排好的房间。”
“而这名凶手,便也能提前躲进房间,伺机待动。”
回头瞥瞥大家,顾晨又道:“所以我认为,这个前台就是个帮凶,而那个凶手,一定跟她有关联。”
“妈呀,那如果真是这样,那凶手从密封的房间内逃脱,可能还真可以实现。”
想到这里,卢薇薇刚才那迷茫的心灵,似乎又再次燃起烈火。
看似毫无关联的前台小姐,被顾晨一推理,似乎是石锤了帮凶的角色。
陈慧美赶紧又道:“那如果前台小姐是帮凶,你认为谁最有可能是凶手?”
“那个酒店经理,或者其他人,这个需要进一步调查。”顾晨也并没有把话说死。
要知道,自己目前只能推断出,前台小姐有重大嫌疑。
如果没有她,整个看似密室杀人的案件,就根本无法展开。
也只有她,才能在房间安排上,故意将凶手藏匿的房间安排给郝佳佳。
所以整个案件的关键,其实就落在了前台小姐身上。
“可密室怎么逃脱?”刘家驹犹豫再三,自己不管如何努力,似乎依旧很难解开问题。
顾晨则是淡笑着说:“满足密室的情况,应该满足哪些条件?”
“这简单。”刘家驹首先举手道:“现场我们都去看过,除了大门反锁外,房间内也就一扇落地窗,还有一个推拉窗,而那扇推拉窗,是唯一可以打开的。”
“但是很不凑巧,当我们冲进房间迅速展开搜查时,却发现,那扇窗户是由内锁住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这间房,很难有人全身而退,除非有……”
“除非有内应。”顾晨将刘家驹想要表达的内容,抢先一步道了出来。
刘家驹狠狠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没有内应,凶手要做到全身而退,显然是有些不切实际。”
非主流重生 歐陽楊
抬头看了眼顾晨,刘家驹又道:“可这样一来,我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为什么凶手能在门窗全部处在内部反锁的状态下逃走?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问题不大。”
刘家驹话音刚落,顾晨便直接打断了谈话。
刘家驹眉毛一挑:“问题不大?”
“很简单。”顾晨走到刘家驹身边,拍拍他肩膀,随后靠在刘家驹身边小声道:“现在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没?”
“你……你在主动跟我套近乎?”刘家驹有点不太明白,不太明白顾晨游戏的意义。
顾晨淡笑了两声,用眼神和下巴暗示刘家驹,帮忙把走廊上的窗户给锁上。
虽然刘家驹有些不太清楚情况,但还是听话照做,很轻松的将走廊窗户关闭。
“什么感觉?”顾晨笑着问他。
重生世紀之交
刘家驹耸耸肩:“没感觉啊。”
“不可能,你或许还没有了解这个道理。”顾晨努力平复下心情,再次跟刚才说话的情况一致,小声在刘家驹耳边嘀咕几句,随后安排他悄悄的关上窗户。
为了交代的更加明白,顾晨还特别提醒,是悄悄关上,不要让任何人看见。
刘家驹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配合着顾晨的演出。
这一次,刘家驹先是观察左右人员活动的情况,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时,刘家驹这才抓准了时机,偷偷将走廊窗关闭的窗户,重新开启再关闭。
完成这些动作后,刘家驹看向顾晨,想知道顾晨此意为何?
可再一想,不对啊。
荒村詭事 文龑
这些动作,在刘家驹看来,似乎是似曾相识,可究竟来自哪里呢?
此时此刻,刘家驹看着大家都盯住自己时,也发现大家的眼神全变了。
刘家驹尤其注意道顾晨的表情变化,这一次,卢薇薇率先打破僵局道:“顾师弟,刘家驹刚才所使用的那些动作,似乎就是前台小姐跟那酒店经理当时在现场使用的情况。”
“只不过,你让刘警官演绎出来了。”
被大家这么一说,刘家驹这才反应过来,也是追问顾晨道:
“所以,当时在案发现场,或许凶手和帮凶就在身边?他们已经完成了刺杀任务。”
“但要想在密室逃脱,理论上是根本不行的对吗?”
顾晨听闻刘家驹的讲述,顿时默默点头,主动承认道:“没错,我刚才让你表演的那些动作,实际上前台小姐跟酒店经理进来时,我就看见过一次。”
可当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地上的郝佳佳尸体跟晕倒的王文志身上。
因此这两个贪生怕死的酒店工作人员,这才会吓得不轻。
可就是这个时候,女前台曾经靠近过窗户。
顾晨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大家讲述清楚。
此时此刻,更多线索浮出水面。
王警官哈哈大笑:“看来,这个女前台当时并不是害怕,她之所以那样做,就是为了能制造一些干扰。”
“然后趁人不备,赶紧将房间问题善后,而我说的房间问题,就是那扇并没有从内部锁死的推拉窗。”
“没错。”没想到王警官已经非常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顾晨也是非常欣慰,不由赞扬着道:“王师兄,看样子你已经知道我想说的?”
“那必须是。”王警官顿时也是得意了,赶紧又道:“起先你不说,或许还不知道。”
“可我现在一想,之前现场那么乱,女前台和酒店经理,都没有第一时间退出房间,而是绕到了窗边位置。”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只能说明,这两人也发现了问题,想进来的同事,趁着我们警方注意尸体的时候,赶紧将那打开的窗户锁上,以此制造窗户是从内部上锁的假象。”
“这样一来,我们警方就肯定会认为,那套房间,一定是被反锁的,一定是密室,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那几个幕后黑手布的局,我们都上当了。”
“所以说,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闻言王警官说辞,顾晨也基本可以肯定,王警官已经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然而此时得卢薇薇也是惊愕不已,整个人懵圈道:“看来我被这个单纯的女前台欺骗了,她才是真正的演技高手,全程演技在线啊。”
柯南世界的魔術師 冰藍魅影
“如果把她推荐去参加综艺选秀,估计她肯定能拿S卡。”
“哈哈。”听闻卢薇薇的小抱怨,王警官不由调侃着说:“合着人家能不能拿S卡,标准就在于能不能骗到你卢薇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