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山涧内寒气肆虐,遮挡住了视线。
为首的天魔头目急速拍打着背后的双翅,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山涧深处飞掠而去,后方的数千名魔族修士紧随其后。
很快,天魔头目就觉察到了下方争斗的痕迹,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精彩,狞笑道:“想不到你们这支流月族的边境小队竟然也会发生内斗?看来这次果然是有异宝降世啊。”
止於唇齒,掩於歲月
这位天魔头目认定先前从天而降的金色流星是“天外异宝”,所以才带领了数支修士队伍,前来抢夺。
只因流星坠落的方向靠近流月族的边境,所以这群魔族修士行动慢了一步。
“流月城的杂碎,全都给我受死去吧!”
飞驰而下的天魔头目兴奋怒吼,自觉这次总算是能立下功劳了,他右臂青筋暴起,化为一只血色巨爪。
巨爪无限膨胀伸长,爪尖缭绕着威力巨大的黑色毒火,如同巨山一般朝着下方的沈浪乐菲儿压了下来,速度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婚然心動:顧少,鬧夠沒
“真是麻烦!”
沈浪脸黑的像锅底,心想这地方的修士难道就这么排斥外来者?
感受到对方的杀气腾腾,似乎根本没有交涉的余地,这次沈浪也懒得再留手了。
“金仙术,照影魔光!”
电光火石之间,沈浪眉心处的修罗圣瞳赫然射出一道巨大的暗金色魔光光柱,那光柱足有千米来宽,携着毁天灭地般的恐怖能量,袭向从天而降的魔爪,声势震天!
“轰!!!”
一声震天闷响,天魔头目击出的魔爪瞬间就被照影魔光撕成粉碎。
恐怖的魔光能量宛如冲天海啸般袭来,威力大到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天魔头目惊的倒吸一口寒气,瞬间面露惊恐骇然之色:“金……金仙术?你竟是大罗金……”
“仙”字还没说完,狂暴之极的暗金色魔光将他的身躯吞噬淹没。
这还没完,恐怖的魔光光柱冲天而起,如瀑布般倾泻而出,袭向飞往山涧的魔族修士。
“轰轰轰!”
龍刺之死地 陽朔
大部分魔族修士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迎面袭来的暗金色魔光轰杀击溃,肉身瞬间崩碎成血雾,惨不忍睹。
二十多名罗天上仙全力施展防御神通顶在最前面,试图抵挡袭来的照影魔光,但却也只抵挡了一个照面就被狂暴的照影魔光攻破击溃。
“不好!”
眼见照影魔光冲破了他们的防御,这群魔族高手们发出各种惊恐嘶哑的叫喊声。
然而,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惊恐,就被蔓延而来的暗金色魔光吞噬殆尽。
“轰轰轰!”
在一道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中,众多魔族高手的肉身被照影魔光绞杀成了齑粉,渣都不剩!
沈浪竭力释放出魔光光柱,来了一记横扫。
“啊!”
在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所有的魔族修士全部殒命!
唯独修为在罗天上仙后期的那名天魔头目,竟奇迹般的保住了肉身,硕大的身躯坠落在了冰面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虽然肉身是保住了,但这名天魔头目全身上下血肉模糊,被魔光撕裂出了数百道血痕,栽倒在地后就因伤势过重,当场昏厥了过去。
沈浪长出一口气,自己的魂体还十分虚弱,能施展出刚才那一击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这群魔族明显来者不善,一口气将他们全部灭杀,反倒能避免打扫惊蛇。
被混天绫捆绑着的星宇,见沈浪将闯入山涧的这群魔族修士尽数击毙,不禁瞠目结舌:“你……你不是魔族吗?怎么杀起了自己人?”
沈浪瞥了眼星宇,阴冷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魔族了?”
特種教師(起點) 我本瘋狂
“看你如此愚蠢,告诉你也无妨,我和我道侣从外界而来,并非你们本土的修士。刚才不过是想打听一下此界面的消息而已,谁知你们本土的修士如此排外,上来就要生擒我们。至于这群魔族修士更是愚蠢之极,居然还敢下杀手,简直死有余辜!”
沈浪满脸愠怒之色的说道。
星宇大吃一惊:“你……你们是异界修士?”
“异界?姑且算是吧。”
沈浪耸了耸肩,不耐烦的说道:“好了,现在我只想问清楚,这里到底是不是星界?”
星宇心神震动,沈浪能毫不犹豫的屠戮那么多魔族修士,的确能证明他不是魔族,但对方刚才施展的魔光神通又像极了魔族的神通,这让星宇一时间也无法判断沈浪的身份。
“这里的确是星界无疑!不知前辈从何处而来?”
星宇试探问道,态度变得恭敬了许多。
“当然是从真仙界来的。”
沈浪漠然回应道。
“真仙界!”
星宇大惊失色,忍不住说道:“星界之门从上次灭世之战时就已经关闭了,照理来说真仙界已经没有任何通道能进入星界了,不知前辈是如何进入我们星界的?”
“哼,我话都还没问完,你倒是问起我来了。”
沈浪心情有些不爽,自己现在还一头雾水,懒得回答星宇的问题。
想到还有个罗天上仙后期的天魔没有死,正好可以用来搜魂。
沈浪当即卷起一股灵力风暴,将昏厥倒地的那名天魔头目卷飞到了自己身前。
这名天魔头目看似全身浴血,但并未遭受致命性的损伤,看来只是被照影魔光击伤了魂体,这才昏厥了过去。
仔细看去,这名天魔头目的血肉中浮现起若隐若现的银色符文,正是这些符文护住了他的肉身,所以才免遭被沈浪击杀的下场。
神识一扫,沈浪发现对方手上戴着一枚银灿灿的戒指,正是这枚戒指释放出的银色符文,护住了他的肉身。
以沈浪的眼力能看出来,这枚戒指竟是一件寂灵级的穿戴型仙宝!难怪能抵挡住自己的金仙术。
寂灵级的穿戴型仙宝极为罕见,想不到这天魔头目身上居然有这等好东西。
沈浪两眼放光,立即把戒指抢了过来,交给了怀中乐菲儿:“菲儿,此物正好给你防身!”
“公子,这……”
咱們走著瞧 苗青禾ooooo
乐菲儿微微蹙眉,她毕竟是凤婵的亲传弟子,也算见过不少世面,知道这件戒指的品阶和贵重程度。
沈浪摇头劝道:“别犹豫了,你收好便是!”
“嗯。”
乐菲儿乖巧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