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20分钟后看~~~~~~~~~~~~
一辆辆轿车停在庐州市府招待宾馆门前。
黑色车漆折射着内敛的沉稳。
门廊两边各站着数位靓丽端庄的迎宾小姐,能笑成一道风景线的那种。
连礼貌弯腰迎宾的姿势都是分外标致的整齐划一。
孙淦泷走在最前面,旁边是方年。
紧随其后的是陆薇语跟庐州的市府大老板,吴侟(cun)嵘(rong)。
下午一点出头,方年坐上了飞机。
空乘小姐送上了温水、拖鞋与甜甜的笑容。
“方先生下午好,感谢您再次选乘我们南航出行,本次旅行由我为您服务。”
方年礼貌道:“谢谢。”
“不客气。”空姐甜笑道,“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请随时叫我。”
方年点了下头。
适逢春困,飞机平飞后,方年调整座椅靠背至平躺——
该说不说,温叶还挺‘贴心’,在方年计划出行的时间段里‘恰好’选到了南航,还选了大客机A330。
比起中型机和一部分大型机头等舱的配备,南航从07年开始引进的A330-300,头等舱座椅为蚕茧型设计,可后调165度,可让人舒适平躺,还兼具部分私密性。①
“嗯~”
方年躺下发出了舒服的呻音。
满足于生活里必然会遇到的一些小小的体验感。
约莫休息了一小时,方年从午休中醒来,打了个哈欠,望了眼窗外翻涌的云海,起身伸了个懒腰。
因为头等舱连行李架都未布置的缘故,方年这个懒腰伸得很虚服。
“方先生,飞机即将下降,我帮您调节座椅靠背。”
刚伸完懒腰,空姐就跑了过来。
很快完成座椅调节,空姐又笑着说:“您刚刚午睡完,我去给您倒一杯温水。”
“谢谢。”方年露了个笑脸。
下午三点半,飞机降落在鹏城宝安机场。
空姐飞快的将方年的随身行李:一个小包拿了过来。
下飞机后,方年心情还不错。
这次的空乘服务好像是提升了一个等级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购买了额外的付费服务有关。
下飞机走到登机廊桥时,南航的地乘人员已经等候多时了,在前面引路带着方年从廊桥下到了地面,坐上了南航贵宾接送车。
几乎等同于一步到位,无缝对接从飞机到车上的旅程。
也不知道是温叶提前帮方年选了车型还是怎样,车型是S600,还算不错。
方年让温叶提前帮他预定了华侨城洲际。
南航的贵宾接送服务很快将方年送到了华侨城。
入住、订服务、稍事休息。
然后方年拨通了陈遥的电话:“陈遥呐,半小时后有没有时间?”
“有的有的,方哥您到鹏城了?”陈遥飞快道。
方年语气平和道:“算是路过,待不了多久,一起喝杯茶吧。”
“好的好的。”陈遥连连点头。
方年又说:“你在华强北附近找个好点的茶楼,大约半小时后我能赶过去,放心,我知道你的情况,我来付账。”
“方哥……您真是。”陈遥感慨一句ꓹ “那我现在就去。”
方年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叫上你的朋友们吧。”
“说起来大家也算是合作一场,虽然有些遗憾ꓹ 但总不能面都不见一下。”
陈遥吃惊道:“方哥,您……”
“只是随便聊两句,不碍事。”方年随意地道。
“……”
…………
四点二十分左右ꓹ 方年稍作整理,下了楼。
酒店门廊处早就停了辆劳斯莱斯。
方年不太懂劳斯莱斯ꓹ 不知道这辆车是什么款式,只是看起来大概率是幻影。
不过他也从用车服务的费用上ꓹ 能判断一二。
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韓寒
这是华侨城洲际能提供的最贵选择。
起步按4小时收费ꓹ 价格是26666元人民币,超出部分每小时加收8000元。
包含司机、管家服务。
说起来这也是时代特色,反而几年十年后,费用会下降不少。
怎么说呢,很多时候只遵循物以稀为贵原则,而不会参照当时的消费水准。
这种例子,在方年的生活中经常遇到。
比方说住酒店ꓹ 他住过的五星级酒店价格几乎全是十年同样酒店的一倍。
“方先生下午好,很高兴为您服务。”
坐在方年对面的管家微笑道。
是个看起来较为知性的女士。
不是那种美得惊人ꓹ 也不是单纯耐看型的ꓹ 反正就是比中人之姿稍高ꓹ 有不过于漂亮ꓹ 以至于妖艳。
方年微笑点头。
劳斯莱斯行驶在路上时,从抵达鹏城后ꓹ 温叶的第三个电话到了。
“方总ꓹ 您要的资料已经通过短线发给您了ꓹ 请您注意查收。”
方年说了句:“我先看看。”
挂断电话后,方年翻起了短信ꓹ 足有六条短信。
看完后,方年回了条短信:“知道了。”
“……”
四点四十多,车抵达了华强北附近一家看起来还算不错的茶楼。
女管家先下车,然后把着门,方年这才从容下车。
“方哥好!”
方年脚踩在马路牙子上时,陈遥的声音响起。
没等方年反应过来,其它几道声音同时响起:“方哥好!”
方年目光一扫,看到了几双激动、兴奋的眼睛。
陈遥一身黑色衣服,踩了皮鞋,其他几个也大差不差。
帝國總裁的天價逃妻 霍柒柒
隱形奇人
方年面露微笑,道:“你们怎么迎出来了,你们好。”
“应该的应该的!”
“方哥您请。”
“……”
在陈遥和他的朋友三人礼貌、恭谨的相请下,方年望向女管家,做了个手势。
然后迈步走进茶楼。
陈遥几个赶紧跟着走进去,很快到了二楼临窗的一间包厢里。
分别落座后,陈遥分别介绍了几人姓名。
方年不慌不忙道:“一直想跟大家见面坐坐,没想到会是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们帮我挣钱。”
陈遥赶紧说道:“方哥事务繁忙,是我们打扰到您了。”
“是方哥给面,我们可谈不上给您挣钱。”
“对对对,是我们应该说声谢谢,如果不是方哥,我们连挣钱的门道都没有。”
“……”
很自然的,方年就成了主角中心:“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拘谨客气。”
接着举了举茶杯:“喝茶。”
“好的好的,方哥您请。”陈遥他们也自然的排排坐望着方年。
抿了口茶,方年放下杯子,看向几人:“刚好不太凑巧,时间上比较匆忙,只能简单聊几句。”
“事情昨天我也听陈遥说了,毕竟有经营违规,还有不合规的手段,这件事情上,我也帮不上忙……”
“没事没事,是我们自己的问题。”陈遥带头说道。
其他三人也跟着说道:“对对对,这点小事情,还劳烦方哥您念叨,真不好意思。”
“本来不好去打扰方哥的。”
听几人说着,方年随意的挥挥手,语气平和地道:“那么,你们下一步是什么打算呢?”
陈遥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们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做。”
鳳鳴三國 龍驤校尉
“来的路上让秘书简单去了解了点情况,华强北的实际情况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一些,不是太容易打拼。”方年漫不经心地道,“有没有考虑换个环境试试看。”
陈遥迟疑了片刻:“其实也有想过,我们在这里打拼了两次,一次比一次绝望。”
“虽然说要换个环境我们也不熟悉,但也可能是我们真不适合华强北。”
“对。”
“……”
方年心里明镜一样,不是一次比一次绝望,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去年那次还好,只是支摊儿。
后来那可是两家门店的老板,平日里得体得很。
異能高手在官場
虽然谈不上穿金戴银,但也与一两年前完全不同了,再也不复少年非主流模样。
方年也简单了解了陈遥的这几个朋友。
初次见面,谈不上有多少认识度,不过方年仍旧能看出来,他们跟陈遥有一个共同点。
相较于正儿八经的经营、做生意等等,他们更喜欢通过一些自己认为更简单直接的手段来获取利益。
这也是他们被顶格处理的原因之一。
简单来说,跟性格有关系。
更简单的说,这就是方年希望能够加大发展的部分。
差不多时,方年也刚好喝完了一杯茶:“时间不早了,我跟陈遥说两句话。”
“您请您请。”三人连连点头,很快离开包厢。
陈遥望向方年,神情里有疑惑、期待、紧张等色彩。
“方哥,您有什么吩咐?”
方年看了眼陈遥,嘴角一翘:“吩咐谈不上,我是想问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是吊死在华强北还是怎样?”
迎着方年的目光,陈遥面露赧然:“什么都瞒不过方哥。”
“本来我是想您能不能再帮我一把……”
说到这里,陈遥自嘲的笑了笑:“是我太孟浪了,以为方哥能看上这点小生意。”
“我们是老乡,这件事情赶巧碰上了,所以,我也不至于完全坐视不理。”方年语气不慌不忙的。
“想来你也听说过‘事不过三’这句话。
现在我已经帮了你两次,这两次我没对你提什么要求……你确定你要浪费第三次机会?”
说着,方年看向陈遥,面色平静下去。
陈遥喉结滚动了下,道:“我不敢浪费。”
“但我不想就这么回家,也不想再去电子厂……”
方年打断了陈遥的话:“鹏城这边我认识的朋友都没法给你提供机会;
不过我有个建议,你可以试试去做安保,这个行业比较有前途,只不过得从底层一步步做起才能有机会。”
见陈遥张嘴欲言,方年笑了下,道:“先别着急。”
“你吧,我也算了解,多少有点桀骜不驯,离经叛道,所以才建议你去做安保行业;
我也看得出来,这次的事情你还想找回场子,我能理解,但就算借给你钱,你不还是屁办法都没有,现在是法制社会,人不可能轻易得到自己没有的东西,能理解吗?”
陈遥沉默下去,接着深深的叹了口气:“明白了!”
接着认真道:“方哥您还愿意给我机会,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去!”
方年这才说下去:“罗湖有家安保公司,叫华太,你想办法进里面上班。”
顿了顿,方年才说:“如果你做得好,未必不能真的再当陈总。”
“这算是我给你的第三次机会。”
陈遥皱起眉头,问道:“我能帮方哥您做什么?”
“你若是能成为陈总,当我有事务需要你处理时,你必须无条件答应。”方年平静道。
陈遥眉头皱得更紧了:“方哥能说更明白一点吗?”
方年起身,挥了挥手:“我不会等‘陈总’太久。”
“现在的你,没有任何让我看得上眼的资本。”
不片刻,茶楼外。
陈遥带着他的朋友严肃且认真的向方年鞠躬九十度。
“方哥您慢走。”
“……”
坐上劳斯莱斯离开华强北,方年在心里叹了口气:“希望能有惊喜。”
他需要有个熟人介入安保行业,且独立发展壮大。
陈遥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普通、小地方来的、不引人注意、天生混、棠梨人。
谁也想不到他会跟方年有关。
方年很清楚,随着时代发展,模糊在黑白之间的灰,可以不用,但得有。
毕竟这种灰还有个名字:公关。
所以最终方年决定只要求陈遥去做,如果达不到要求,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①:有注意到前文写头等舱时,部分朋友认为破碗瞎扯;
解释一下:国内航线头等舱逐步取消是在14年左右,国家层面严厉打击奢靡风,从那以后国内航司陆陆续续拆掉了国内航线的头等舱,采取两级布局,即:公务+经济;虽然订票时还会显示头等/商务/公务等,但规格其实降低到了公务级别。
賤 妾
“……”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雷冖下意识的望向黄秀杰。
正好迎上了黄秀杰的视线,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许难明意味。
最终,黄秀杰还是没拒绝方年这个显得贸然的请求。
“……其实m9的工业设计上更新了许多个版本,甚至连样机都有不同形式的,目前的这个我也不确定会不会是最后的成品。”
说到这里,黄秀杰脸上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从mp3跨度到智能手机,魅族这家传统工厂所面临的困难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m8这款跳票王跳了两年多才出来成品,虽然销量不错,但问题也不少。
之后,ID为,被部分网友称为喜好网上冲浪得黄秀杰先生更是一再表明要马上推出m9。
然而这个‘马上’,也从去年拖到了今年。
方年看了眼黄秀杰,接着翻起工业设计稿,嘴上说道:“苹果在智能手机行业的部分成功经验是值得学习的;
一年推出一款手机,若是当年有余力,就推出两款,还可以力推一款当做旗舰机型。
完全没必要跟风山寨机一天一个新花样,这样没有独特的品牌力。”
闻言,黄秀杰沉默了片刻。
方年的话虽然直接,还略有点刺耳,但仔细想想是有道理的。
百變契約妻 花若兮
最终,黄秀杰认同道:“虽然现在的魅族是被逼无奈一再推迟推出新机,不过方总说得很有道理。”
“苹果从07年推出iPhone2g为第一代智能手机产品,至今的确每次都在划时代。”
黄秀杰的话语落下后,雷冖插了句嘴:“山寨手机之所以要那么多新花样,其实也是一种竞争力,他们得保持新鲜感。”
方年没抬头,也没再说这个话题。
脸色平静的翻着m9的工业设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