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魔教?
血月魔教?
那是什么东西?
风无尘惊讶,传音询问。而这一次,他并没能很快得到李云逸的回应。
升官 大示
圆月。
血雾。
弯刀。
骷髅!
李云逸正是从风无尘的这些描述中才想到了中神州十大魔教之一的血月魔教,后者的特征和风无尘的描述完全吻合。
敛息!
暗袭!
这也正符合血月魔教的做事风格。如果说中神州十大魔教各有特长的话,那么血月魔教的特长,就是敛息之术。如果龟缩一地,别说风无尘才晋升圣境不久,就是圣境二重天,恐怕也难以察觉对方的突袭。
当然,如果风无尘真的是圣境二重天,叶向佛也不一定会死。
如果血月魔教在中神州出现,那么李云逸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在整个中神州,魔教的狂信徒简直无孔不入,无所不在,就连一些皇朝殿堂,甚至皇室内部都无法避免他们的侵入。
但是——
这里是东神州!
血月魔教怎么会出现在东神州?
他们是怎么来的?
横渡整个南蛮山脉而来?
还是说,自从极其遥远的时代,这里就曾有过血月魔教的教徒,只是一直埋藏在岁月里,最近才被人发现了?
甚至连激发潜力,提升战力的秘法都有……
李云逸眼瞳深处明灭不定,瞬间感到极大的压力。甚至,这份压力比之前叶向佛身死时还要大!
因为之前在他看来,叶向佛遇袭而死,原因无非两种——
楚贤王!
虽然现在的楚贤王在叶向佛的打压下势力大损,但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芈家的皇室正统还在,如果说他没有卷土重来的心思,李云逸打死都不信。
二来,就是其他王朝!
女配攻略:首席的專寵 金子姐姐
或者说,即便是楚贤王欲要对叶向佛不利,也需要勾连其他王朝的强者。因为,在叶向佛遇袭的时候,出现了圣境战力的存在!
即使是袭杀,也是圣境啊!
但听完风无尘的描述,李云逸已经百分之百可以确定,自己先前的两个判断都错了。
出手的,是血月魔教!
是中神州十大魔教之一的血月魔教!
是的。
它带来的压力,比南楚外任何一个王朝……不,比哪怕东神州所有王朝联合起来都要大!
因为,它是魔教!
连中神州各大皇朝都无法铲除,只能竭力打压的魔教!
可想而知,它们的底蕴到底有多深ꓹ 强者到底有多少。虽然他们不像各大皇朝一样拥有自己的领地,但正因为如此ꓹ 才更难铲除。
它们的信徒就像是一枚枚隐藏在暗处的棋子,不知何时爆发,就会给皇朝带来巨大的打击!
这可不是李云逸胡乱想的。在中神州的历史上ꓹ 魔教和各大皇朝之间的冲突,历史上的教训ꓹ 都足足可以编成一本一人高的巨书了!
魔教,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若真的那么简单就能铲除ꓹ 各大皇朝不早就这么做了?
“魔教入侵……”
李云逸脸色冷酷。
女招魂師 尹天淚
中神州都做不到ꓹ 那么,比东神州不知道差了几个数量级的东神州呢?
自家南楚呢?
“是全面入侵,还只是一条分支?”
李云逸更倾向于是后者。因为作为中神州十大魔教之一,如果血月魔教真的要执行村庄包围城市的策略,从东神州开始强大自己,他们不会连一个圣境强者都派不出,还需要秘术提升到圣境战力ꓹ 只能击晕风无尘,却不能把他杀死。
午夜別出門
当然ꓹ 与其说李云逸是分析出的第二种可能ꓹ 倒不如说他不想面对第一种。如果真的是血月魔教全面入侵的话ꓹ 别说是他ꓹ 恐怕就连整个东神州所有王朝加起来,也别想挡住ꓹ 哪怕自己穷尽一切办法ꓹ 恐怕连自保都难ꓹ 可以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但仅仅是分支,也足够李云逸感到头疼的。
魔教残暴。
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智商。
恰恰相反ꓹ 正因为他们规矩森严,每次出手对各大皇朝造成打击都准备的万分精妙,完善各种计划,才能让各大皇朝如此忌惮。
这,就是魔教牛逼的地方了!
那么,这一次呢?
血月魔教现身,只是为了击杀一个叶向佛么?
不!
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们正在下的,肯定是一盘更大的棋!并且现在,这盘棋恐怕已经摆好了,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如此冒险的出手!
“他们是谁?”
“他们在想什么?”
“他们要干什么?”
李云逸大脑急速转动,飞快分析。正在这时,风无尘明显等得不耐烦了,又是连连神念传音催促,终于,醒来的李云逸向他简短说了一些血月魔教的概况,风无尘顿时脸色大变。
“魔教?”
“他们是谁?”
李云逸没好气地瞪了风无尘一眼。
要是我知道他们是谁,还会呆在这里么?
这时,风无尘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不对劲,正要改口。
“您老还是要先在这里呆着,保持昏迷的模样。现在,他们只知道你昏迷,却不知道你是生是死,或许还有下一步的行动。如果有……那就是您老出手的时候了!”
李云逸叮嘱。
风无尘闻言惊讶,旋即了然。
“原来这才是你用神念传音的原因。”
“可是,然后呢?”
这一次,李云逸却没有回答,转身径直朝门外走去,风无尘见状连忙重新躺下,和刚才一模一样。
李云逸必须出去。
在里面呆的太久了,会引起人的怀疑。
就在他走出营帐的一瞬间。
呼啦!
一群人围了上来,眼底充满焦灼。
“国师大人怎么样了?”
邹辉也在其中。
李云逸轻轻摇头,面色不善且阴沉,没有言语回答,但只是这表情,就足以令众人惊骇连连了。
叶向佛死了。
风无尘也快不行了?
他们一个是摄政王,一个是国师,并且还是刚刚晋升圣境,马上这个南楚都要因为他的武道晋升而再上一个崭新层面!
可现在——
两个人都要死了?
“天要亡我南楚?”
人人心起慌乱。但是当然,这样的话他们也只敢在心里说说,根本不敢当着李云逸的面说出来。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邹辉焦急,眼巴巴的望着李云逸,后者道:
“回城!”
“正午一到,移驾回宫!”
回宫?
人人一惊,下意识看向叶青鱼所在的营帐,门户紧闭,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叶青鱼似乎还在昏睡。
这是李云逸一个人的意思?
邹辉闻言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李云逸这么做定然是为了继续稳住局势。毕竟,皇帝在外,人心总是不稳的,尤其是现在叶向佛死了,叶青鱼还在皇威山,怎么看也不合道理。
等叶青鱼一旦回去了,再由李云逸辅佐稳住军野,起码在邹辉看来,这一切终将太平。可就在这时,令他没想到的是——
“启禀侯爷,这似乎有些不妥吧?”
人群里有人站了出来,拱手行礼,竟然提出了反对!
邹辉眼瞳一凝,望了过去,那人赫然是从鞠王背后走出来的。鞠王脸色难看无比,竟然没有阻拦。
那人继续道:“如今偷袭王爷的凶手尚未找到,这样贸然回去,更加混乱,更难找寻真凶。”
“属下认为,咱们还是要严查下去,查出个水落石出,再回城也不迟。”
“届时,我焦国愿出五万大军,为女帝陛下护航!”
查找真凶?
大军护航?
庶女醜妻
冷少的野蠻警花
如果此人只说前面一席话,邹辉或许只是微皱眉头,因为这和李云逸的计划是两个办法,一个着重叶向佛的死因,一个着重稳固大局。
但当最后一句话出口,邹辉的脸色变了。
五万大军,保驾护航!
真的只是保驾护航么?
不!
这明显是在逼权啊!
逼李云逸的权!
邹辉原本以为,有叶向佛的遗命,再加上自己的支持,李云逸摄政王的位置已经稳固了,可是现在……
焦国露出獠牙了!
并且很显然,焦国也只是其中之一。邹辉望向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只见他们也目光闪躲,根本不和自己对视,其意自明。
邹辉瞬间气的发抖。
“王爷尸骨未寒,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造反么?”
邹辉厉声大吼,脸红脖子粗。
他被气坏了。
他自然是一心向着李云逸和叶青鱼的,前者是叶向佛遗命认定的南楚下一任摄政王,后者更是他从小看大的至亲,当然更希望叶向佛身死的影响越小越好,但是现在……
各大诸侯国明显不满意了。
因为李云逸是景国的摄政王?
邹辉意识到了原因,却无法接受。
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所谓的权力之争?
但显然,各大诸侯国不是这么想的。叶向佛成为南楚摄政王,一方面是他军权滔天,无人可及,再加上他是叶青鱼的至亲才做到的。但是,李云逸呢?
他只是一纸遗命就成了南楚的摄政王,更是景国的摄政王。可以想象,如果他真的坐上了这个位置,景国日后的地位将如何,一飞冲天是必然的,甚至整个南楚都……
他们不愿,更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大家都是诸侯国,凭什么你李云逸突然站在我们头上了?
争权?
是的。
就是争权。
八哥不是一只鳥 vivianco
叶向佛在位,他们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李云逸根基不稳,只要一纸遗命的情况下,他们坐不住了。
绝对不能让李云逸回京都!
一旦稳固局势,李云逸手握大权,他们真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景国崛起,而自家却毫无办法了!
既然南楚一定要有一个摄政王,为何不能是我们?!
“首座言重了,我们岂敢造反?”
“只是不愿看到王爷死的不明不白,惹天下人怪罪我等罢了。只要查明真凶,我等自愿回城。”
“我宁国,也愿出五万兵马为陛下保驾护航!”
宁武侯背后也有人站出来了,而他本人则脸色复杂,也没有阻止,竟是默认了,似乎完全忘记了,他和鞠王都是被李云逸顶着大周的压迫救出来的。
是的。
他们忘了。
或者说,故意忘了。
在南楚摄政王这一名号之下的巨大权力诱惑下,他们完全叛离了自己的本心。或者说,这才是他们的本心。
唯有权力!
邹辉再次一震,望向身旁的李云逸,只见后者神色依旧,似乎根本没有因为眼前这些心起半点波澜,只是冷目望向其他人,冰寒的视线从鲁冠侯等人身上掠过。
“你们,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