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二月二日,一大早。
远离海德拉宫,甚至都快到了海德拉堡的贫民区,一栋外表普普通通,占地面积也普普通通的小楼内,巴伐利亚·佐·凯撒·尤里克正在忙碌着。
良田喜事
舍不得点蜡烛,巴伐利亚光着膀子,坐在拉开的窗帘后面,借着外面照进来的,极其黯淡的天光,缝补着一件袖口破洞的白色丝绸内衣。
身高超过七尺八寸,魁梧雄壮如一头冰原白熊,浑身都是淡黄色体毛,手指头有大号胡萝卜粗的巴伐利亚小心翼翼的,两根手指拈着一根细小的缝衣针,龇牙咧嘴的,极其艰难的缝补着袖口蚕豆大小的窟窿眼。
小心翼翼的,一线又一线,一针又一针……针尖不断戳在手指上,在柔韧的茧子皮上留下一条条细微的白色痕迹。
拿惯了重型狼牙棒,更擅长轰碎人或者野兽的脑袋的手指在哆嗦,巴伐利亚额头上冷汗一滴一滴的流淌下来,浸入了他的眼睛,刺激得他不断眨眼。
若愛只是擦肩而 秋夜雨
用了足足半个小时,终于将袖口的破洞勉强缝好,巴伐利亚举起手中衬衣,看着那歪歪扭扭的袖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噢,不……我开始想念秀丽儿了……我的贴身女仆,我的小可爱,有你在,我的所有衣物上的窟窿,你总是能帮我又快又好的补好!”
“可爱的秀丽儿,我的宝贝儿,谁让你的薪水这么高呢?”
“一个月五个金马克……作为一个贴身女仆,这样的薪水太过分了,我只能辞退你,实在是……没办法呀……我只能辞退你!”
“噢,我从来不知道,补衣服是如此艰难的事情!”
将衬衣丢在了身后,使用的被褥等都是细棉布制成,相对巴伐利亚的身份而言显得有点贫寒的四柱大床上,卢西亚帝国驻德伦帝国大使,卢西亚皇室成员,帝国公爵巴伐利亚·佐·凯撒·尤里克站起身来,背着手在自己狭小的卧室里往来走了两圈。
卧室长宽只有二十几尺,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卧室堪称豪华。
但是对于拥有帝国公爵封爵,且身为一国大使的巴伐利亚来说,这卧室未免太寒酸,而且相比他庞大的体型,这卧室的确也太狭小了一些。
“亚瑟……给我倒一杯暖暖的杜松子酒!”有点心烦意乱的巴伐利亚大吼了一嗓子。
半晌,没人回应。
巴伐利亚瞪大眼睛,一双犹如铁钩一样粗硬有力的眉毛狠狠一抖:“亚瑟?该死的贱骨头,你又在偷懒么?”
又过了半晌,正准备情绪大爆发的巴伐利亚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啊,该死,亚瑟一周前被我辞退了……这不能怪我,虽然你兼任了贴身男仆、私人助理、机要秘书、马车夫、园丁、花匠等十几个职务,但是……一个月八个金马克的薪水,太过分了。”
巴伐利亚嘟囔着,他阴沉着脸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外面狭小的起居室。
这栋建筑,濒临帝都的贫民区,原本是一个平民小商会的总部。半年前,这个小商会破产,这栋楼就被抵押给了债主。
因为前主人破产,让这栋楼带上了一层不祥气息的缘故,这栋建筑的现主人将其挂牌出售、出租,却久久没有人愿意接手。
两个月前,因为拖欠房租,被原本的房东赶了出来,带着大使馆一摊子官员在帝都无处可去的巴伐利亚,不知道怎么的就打听到了这里,赶紧带人上门商谈。
巴伐利亚摆出了自己卢西亚帝国皇室成员的身份,亮出了自己帝国公爵的封爵,更有意无意的,在小楼的现主人面前炫耀了一下自己身为六阶超凡拥有的力量。
这栋小楼的现主人,也仅仅是一个小商会的小股东而已,没见过什么世面……他这辈子打过交道的,爵位最高的贵族,也只是一个德伦帝国的小男爵而已。
那个小男爵,已经让这栋小楼的现主人惊为天人。
堂堂卢西亚帝国的皇室公爵找上门来……亲自和自己讨价还价……巴伐利亚很是顺利的,用近乎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得到了这栋小楼三年的使用权。
他一分钱租金都没有支付……他只是承诺,他会以帝国公爵的身份,帮小楼的现主人在卢西亚帝国那边拉拉线,看看能有什么生意好关照对方之类的。
成功的口手套白狼,让巴伐利亚和下属的百来名大使馆官员,在天寒地冻的海德拉堡有了容身之地。
不过,相比以前的卢西亚帝国大使馆驻地,那地方毕竟是一个伯爵的府邸改造而成。
田園小農妃:王爺來爬墻 玲瓏
而这里,只是一个平民小商会的商会总部。
建筑面积,使用面积,乃至每一个房间的面积,根本无法和原本的大使馆旧址相提并论。环境极其逼仄,条件极其恶劣……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巴伐利亚和整个大使馆,都快要破产了!
他们已经有将近半年,没能从国内收到一个金马克的经费了!
穷极的巴伐利亚,连自己的贴身男仆和贴身女仆都辞退了,由此可见他和大使馆上下如今窘迫到了何等程度!
跑到起居室的酒柜旁,巴伐利亚抓起了一个酒瓶,‘嘭’的一声拔出了瓶塞。
他抓起一个青铜酒杯,酒瓶往酒杯里一倾……‘哒哒’几声响,几滴浑浊的酒液从酒瓶里滴了下来,甚至没能填满酒杯的杯底。
我的妹妹來自日本 魔神吞天
“该死的混蛋!”
巴伐利亚疯狂的咆哮了一声,他丢下酒瓶,又抓起了另外一瓶酒……这瓶酒很给他面子,他从里面倒出了大概小半杯烈酒。
目光呆滞的看着杯底那一点酒水,巴伐利亚不甘心的抓起酒柜里的其他几个酒瓶晃了晃。
起居室的房门被推开,大使馆的二秘,一名身材高挑的金发男子走了进来,他看着巴伐利亚叹了一口气:“尊敬的大使先生,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喝光了您的所有存酒……您杯子里的那一点,是我们的良心过意不去,特意给您留下的最后一小口!”
巴伐利亚转过身,愤怒的看着二秘先生:“希洛夫,你这个杂碎……”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巴伐利亚怒道:“你们这群该死的杂碎……”
低沉的喘着气,巴伐利亚在狭小的起居室里转悠着圈子。
转了几圈,巴伐利亚皱眉看着希洛夫:“召集所有人,我们得想个办法弄点钱……该死的……昨天帝国送来的公函,你看过么?今年帝国账单又挂了红印,欠了很多钱……按照我的经验,到明年三月份以前,外交部不会给我们一个子儿……我们得弄点钱!”
希洛夫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恐怕,今天的会议要推迟……现在大使馆里,除了我,其他人都出去了……确切的说,是彻夜未归!”
巴伐利亚瞪大了眼睛:“他们去干什么去了?”
希洛夫耸了耸肩膀:“我们的首席武官,去了地下拳击场打黑拳,如果他昨晚上没被打死的话,他应该带着一笔金马克回来……当然,您别想从他手上抠出一个子儿来。”
“我的上司,您的大秘阁下,他……他终于是走出了那一步……您知道的,他的情诗很不错,海德拉堡有几位尊贵的夫人,对他一直很有好感。”
“昨天晚上,大秘阁下终于答应了某位侯爵夫人的邀请,和她去共度良宵……嗯,我甚至知道他昨夜的价钱,那位侯爵夫人支付了三万金马克。”
月好眉彎z
巴伐利亚的眼睛骤然一亮:“尤金……这个混蛋,他一晚上值三万金马克?”
希洛夫面无表情的看着巴伐利亚:“那位侯爵夫人的年龄,可以做他的母亲。”
巴伐利亚眸子里的亮光闪烁,他犹豫了好一阵子,这才咕哝道:“尤金的年龄,比我还大七八岁……可以做他的母亲?呃……三万金马克……似乎有点委屈,如果是十万的话……”
希洛夫叹了一口气:“我们的武官副官先生……或许,需要您去保释他。”
希洛夫摇了摇头:“我一大早来找您,也正是为了这件事情……我们的武官副官,他昨天在一个地下赌场,因为赌资纠纷,打伤了十几个赌客和赌场的打手,刚刚海德拉堡中区支局的警察来送信……他当场被捕,现在正关在中区支局的羁押室。”
巴伐利亚的面皮一阵阵的红白不定,他猛地举起了双手大声嘶吼:“那就让他关在里面吧,我现在没钱去保释他……而且,这不是正好么?他的身份决定他可以在里面衣食无忧的过一阵子,还省下了我们的伙食费,不是么?”
希洛夫呆了呆,然后点了点头:“没错,似乎有道理……”
吐了一口气,希洛夫举起了手中一个信封:“那么,这里还有一封来自图伦港巴巴利亚阁下的信笺……因为他使用的是普通平信,没有采用加急的渠道,信笺是跟着德伦帝国的民用火车一路送来,所以……这是一个多月前的消息了。”
然后,希洛夫又举起了另外一个信封:“而这,是我们的内线刚刚送来的情报!”
誅砂
“巴巴利亚?那个蠢货给我写信?”巴伐利亚抓了抓脑门:“该死的,图伦港可是个好地方……呃,图伦港真是个好地方……我真想和他换个位置。”
接过信,巴伐利亚打开信纸看了几眼……顿了顿,他打开了另外一个小信封。
巴伐利亚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
“啊,啊,啊……亲爱的希洛夫,我们有钱了,我们有钱了……我们马上就有钱了!”
“真是没想到,我可爱的小侄女洛夫娜居然在海德拉堡!”
“哦,哦,哦,我的小宝贝,你真是天使,你给你亲爱的巴伐利亚叔叔带来了冬天里的一道暖光,你就是我的天使!”
“希洛夫,给你一个小时,将我们的人都找回来!”
“然后,去找到这个叫做乔·容·威图的家伙,我们有笔账要和他算算……哈哈,大肥羊,大肥羊啊!我们今年过年的经费,有着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