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关平把炭笔放在一旁:“黄老将军,我给了他们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是用自己真正的实力,而不是靠别人的吹捧,
我觉得大部分学生都不会错过的,人总会有争强好胜的心。
更何况在讲武堂当中,就算他们没有,我也要给他们激发出来。”
考试这种武器一旦出来,可比那些靠人吹捧更加有证明力度。
分数这玩意嘛,是一件非常微妙的法子。
同样关平也会觉得受到广大寒门子弟以及军中士卒的好评。
对付世家大族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普及教育,现在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等到黄月英把雕版印刷弄的成熟一些后,印刷术也差不多可以上了。
再加上有纸张,有了这两种法子,普及教育会更加便捷。
黄忠拉了一下空弦,慢慢松开,随即笑了笑:
“定国,我知道你想的多,比我也全面,我就是担心一味的打压学员。
他们会对你产生逆反心理,将来容易被人在背后射冷箭。”
“无所谓,在讲武堂反正总会有唱黑脸的人存在。
如果他们走出这所学校,将来还要选择射我冷箭的话,算我倒霉。”
关平笑了笑,他又没有想要充当三兄弟社团扛把子的打算,广施恩德,笼络人心根本就没必要。
对于这种事,虽说刘备不会介意,但关平也晓得自己的分寸。
而且一旦曹丕篡位,逼迫刘协禅让,那刘备就会自动推翻刘协,继承正统,不承认刘协的禅让。
刘协已经成了大魏的官员,根本就不属于大汉了。
更何况有汉高祖的白马之盟,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
这都不是异姓王,变成异姓皇了。
刘备不及时举起匡扶汉室的大旗,还等什么!
黄忠闻言笑了笑,未曾想关平竟然是如此坦荡。
说实在的,现在私兵现象很严重,而关平显然没有把这些学生当做他自己的筹码。
像这样的少年,黄忠真心的觉得他从来没有遇见过。
在他看来,这不单单是关云长的功劳,同样也有主公的功劳。
主公本就是侠义之气很重,从年青时候开始便是义气为重,而不是利益为重。
主公从一个热血少年一路走来,变成了热血老头,甚至还影响别人跟他一起热血,颇有汉高祖遗风。
如果黄忠说出来的话,关平表示理解,刘备的人格魅力根本就不差。
前有诸葛亮为了他的托孤日常996,后有姜维也是如此。
“你小子倒是豁达。”
“碰上这种白眼狼,我能有什么办法?”
关平嘴上这么说,但是在心里想了想。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还需要好好宣扬,要把后背放心的交给自己的手足同袍的理念。
一定要用先进的知识,给这帮人好好洗(忽)脑(悠)!
图书馆内。
陆逊正在给新书籍编纂序号,两本都是神医华佗所编纂。
第一本是劁猪技巧梗概,甚至还画了图在纸面上,方便你图文并茂,更好的理解。
这本关平都能给收集在图书馆里,着实是陆逊无法想象的。
劁猪这种事,它有什么值得记录的?
扔在一旁后,陆逊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了一句,随即拿起第二本。
说实在的,对于神医华佗的著作,他还是抱着一定的敬畏的。
毕竟以华佗的名声,流传下来的医书,必定能够让世家眼馋。
结果这本竟然是母猪的产后护理,这是他娘的什么医学著作啊?
陆逊差点一把给摔在地上。
其中华佗还在序言当中,说他把关平的理论给加进去了,大家一同完成这个著作。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母猪的产后护理,用的着还加别人的名字,共同署名,用来夸耀吗?
这俩人写这种书,有什么可骄傲的!
陆逊硬着头皮仔细翻看,当真是没想到关平竟然对养猪如此重视。
不仅在讲武堂内让学员亲自养猪,他还要写书立传!
关键一个讲武堂的图书馆,有兵书,有经书什么的很正常,方便学生学习。
可关平他偏偏还要放这些劁猪,护理母猪的方技进来。
就这还没完,关平还与他说,让他专门整理一间角落,用于存放这种方技部分。
他甚至还派人去告知那些工匠,有愿意把技术编写成书的,可以给予重赏。
甚至能让子孙来荆楚讲武堂上学,专门学习工兵科,表现优异者就可以留校当经学博士。
工匠子孙当经学博士?
陆逊可以想象,那些工匠怎么可能会把给子孙后代的技术献出来。
他们宁愿带进坟墓当中去。
此事,陆逊认为关平就是在异想天开。
当今天下,怎么可能踢开世家单干。
江东就是这种世家模式的延续,陆逊身在其中,自然就是这般想法。
但其余两国的领导人,可不是这般想法,至少世家没有这么猖狂。
曹老板虽然忌惮世家,也一直在极力打压,但还是要用他们。
陆逊摇摇头,关平的这手法,也太不拿世家当一回事了。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負責!
他们工匠大字不识一个,连点家族藏书都没得,就这样还能当经学博士,真是有够好笑的。
陆逊闲来无事,已经把六个科的学生要学什么,全都浏览了一遍。
像什么煮饭喂马养马技术都要学,着实是陆逊没有想到的。
这跟他所想象的太学一点都不一样。
他的目光又回到了母猪的产后处理这本书,虽然陆逊在食堂里吃的红烧肉味道确实不错。
但自小养成的认知,让他着实对“黑面郎”没什么好感。
豕在大汉,甚至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受待见,尽管猪被人类驯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陆逊看完之后,有些诧异,没想到养猪还有如此多的道道!
实话实话,他自觉自己是有些才华的,只不过一贯低调,特别是在江东,不想过分惹人注目。
但现在,对于关平的思路,他着实是有些跟不上步伐。
尤其是自己在耒阳县根本就没做什么,关平甚至都没有怪罪,反倒叫庞统庞士元来代替自己。
凤雏的名头可要比他大多了。
陆逊不明白,关平怎么就如此看重自己,甚至还要给自己介绍婚事。
难不成他看透了自己外在的伪装?
想到这里,陆逊站起身来,决定去看一看猪圈。
凭什么值得关平如此重视!
在陆逊想来,关平应该关心的是国家大事,而不是这种琐碎的小事。
尤其是在学堂里养猪是什么操作?
这些天陆逊一直在图书馆里勤勤恳恳的干活,人家都表现出如此大的诚意了,又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尤其是关平不仅没有斥责他,反倒对他有些宽容。
陆逊自认为还没有那么厚脸皮,倒是不好意思继续吃白食了,什么都不干。
如果关平稍微斥责他一番,陆逊绝对会顶风而上。
可惜,就是这种态度,让他没法子扎刺,总觉得心里不得劲。
陆逊站起身来,把表示自己是老师的铜章挂在自己的胸前,走出房门,按照木牌的标记,前往猪圈的位置。
一进去,陆逊刚想用袖子捂住口鼻,却没有闻到想象当中的恶臭。
等到他走近猪圈,发现猪窝竟然很清洁,里面好像有些石灰,并没有想象当中的臭味。
难不成华佗书里说的是对的,猪是一种很爱干净的动物?
“老师可是有事?”
沙耶收起手中的千字文,塞进了怀里,用脚涂掉方才用树枝练习的汉字。
他抢到了负责扫猪圈的活计,有些人认为猪脏,他一点也不觉得。
在老家的时候,家家户户便要养猪。
属于一层是猪圈,二层是住人用的,谁家的猪多,谁是部族里最富有的。
大都市小保安
而且他也想要从这里学到一些技术,甚至与那些学生做交换。
興唐群俠傳 新非範進
只要两枚饭票,就帮他们干足五天,这样他们也有三天的饭票入账,还可以去抢其他的活干。
可谓是双赢,毕竟铲屎这活,有些人是真的干不了。
尤其是劁猪的技术,更是让沙耶打开眼界,他就是要看一看。
被阉割过的猪,会不会长得比没有阉割过的猪要快。
陆逊点点头,指着猪圈道:“这些猪为何不胡乱拉撒?”
“嗨,我是听我姑父说的,野猪都不会在自己的睡觉的窝旁撒尿。”
沙耶见这个面生的老师都不懂,笑呵呵的显摆道:
“可以训练这些猪定点排尿,在夜里固定的时间把青菜或者其他食物都放在积肥坑上,
引诱猪夜里撒尿拉屎,大概十天左右,这些猪有了条件反射,就不会乱拉了。”
沙耶越说越兴奋,这对于他的部族可是大发现,等到学成归去。
向五溪子民传授养猪法子,定能让他的威望更上一层楼,将来可以顺利接受父亲的王位!
“什么叫条件反射?”
“额,是我姑父说的。”
陆逊瞧着这个身材有些高大的少年,口音倒是像五溪蛮人,问道:“你姑父是谁?”
“自然是荆楚讲武堂的主任,关定国!”沙耶挺胸抬头,对于他这个姑父非常钦佩。
姑父连养猪都比族中最善于养猪的老人都懂,能不打赢他们吗?
沙耶在荆楚讲武堂,每天过的日子都很开心,即使要天天铲猪屎,但没在怕的。
陆逊眨了眨眼睛,关平对蛮族女人还感兴趣?
不过陆逊也理解,关平定然是征服五溪蛮人后,在那里被姑娘留宿过,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大外甥。
还有学生抱着一堆干草过来,给这些猪弄窝,陆逊就更加迷糊了。
他决定去找关平聊一聊,养猪能有什么用处?
将来能够匡扶汉室吗?
能打赢曹操吗?
关平还在写着一些相互信任的口号,以及训练等等。
某主神的遠征 離人詞客
陆逊站在门口,拱手道:“主任,某有事询问。”
关平抬头瞧了瞧这个被自己扔在冷板凳上的大才,不知道陆逊这次来是什么意思?
此时办公室已经没有旁人了,黄忠带人去训练。
文化课虽然有,但大家还在识字当中,所以训练占的比重也会更多一些。
“进来,关门。”
关平从一旁拿起草稿纸,顺手就给盖上了。
陆逊坐在椅子上,看着办公桌对面的关平,说实在的,对于这些桌椅他是非常满意的,至少不用总跪坐在地上。
“有事?”
“在下有些许不明白,思来想去,还是要请教一二。”
“你说,能解答的我就解答,不能解答的,我也没法子。”
跟陆逊谈心,关平觉得没意思。
还不如跟自家夫人晚上谈谈心,尝试一些新趣味,反正晚上也没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
所以回答的极其敷衍,陆逊他爱给三兄弟社团效力不效力,就算他在这养老,关平都觉得非常值得。
“为什么要养猪?”
“养猪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觉得在讲武堂养猪不妥。”
“那你的觉得没有用,我的觉得才有用!”
陆逊一下子就被关平给噎到了。
关平没觉得不妥,后世部队里养猪,那都是好活,属于要重点培养你的。
“我在图书馆看了你的规划,这是培养士卒的地方吗?”
“不是,这里是培养中下级军官的学校。”关平耸耸肩,往后靠了靠:
“你不会觉得这里能够培养将军吧?”
陆逊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但是养猪能匡扶汉室吗?能打败曹操吗?”
“当然能!”关平笑了笑。
陆逊哼笑一声,让士卒养猪就能打赢曹操,那赤壁之战前,你大伯父还和江东联盟做什么?
直接在新野原地养猪不行吗?
“关定国,你过于自信了。”
“陆伯言,你说的话,我同样也送给你。”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杉杉
陆逊深呼一口气,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来讨教的,遂耐住性子道:“你为何如此自信?”
“你觉得打仗要靠什么?”
“自然是将军指挥若定,士卒用命,全力以赴,方可击败强敌。”陆逊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
在他看来,赤壁之战就是明证,这也算是他参加过的第一场大战!
关平点点头,陆逊现在还处于一个参谋的思维,没有独自去领兵历练呢。
看来将来有机会可以让他跟马谡一起聊一聊,相互交流一些心得体会。